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人类睡眠的谣言,终于被打破

2017-03-22 07:56

在人类的生命几乎每晚都在睡眠中度过,但是睡眠却是最受误解的一种人类行为。例如这种说法:由于现代电气照明,以及在睡觉前观看智能手机屏幕时发出的微光,因此现代人的睡眠时间要短于打猎采摘的祖先。

“许多人在各路媒体上都看到过类似信息,他们也对此深信不疑,”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睡眠研究中心主任杰里·西格尔(Jerry Siegel)表示。他承认,这些文章很能震撼人心,哪怕它们有可能根本站不住脚。“问题在于,我们在这方面没有积累任何数据,”他说。“睡眠质量测量仪的发明时间比电灯要晚好多年。”

要想知道人类祖先每天的睡眠时间有多长是不可能的,因此西格尔决定另想办法。他跑到坦桑尼亚、纳米比亚和玻利维亚这些国家去考察当地的狩猎/采摘部落。这些部落居民生活在目前能够找到的和我们祖先十分类似的环境中。

这些狩猎/采摘部落居民在终其一生中都不会见到现代化装置。其中两个部落位于非洲,相距数千公里之遥,第三个部落则是最早从非洲迁出,然后穿越亚洲大陆,跨越阿拉斯加大陆桥,通过北美最终抵达南美。尽管这三个部落彼此间相距遥远,但是它们的居民每晚睡眠时间却十分接近:平均6.5小时。西格尔表示,没有理由认为人类的祖先当初的睡眠时间会超过这个标准。

大多数生活在现代社会、享受着科技和电力带来的种种便利的现代人类,每晚的睡眠时间介于6到8小时之间。由此可见,我们祖先的睡眠时间不仅不比现代人长,甚至还不如某些现代人。

人类一般在配备空调的卧室里睡眠,身下铺着舒适的床垫,枕着松软的枕头,唯一要担心的是睡梦中被子可能被伴侣抢走,还有是否让宠物狗上床共眠。然而,人类的祖先却只能在岩石、泥土或者树枝上入睡,没有羽绒被和中央供暖系统带来的舒适。没有窗帘在太阳升起后保持室内黑暗,也无法抵御风雨和昆虫侵袭。此外,不期而至的野兽或者敌对部落也会在我们的祖先入睡时发动袭击。难怪他们每晚的睡眠时间很少能超过6个小时。

关于人类祖先的睡眠还有另外一个传言——他们晚上时睡时醒,睡眠被分割成几段,不会睡上一个完整的觉。西格尔说,这种说法也是不符合事实的。他说,人们是看到宠物的睡眠状况才有这种想象的。

“饲养猫狗作为宠物的人看到猫狗这样睡觉,就以为人类的祖先也是这样,”他说。“但是原始人不会这样睡。”人类是一系列保持完整睡眠的物种中进化得最晚的一个。猩猩和猿猴也会在白天打盹或者在半夜醒来。但是和人类一样,这些现象都不是常态。“

西格尔的跨文化研究发现,现代狩猎/采摘部落在冬天几乎从不打盹,在夏天打盹的次数稍多,这可能是算避开白天最热的时段的途径。但是他说,即便如此,平均每人每5天里才会打盹一次。

但是,传言可能有一点点对的地方。西格尔所研究的部落全都位于赤道附近。在高纬度地区,冬季夜晚会长达16小时。在这种环境下生存的北欧原始人很有可能在冬季夜晚时睡时醒。然而,现代人已经不再按照四季的自然节律入睡。哪怕在北欧地区,大多数现代人也不会在冬夜中断睡眠,顶多半夜起来去上次厕所而已。

否定了关于睡眠行为的两个最流行的传言后,西格尔现在开始把注意力投向关于睡眠的另一个更为根本性的问题。人类为什么必须睡觉?

如果睡眠是为了强化记忆或其他大脑功能的话,那么如何解释大棕蝙蝠每天要呼呼大睡20小时,然而体型巨大、智力更强的非洲象只需睡上2小时就足够呢?

西格尔认为,睡眠本身可能并非一种生物学需求,而是在进化过程中产生的、实现生产力最大化的一种行为。他在2009年发表于《神经科学自然评论》(Nature Reviews Neuroscience)杂志上的一篇论文中写道,睡眠的作用可能是”在生物活动不再有益的时间段,通过优化时间使用及降低能量用量而提高行为效率“。

无论在动物界还是植物界,这都是一种十分常见的生存策略。有些树会在秋天会脱去树叶并停止光合作用,这可以看作是一种植物冬眠。熊在冬季会冬眠,从而避免在食物匮乏的季节徒劳无功地四处捕猎和觅食。

其他哺乳动物,例如针鼹鼠(echidnas)在食物匮乏的季节会进入一种昏昏欲睡的”麻木“(torpor)状态,这种状态下,针鼹鼠的新陈代谢率会大幅下降。而睡眠可能是人类的一种”适应性活动抑制“(adaptive inactivity)行为,它让我们在白天保持清醒,在晚上则避免过分活动引来捕食动物。必要时,还可以让我们在夜间迅速醒来。

换句话说,睡眠可能是一种”选择性懒惰“(selective laziness)。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