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军吸毒疑云,莫非贴近实战?

2017-03-16 02:38

台湾空军基地检获数十包毒品,北京官方媒体如获至宝,以《空军基地沦为“毒窟”震动台湾军纪涣散被批荒唐至》为题目作焦点分析。我倒不会因为该清泉岗基地二、三千官兵通过验尿,证实并无吸毒症状而批评北京官媒无事生非;只是提醒在和平环境安度几十年的国人,空军使用兴奋剂药物包含“贴近实战”的内幕,不必大惊小怪。

日前台中清泉岗基地发现安非他命及K他命等毒品共27包,海峡两岸舆论震惊及质问,台湾军纪为何生锈如此严重?!我当即呼吁同行在评论新闻事件首先要搞清楚毒品塑料包的大小,究竟是用于零售的20美元市价的小包,或是价值50000美元的一公斤批发包装,其性质截然不同。小批量毒品在军民两用的清泉机场出现可能是个别现象。价值一百多万美元的大批毒品在机场现身,台北当局就要考虑贩毒集团的魔手插到战略要害节点了。

新闻媒体讲究“短、平、快”,往往虎头蛇尾,不求甚解。“闻毒色变”的小记小编哪里会注意到,使用兴奋剂药物在空军已经有近80年的历史。1937年,“甲基安非他明”的神经兴奋剂(今天“冰毒”)出现,服用者能数天不吃不睡,仍神完气足。希特勒令大量生产甲基安非他明供德兵服用。1939年4-12月共向纳粹陆军和空军提供了2900万片代码为“OBM”的药物。1941年,英国政府向担负特殊任务兵分发“不睡药片”安非他明,服用者多为潜艇瞭望哨、远程战略轰炸机飞行员等,使其长时间保持清醒与高度注意力。在二战中,美军至少用过200万片“精力药片”甲基苯丙胺,二战后作为美军作战的军需药品。1960年始,美国空军批准飞行员作战可服用兴奋性药物“提神丸”即苯丙胺;1991年的“沙漠风暴”中,六成多飞行员服用苯丙胺;经常执行任务的美空军服药高达96%。台军吸毒疑云,莫非学习美军贴近实战?二战日军称甲基苯丙胺为“突击锭”或“空击锭”大量使用,可见陆军自杀式冲锋、空军神风飞机不完全靠武士道。

转自:马鼎盛的博客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