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客

Facebook

Twitter



553这个法国女人让全欧洲恐慌

facebook google+ twitter 微信 微博 更多 字体大小: 叮当 发表于:2017-03-08 04:21

这是一位法国女人。她曾将英国退欧公投称为柏林墙倒下以来最重要的历史事件。而在很多人眼里,一旦她在四、五月当选为法国总统,那将比英国退欧更加重要。

她的人生看似平常:49岁,女律师,前IMF董事,离婚两次,带三个孩子的单身母亲。但她的另一面令人吃惊:出身于极端政党世家,极右翼政党领导人。她凭借一己之力把一个边缘小党变成了法国的主流政党,其在今年的目标直指法国总统宝座。

一些人称她是“法国最危险的女人”。她曾公开承诺,一旦当选就会带领法国脱离欧盟,并且要回归单一货币。这就意味着,欧元区将进一步分崩离析。她还誓言,未来将大量限制移民,特别是非法移民和穆斯林移民,还要实行法国人就业优先……

她曾公开宣称:“欧盟世界是一个超级自由主义、野蛮的全球化、刻意创造的跨国境国家。我相信,这个世界已经死了。”

她,就是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主席勒庞(Marine Le Pen)。

政治世家

法国世界报曾评论道,对于姓“勒庞”的人来说,政治是一桩家庭事务。

勒庞,1968年出生在巴黎西郊塞纳河畔讷伊,是国民阵线党(National Front)创始人、前主席老勒庞三个女儿中最小的孩子。她从孩童时代起就受到从政的父亲极大的影响,此后伴随了她的一生。

由于父亲极具争议的言论和立场,勒庞一家人常常受到指责。1976年,也就是在她8岁那年,她的家被一名报复者扔进了一枚炸弹……13岁时,父亲就带着她参加各种政治会议和辩论,她开始显示出过人的口才天赋。这些经历都帮助勒庞在成长过程中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政治观念。

1991年,勒庞获得巴黎第二大学法律硕士文凭,1992年获得该校刑法高等深入研究文凭。在巴黎做了六年律师后,她于1998年加入国民阵线党,从此投身政坛,并在仕途上平步青云。

1998年-2003年,她担任国民阵线党董事,负责法律事务;2003年至2011年,担任国民阵线副主席;2011年1月16日,她在党代会上获得67.65%的选票,成功接任父亲,成为国民阵线史上第二任主席。

说到这里,就必须介绍她的父亲——老勒庞。

老勒庞(Jean-Marie Le Pen),出身渔民家庭,年轻时作为一名伞兵,参与过印支战争和阿尔及利亚战争。1956年,年仅27岁的老勒庞当选为国民议会议员。1972年,一些极右和新纳粹分子组织成立了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老勒庞当选为党主席,并在这个位置上一坐就是将近40年。2002年,老勒庞还意外地冲进了总统选举第二轮,这也是他政治生涯的顶点。

老勒庞被称为“共和国的恶魔”。他宣扬民粹主义,极端排外,反对戴高乐从法属非洲殖民地撤军。从1987年至今,他多次在法国媒体上将纳粹德国利用毒气室屠杀犹太人描述为“只是一个历史细节”,还曾称纳粹集中营屠杀犹太人的毒气室出于“某些人的想象”,并且为战时与纳粹德国合作的法国伪政府总统佩当辩护。最近他还公开表示,欧洲的移民问题可以由埃博拉病毒解决……

老勒庞毕生致力于维持极右翼政党家族的特征。除了小女儿勒庞,他还成功打造出家族第二位政治明星:他的孙女、勒庞的外甥女玛丽安·马雷夏尔·勒庞(Marion Jeanne Caroline Maréchal-Le Pen)(下图)。

玛丽安·马雷夏尔·勒庞出生于1989年。她的从政之路比姨妈勒庞更早——在她只有2岁的时候,老勒庞就抱着她亮相在地区政治选举的政治海报上了。

她和姨妈勒庞有着很多相似之处,比如同样毕业于巴黎第二大学法律专业,也在18岁的年纪加入了国民阵线。

和姨妈不同的是,玛丽安于2012年在国会选举中是沃克吕兹省第三选区民族阵线的参选人,由此成为法国现代政治史上最年轻的国民议会议员,也是唯一一位来自右翼阵营的议员。

