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定被郭文贵性侵的员工竟有几十人

2017-03-17 04:04


问题来了,谁是郭文贵?


  最近有媒体爆料,神秘商人郭文贵接受媒体采访时百般示好,孰料竟遭媒体反呛:“希望你也是善良之人,够有钱的,不要欺负我们穷人。”

  世事难料!当年郭文贵春风得意、骄横跋扈,哪怕后来逃到美国也曾有一季风光,虽说后期有些形象不堪,像疯狗一样四处咬人,但至少没在气势上落得下峰,再看今日光景,确确实实令人唏嘘不已。

  唏嘘归唏嘘,郭文贵好景不长、晚景凄凉,并非意外,其攻人下三路的猥琐招式,其实早已注定了这一切。

  当年,财新等几家媒体连续跟进报道,起底郭文贵扳倒刘志华、组织“盘古会”等很多让人震惊的内幕。

  如有评论称:“只有在无边际、无底线的作为中,郭文贵才能在十几、二十年的时间里超常规、创造历史般地从一个农民成为一个财富大鳄。”

  再如,“郭文贵的故事堪称展现过去二十几年中国政商关系中那种称兄道弟、互相利用,尔虞我诈、互相倾轧等严酷场景的精彩大片。”

  还如,“其总是能在各级官员偏好的缝隙里下蛆,由此握有官员的把柄,而后在结交更高、更关键位置的官员时,再一脚蹬开欲与其分享腐败果实的相对低级、位置相对不重要的官员,从而完成对巨额财富的抢劫。”

  而面对这些起底报道,郭文贵的系列反应确实令人大跌眼镜!

  如,郭文贵声称,财新总编辑胡舒立是李友的情人,二人育有一私生子,还给出了所谓私生子的身份证号码。可后来媒体证实,这是一起相当狗血的闹剧!因为根据郭文贵公布的私生子身份证号码,该私生子出生于2002年6月20日,但网上却可以查询到,胡舒立2002年6月4日还大大方方、姿态轻盈地出席了一个新闻发布会。

  在郭文贵造谣胡舒立事件中,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王江雨有则微博评论十分到位:

  “人至贱则无敌,说的是一旦发起无底线攻击,从会计角度看得远大于失,杀伤力很大。某国外大学,女学生求改分数不成,诬告教授性骚扰。大学成立专门委员会调查半年,证明教授无辜,但此后多年该教授在校园仍被指指点点,说曾性骚扰女生被调查过。今日郭文贵以下三路狠攻胡舒立,其事仿佛。一叹!”

  无独有偶!据博讯社报道,几天前,3月3日,郭文贵再因媒体起底其丑事,先后带三名白人男子到博讯社记者西诺家和博讯社负责人韦石家砸门恐吓。相关细节不赘述,看客可自行阅读博讯报道《西诺:郭文贵雇人砸门送信,誓言此生向西诺讨“公正”》和中国茉莉花革命网的《郭文贵诽谤攻击博讯背后大有文章 (视频/图)》。

  为了让看客过足眼瘾,此处贴出郭文贵给韦石的恐吓信:

  “韦石先生早上好 :你原来又是要找检查官,又是FB I,的天天吓唬我,又是要起诉什么的······蒙古的牛都被你吹死吓死一半了······你的行动呢?我文贵等不及了,我可要行动了······昨天我们这些兄弟没吓尿你吧?这些检查官和警察会陪伴着你走进监狱,你快找你北京的组织救你吧!韦石先生!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话说,作为一代金融大鳄,手中掌握资源肯定不少,不至于连个律师都请不起。面对起底,如果郭文贵对报道有不满,有证据证明报道扭曲了真相,完全可以通过法律途径维权;如果不愿走法律程序,通过自己信任的媒体平台,直接发布证据也无不可。

  令人目瞪口呆的是,迄今为止,郭文贵所选的方式,无不是向起底其丑陋恶行的媒体记者或负责人“泼脏水”,这实在是不够光明磊落。

  不同于郭文贵的下三路招式,如财新传媒在胡舒立事件中回应称,“已采取相关措施,固定造谣者与传谣者涉嫌犯罪的相关证据,并向警方报案,将依法追究造谣、传谣者的法律责任。”

  一招之内,高下立判!

  一面是疯狗般地向媒体泼脏水,肆无忌惮地使用下三路招式到处咬人——如果仅仅如此,他郭文贵倒也算是个混蛋中的硬汉。

  然而,另一面呢?看看这次被反呛之前,郭文贵是如何向媒体示好的,笔者直接贴出原报道的内容了:

  在与媒体的直接对话中,这位被多次起底的“长袖善舞”的神秘商人,言语中多次讨好媒体,称:“都是华人,咱俩在twitter上整(聊)那么长时间,见面感觉完全不一样,很亲切,看到你。你为什么这么对待我啊,我也跟你素不相识,从不认识。你把我欺负的都快破产了。”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