“辱母杀人案”背后真正的关键问题浮出水面

2017-03-27 08:11

信息爆炸的时代,每天都有大事件,而最近再一次让我们刷屏的是,大概就是这件刺死辱母者事件了,这件事情因为夹杂着各种情绪,让舆论对此的关注度提升到了极致。

但是大家能都忽略了一个小细节,其实这个案件发生在去年,哪怕是判决也是在今年的2月份,说实话就是在周末之前,所有人对这个事情的知晓度几乎为0,如果没有南方周末的一篇文章,这件事情大概率会慢慢消停下去,直到最后的盖棺论定

在这里我突然感慨自媒体的力量,在这个当下,自媒体几乎一己之力在推动社会的舆论发展

今天不想和大家再来聊刺死辱母者这件事,而是想和大家探讨,事件的背后到底藏着什么样的戾气

这件事发生在一个小城镇,山东聊城,这个三四线城市里,而事件发生的起因,根据南方周末导报的,大概是这样的原因:

女企业家苏银霞曾向地产公司老板吴学占借款135万元,月息10%。在支付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后,仍无法还清欠款。

是的,月息10%,一年后就是翻倍了,所以换一句简单一点的话来说:借了高利贷,还不上利息了

而这个看似个案里的高额借贷现象背后,到底藏着怎么样一个逻辑呢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里或许藏着城市格局发展的某些逻辑

这句话往大里说可能有点装逼,所以希望大家给一点时间,让我慢慢说来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中国经济数据里有两组对比非常微妙的数据

第一,中国三产的数据:第一产业占9%,第二产业占40.5%,第三产业占50.5%

第二个数据:中国城市化率在2016年是56.1%

大家有发现异样的地方么

什么是城市化

其实就是以工业和服务业等非农业为主的现代城市型社会

但是中国工业+服务业的比例早就超过90%,为什么城市化率却只有百分之五十出头呢

其实只有一个解释,就是中国人口的城市化水平远远跟不上中国经济的城市化水平

这句话再换成一句普通的话来说就是,中国的经济水平的发展,很大一部分不是靠人这个因素创造出来的

当你自己看下中国的经济结构就可以看出来,创造GDP的三驾马车,内需部分只有三分之一,这个数据远远低于其他国家,这就是中国经济的问题所在

所以中国就非常依赖另外一种模式创造GDP:投资

而投资本质上就是投钱生钱的游戏,投对了地方我们且不论这个财富到底被谁拥有了,但是GDP是可以保证的

但是投错了地方,那让产生经济价值就成倍的放缓

所以我们来看另外一组对比强烈的数据

我们可以看到,2001年,基本上印一块钱就能带来一块钱的GDP,但是到了2010年印2块钱才能带来1个GDP,到了2016年,2.5块才能带来1块了,换句话来说,印钞依然有用,但是效用越来越低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

2016年的货币供应量达到155亿元,而另外一头

2017年光投资就达到65万亿了

很显然,中国正在进入了效率不太高的货币投资模式,投下去的钱产生的钱越来越弱了,所以只能靠狂砸钱来弥补GDP的损失

好了,关键问题来了,那钱投到什么地方砸不出声响呢

和大家看下一组非常有趣的对比图

这是美国GDP的热力图

然后是日本、英国、法国的

印度、南非和巴西的

我们可以看到一个非常清晰的模式,就是所有国家,不论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有几个绝对强势城市带动经济发展

他们的运营逻辑是,一线城市创造经济价值,并且吸纳足够多的人口,而其他城市,通过相对较少的人占据广博的土地从而获得收入

那么中国呢

我们大概知道,中国目前的逻辑是限制一线城市发展,然后大力振兴三四线城市

所以我们看到热力图上,北京上海依然强势,但是可以看到,和周边城市的落差并不明显

这是中国发展的一个特色,保持着均衡发展的逻辑,国家把大量的钱和机会都投入了三四线城市,希望这里也可以崛起发展

好了,下一个好问题是:那些三四线城市的到底如何利用好这些钱的呢

在一个城市还没有达到能级高度,但是又想获得稳定的投资和补贴的时候,他们会怎么做

大概就是编造概念,然后骗钱了吧。

可能这个词有点直接,但是说实话,大部分时候确实如此

我们可以看到,每年各个地方政府最快对外宣布的其实就是今年的重点项目投资计划,今年的2月20号,农历春节没过多久,就有23个省公布了2017年固定资产投资目标,累计投资超过40万亿元

