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可怕了!止咳露喝多了成瘾如吸毒

2017-03-19 09:01

十年前,有媒体披露联邦止咳露成瘾问题。十年后,非处方药“强力枇杷露”,出现了首例成瘾患者。

止咳药水滥用成瘾,药水变‘祸水’

瘫软无力、手脚浮肿,绝不能再继续下去了。2017年2月16日,黄俊横下心,走进了成瘾和心理治疗中心。42岁的身体,正一天天衰老下去。胃变得脆弱,每餐都吃不了几口,吃完还会吐出来。黄俊说自己快不行了,“越来越像个废人”。护士测了他的心率,每分钟只有30次,而正常人是每分钟60到100次。

真正的人生早已不复存在,甚至连自己是谁,都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存在着两个“黄俊”,一个生于广州,长途货车司机;第二个则在2014年因治病而起。那一年,很少生病的他咳嗽发作,匆忙在药店买了瓶最常见的“强力枇杷露”。按照正常剂量,每日三次,每次15毫升。他求治心切,100毫升的药水三次就喝得精光。

对曾在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任职的成瘾和心理治疗中心负责人何日辉而言,黄俊的出现,依然让他吃惊——从事药物成瘾临床治疗13年,这位中国毒理学会药物依赖毒理专业委员会委员,还是第一次遇到强力枇杷露成瘾患者。作为非处方药,极有可能,也是国内首例。

食药总局官网显示,中国共有118家企业生产强力枇杷露,其中不乏华润三九、神奇制药等上市公司。药品的主要功效为镇咳祛痰,注意事项一栏通常都会标明:本品不宜长期服用,服药3天症状无缓解,应去医院就诊。

和因治病而药物成瘾的黄俊不同,在病房的同一楼层,病友小胡,则属于典型的“咳友”,高三时被朋友诱入圈子。

绝大部分“咳友”,遭遇相似:他们大多不满20岁,缺乏判断力和自我保护意识。与吸毒一样,从最初的尝试,到每天一瓶、两瓶,直至像吃薯条一样稀松平常。

“联邦”“奥亭”“立健亭”,这是小胡青睐的几个品牌。它们不含罂粟壳,却有一种叫“可待因”的成分,强度约为吗啡的1/4,剂量较少时,可待因有很好的镇咳效果,加大剂量则能引起中枢神经兴奋。“联邦”“立健亭”中还含有麻黄碱,提炼后可用于制作冰毒。

“止咳药水滥用成瘾在国内呈现一定程度的蔓延之势,药水变‘祸水’,对青少年身心健康带来极大危害。”北大六院院长、北京大学中国药物依赖性研究所所长陆林说。

查阅食药监总局、国家禁毒委发布的《国家药物滥用监测年度报告》,中国精神药品的滥用情况似乎并不严重。2014年的报告显示,以“安定”为代表的医疗用药滥用仍处于较低水平(1.3%),远低于海洛因(56.1%)和冰毒(36.8%)。不过,公开报道中鲜有非管制处方药滥用的数据,仅在2009年的报告中提及,该数字基本稳定在3.1%-3.3%。

“青少年如此大量的服用精神药品和非处方药,主要为了体验特殊精神效应。”原国家药物滥用监测中心主任刘志民强调,这种“非医疗用途”的滥用,很容易导致精神和身体依赖性。

对于处方药滥用成瘾,最受业内认可的要数加拿大发布的“应对处方药滥用危机”国家战略。禁毒机构、教育部门、药监、公安和医疗机构相互配合,共同执行“预防、教育、监督监测、执行和治疗”五大支柱行动,形成闭环。刘志民说,在社会转型这一特殊时期除了加强禁毒、禁药方面科普知识的教育,还应给青少年灌输正确的人生价值观的教育。

“下一步,国家是不是打算对右美沙芬、强力枇杷露管理升级?”何日辉有点矛盾。止咳水滥用是全世界共有的问题,但纳入“第二类精神药物”管理,惟大陆一家。“药是好药,按剂量服用不会有问题”,他也理解监管部门的初衷,只是觉得,一刀切解决不了问题。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