玛丽安在政治立场上或许更接近祖父,比姨妈勒庞还要偏向于右翼和保守。比如,作为党魁的勒庞在法国2013年通过允许同性恋结婚的法案时并没有公开发表批评意见,而玛丽安则公开强烈反对同性恋结婚。并且这位年轻的议员还公开反对堕胎——这与姨妈勒庞的观点截然不同。

与父决裂

对于勒庞的政敌来说,她是一个比她父亲更为强大的候选人。除了打造新的国民阵线党的形象之外,她还对如何玩政治游戏有着更深刻的理解。

尽管同样持有极右翼立场,但勒庞并没有像她那恶名昭彰、甚至被人形容为“邪恶的化身”的父亲那样激发出很多人的厌恶。相反,她金发碧眼,离婚两次,带着三个孩子,她打出的女性牌获得了法国社会的同情心和同理心。

老勒庞虽然从某种程度来说也很有魅力,但他与支持者们保持着距离。相比之下,她的女儿勒庞则成功地与支持者们打成一片,他们亲切地叫她“玛丽娜”(Marine),表明她成功地融入其中。

在2011年当选为党主席之后,勒庞一开始是典型的“女承父业”,之后便开始出现大刀阔斧的革新,带领该党走上了一条她所称的“去妖魔化”道路,也渐渐让这个小党派登上了法国政治舞台的中心,成为一支主流政党。

勒庞领导的国民阵线党“去妖魔化”之路,其特征是既软化,也硬化。

所谓软化,是指淡化其父一手打造出来的一些极端刻板形象,令该党摆脱种族主义和反犹主义的恶名。与父亲大放厥词、不断发表反犹太、反种族的言论不同,勒庞在这些敏感问题上均保持了克制和谨慎。她将该党传统上的反欧元立场变成了法国民族主义,并直言不讳地批评其父领导政党时代的反犹太言论。

最近几年,勒庞因与父亲在反犹问题上意见相左而公开撕破脸。两人甚至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见面、不联系。事实上,勒庞在生活中的伴侣——国民阵线成员Louis Aliot(下图),正是来自于一个阿尔及利亚裔犹太家庭。他已陪伴她七年之久。

由于父亲针对二战再次发出耸人听闻的言论,父女矛盾激化。勒庞批评了父亲涉嫌美化纳粹的言论,认为那是“政治自杀”。

两人还将彼此的矛盾公开化。2015年5月1日,就在勒庞开始发表公开演说之前,老勒庞突然不请自来,登上了巴黎歌剧院广场的讲台,张开双臂倾听党员们对他给予热情的鼓掌欢迎。随后,老勒庞一句话也没说,也没有转身看女儿一眼,更没有听女儿的演说,扬长而去。勒庞随后称:“他是在故意挑衅!”

家族内斗的结果,就是这对父女公开宣布脱离父女关系。勒庞还开除了父亲国民阵线党的党籍,并试图剥夺他荣誉党主席的头衔。

老勒庞曾经在2015年5月接受法国欧洲第一电台的采访时表示:“我对于国民阵线领导人拥有和我同样的姓氏而感到羞耻,希望她尽快结婚然后改姓。”他还强调,不会在2017年大选中支持她。

勒庞也毫不手软,开始大力淡化其家族色彩——她改变了党的徽标,并且在所有的政治海报和她的竞选网站上,都删掉了勒庞这个姓氏,只剩下简单的“Marine 2017”。

当时两人之间爆发的冲突是在其他法国政党派别斗争中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对此,英国泰晤士报评论称,勒庞正在同父亲“划清界限”,以免父亲影响自己的政治前途。

所谓硬化,是指勒庞政治立场的措辞。尽管和父亲决裂,但她继承了父亲在党的意识形态方面的主旨,那就是触发人们的恐惧。与以往相比,现在的国民阵线党更加大力地强化一些老勒庞过去使用的主题:反移民、警告伊斯兰恐怖主义威胁。同时他们也加入了新的内容:捍卫国家主权和认知、捍卫自主的法律和秩序、承诺回归民族国家和经济保护主义。

他们的口号是:“以民之名”(In the name of the people)。

右翼崛起

勒庞所称的“去妖魔化”战略已转化为数量猛增的选票。

她接手国民阵线党以来的这五年,是她父亲建立该党以来的党派历史上空前的辉煌时期。近年来,该党在一系列地方选举中高居榜首,在选举中甚至打出了“法国第一大党”的口号——在18岁至24岁的选民当中,该党的支持率确实位居第一。