如果不认真琢磨,还以为所有领导春节都在加班加点呢

他们要求的投资计划大概是这样的,比如:

——陕西2017年将安排省级重点项目600个,总投资额3.7万亿元,年度投资4820亿元

——江苏首批开工的重大项目总投资高达1.33万亿元之巨。

——浙江宣布新开工624个项目,总投资7903亿元。

——前一天,河南省集中签约了108个PPP项目,总投资3794亿元。

——2月14日在昆明举行的云南省最大的一次PPP项目推介会,总投资额达3996亿元,项目涵盖交通、市政等14个领域。

——近日广州市公布文件称,将启动28个PPP试点项目,投资近2119亿。

数字一个比一个大,都是千亿级别的,他们为什么这么快的确定了投资计划,我的理解是:项目是其次,明确好数字目标,好为中央争取投资指标

而这些项目大概是什么项目呢,我想过去这样一张效果图可以说明一切

大概是这种往大里整,绝逼大死大死大的那种

大到让人炫目,且无法直视

所以毫不夸张的说,大量的三四线城市,运行的逻辑其实就是骗:造各种概念,去中央骗土地指标,补贴指标,投资指标

大约自2003年以来,政府希望通过给予欠发达地区更多建设用地指标的方式来鼓励这些地方的发展。

不少地方因为获得了较宽裕的用地指标,能够实现以几乎“零地价”的方式来招商引资,一些地方甚至还以为进驻企业配以商业地产开发权,但结果却并不足以抵消这些地区的地理劣势。

我们做房地产前期的朋友都知道,去一下三四线城市,曾经写过多少可以把自己恶心一百遍却必须要写的定位报告,大概就是这么一个逻辑

什么CBD规划,产城联合、孵化中心,落到最后就是落实土地和钱的指标

大概的逻辑就是地方城市骗中央、然后企业篇地方、然后企业里的个体和地方的个体串通一气合伙骗

而这就产生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

地方GDP之和会超过全国,这就是明显的大量的地方GDP虚假谎报的情况

而这种现象每一年都是如此,可以看出每个城市的GDP水分情况,而这里面正是因为骗了太多的中央投资投入却没有产生足够收益,用了这样的谎报模式

而2016年辽宁首先承认了GDP造假

承认意味着什么,在我眼里就是意味着GDP假的都已经没边了,连骗都骗不过去

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会有货币超发的核心原因:知道三四线城市卷钱骗钱,但是对于城市的百姓来说又不能不管,所以看着某些人在骗却还要继续砸钱,指望有一点点钱可以流入到产业里面

这就是大量三四线城市的运营逻辑,城市都如此,更何况各个产业和机构呢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都认为在三四线城市没有公平可言

道理也是如此,普通百姓不是努力不努力的问题,而是根本获得不了可靠的资源

因为资源全部被一条背后的强权垄断者获得了,你如果想要获得帮助,就得付出额外的代价

而这个代价,有一种重要的形式,那就是高利贷

是的,刺死辱母者的导火线就是因为高利贷,每个月10%的利息,一年就是120%的利息,这个是高利贷么,这个是敲诈勒索贷了

而他们为什么可以肆无忌惮的这么做,道理也很简单,因为整个城市就是按照这个逻辑运营的,强权者通过骗的模式获得了国家所有的资源,然后再通过原始的暴力手段为自己创造收益

写到这里,我想各位朋友应该可以理解,为什么逃离北上广之后那么多人又逃回北上广,道理也很简单,一线城市压力大房价高,但是好歹这里还有最基本的公平,好歹不惜命的拼搏还能换得点尊重

而这一切,是在三四线城市这辈子都得不到的

在那里要么选择同流合污,要么就彻底被人踩在脚底下,或者用皮鞋堵住你的嘴

没有第二个选择,绝对、彻底的、完全的没有

因为那里的城市就是这么运营的

一线城市给到我们赌性,敢为未来下赌,而三四线城市逼着人变成赌徒,十赌九输

刺死辱母者事件,背后藏着三四线城市荒谬运营的逻辑

怎么破,我不知道,这依然需要最高层的决断和勇气

但是对于个人来说,我觉得有句话可能比较有意义,这是一位在澳门赌场里做荷官的朋友对我说的一句话:

要像赌徒那样不计代价地活着

但千万不要企图成为他们

本文来源: 真叫卢俊的地产观;原标题:辱母案背后,藏着怎么样荒谬的城市运营逻辑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