锄头是锄地的怎么就锄死了副乡长

2017-03-19 10:13

作者:郭永丰

最近江西老农锄死了副乡长

这消息一出舆论界哗然

为何一个憨厚朴实的老农

平白无故就锄死了一个副乡长

原来又是强拆

仍旧还是拆人家住得好好的房屋的

当然任何强拆都是非法的暴行

如果不能做到强力的制止

也便只有爆发大规模的如此激烈反抗

就像这位老农的勇敢作为

用本来锄地的锄头锄死这个带头的强拆者

毕竟强拆远比任何盗匪抢劫更为邪恶

这种非法集体掠夺和占领的暴行

远比日本鬼子侵略中华还邪恶

本是人家安居乐业颐享天年的住房

是花了一辈子心血才好不容易建设起来的

生命的全部就都聚集在这个房屋上的

竟然就让你们凭着人多势众力量大的公权力

想怎样就怎样极其霸道随心所欲地掠夺

只是用完全属于打砸抢的形式就想轻易据为己有

这种明显不讲法理的暴行谁能服气得了

固然打死这类掠夺者还能说不合法吗

谁说日本鬼子侵略中华是合法的

作为有点血气和骨气的中国人

都应该英勇反抗拼命搏击绝不怕牺牲

因为你怕死人家可不怕死啊

人家能以死强行占领你本来住得好好的家园

你就做不到以死的激烈反抗吗

兔子也不急不咬人啊

这一命搏一命的办法实际才是最应该的

当然能够多杀几个还有的赚

实在赚不了就白白死掉也是值得的

因为你至少为正义挺身而出坚决勇敢地反抗了

虽然收效甚微

但没有做任人凌辱欺负的缩头乌龟

果真民都不畏死

属于全国汪洋大海的人民谁又惹得起

而强拆之所以越来越甚嚣尘上

肆无忌惮泛滥成灾遍地盛行

就是因为属于缩头乌龟的百姓太多了

否则属于来自恶政的这类暴行

早已偃旗息鼓完全善罢甘休了

 

当然关于这类事情

遭遇在谁的头上谁就要带头拼命

而不是到处哭爹喊娘求爷爷告奶奶

因为这样根本就没有任何用处

何况在这个社会上根本就没的求和告

属于你的私有财产你自己不坚决维护

谁又能帮助得了你还能替你卖命的

这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而在我们这个特殊的国家

除了来自公权力如此肆无忌惮的暴行

民间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公然做到这样的

完全由纳税人豢养着的国家机器

其滥施淫威与暴行似乎全用在弱势的百姓身上了

谁遇上肯定就是谁最倒霉

当然绝对不只是首先遇到的人

最后遇上的人必然都是一样的倒霉

即便就是哪些做打手的强拆者们

此时高兴轮到自己头上时就都不高兴了

到时候依旧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

也便只有拼命一搏

或者只有做好缩头的乌龟

固然最终倒霉的只是这些人

因为他们为了丁点利益早已出卖灵魂和良心

做了完全属于恶者的打手和走狗

一旦失势时

就会遭到人民与恶者同时的唾弃

尤其当这些人也沦为访民时

无数害过人的警察上访其实连死狗都不如

 

在这个只是拜金钱和权势给自己捞好处的社会

不得势者首先要完全倒霉

凡是得势者沦为不得势者一样要跟着倒霉

永远得势绝不可能不得势的人根本不存在

任何不得势者要求得势者依法办事绝不可能

因为法律就是得势者的任意妄为

他们行动了这就是向世人所宣示的法律

因为他们是执法者他们本身就是法律的代言人

谁还敢说他们是非法的本身就是土匪

日本人侵略中华时顺者昌逆者亡就是这样的

在一个枪杆子里出政权的社会

谁首先且牢固掌握暴力机器谁就是法律

无神论与拜偶像者千篇一律都极看重现实

顺应强者能活命

讨好强者还有饭吃

替强者干活甚至还有潇洒的日子过

如果为之卖命还会得到大奖励

遇到失势倒霉时根本无法继续保证这样

这也让所有愚昧人一窝蜂地都这样坚守着

如果不充分认识神和神的道

不完全彻底地来到主耶稣面前彻心彻肺地认罪悔改

任何罪人都绝不可能摆脱属于魔鬼的这类辖制

属于中国人相互争斗厮杀的厄运永远不可能彻底根除

强拆与被强拆的大戏只是属于最基层百姓的互害运动

真正得大利的究竟是哪位渔翁谁都最清楚

任何罪人在不得势时都是千方百计让自己得势的

一旦得势时便只能这样

绝不可能想着还能为大众多干什么的好事

为了当官本身就已干尽做绝各样坏事

当上官了不干更多更大的坏事绝不可能

除非所有人在不得势时就完全洁身自好绝不做任何坏事

但问题是国人都已经恶劣习惯了数千年

谁愿意真诚信耶稣彻底修正自己的一切恶习

似乎就少之又少微乎其微根本没有多少人

愿神在中华大地亲自兴起属于自己的儿女队伍

愿这个国家早日回到名副其实的神州中国

感谢赞美主耶稣

阿们

2017319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