目前多个调查均显示,在大选首轮投票中,勒庞仍持续领先。Opinionway公司3月3日公布的最新民调显示,勒庞的首轮投票支持率增至27%。相比之下,其劲敌马克龙、菲永的支持率分别增至24%、降至19%。

即使勒庞最终选举失败,在大选之后的6月议会选举中,国民阵线党在国会中的议员席位也可能从2个猛增到60个。这将给议会带来重大影响。

过去,勒庞赢得法国总统选举一直被主流舆论认为是不可能的事。但特朗普在美国的意外胜利一举颠覆了众人对大选之前的所有主流预期,认为不再有什么不可能。

这一切都让勒庞信心大增,她甚至将国民阵线党新的总部搬到了巴黎最昂贵的街道上,那里步行几步很快就能到总统府——爱丽舍宫。

和特朗普一样,勒庞的支持率在教育程度较低的选民当中非常高,工人们、以及超过一半的警察和军人都将选票投给了国民阵线党。

但这并非唯一的因素:在住所距离火车站越远的地方,在贫富差距越大的地方,她越有可能获得支持。

勒庞及其极右翼政党如此受欢迎,体现出很多选民对法国政治阶层失去了信任。比如大多数人以前都信了萨科齐的承诺,然而事实证明,萨科齐的上台并没能令他们的生活出现改善。“很多国民阵线的支持者感觉到,他们被当前的政治体系遗忘了,并没有被代表。”极右翼专家、Picardie Jules Verne大学政治学教授Jo?l Gombin如此表示。

Jo?l Gombin教授称,选民们厌倦了传统政党和主流政治精英,因为政治家们没能保护他们免受经济危机的影响、以及来自移民和恐怖袭击者的危险。

勒庞为选民们许诺的美好未来甚至都和特朗普类似。特朗普宣称要美国人优先,勒庞则为选民们描绘了一个“法国人的法国”(France for the French)的概念——土生土长的法国人优先享受补助、住房和工作。她还把伊斯兰教描述成国家的最大威胁。

勒庞主张退出欧盟,承诺一旦当选,就会呼吁举行退欧公投。她计划退出欧元体系,回到法国以往的货币时代。为了打击工厂搬迁和关闭,勒庞提出一个非常激进的解决方案:保护主义。

这与法国整体的国民认知有一定关系。很多法国工人阶层,尤其是那些在全球化和制造业迁移当中迷失的人,都被勒庞那些简单直接的语言迷住了。

勒庞去年9月在法国南部发表了一次重要演讲,她多次提及“人民”这个词,将法国描绘成一个在面临海外特别是欧盟强加的经济自由主义和多元文化时毫无防御能力的国家,认为全球化代表着的极权主义威胁着法国:“他们制造了一种意识形态,实行经济全球化,以及全球化的监管,由此削弱了国家的免疫防御系统,剥夺了国家的构成要素:边境、主权货币、立法和管理经济的权力,因此使得另一种全球化诞生并壮大:伊斯兰原教旨主义。”

她甚至在竞选时增加了对伊斯兰教的煽动性话语,将穆斯林的街头祈祷与“占领军”进行比较:“他们当然没有坦克,也没有士兵,但那仍然是一种占领。这种行为对当地居民有很大的影响,”她说。

相比于她的父亲,勒庞采取了更多的偏社会主义的经济路线,目标是拉拢工人阶级。比如,她是唯一一个建议在60岁退休的政治家,而当前法国的法定退休年龄为62岁。

勒庞极具煽动性的语言和立场恰好击中了很多法国人内心深处的幻想:渴望一个封闭的社会,怀念法兰西昔日的辉煌与荣耀,富足与安稳的生活。

不过,勒庞也面临重重挑战。除了政敌支持率紧咬自己之外,她和她的政党正面临涉嫌竞选资金违规的调查。她的伴侣兼得力副手Louis Aliot说:“她正在准备一场艰苦的战斗。”

在勒庞的总统竞选办公室墙壁上,挂着一幅以知名硬汉形象著称的好莱坞男演员伊斯特伍德(Clint Eastwood)的肖像。对于一名法国女政治家来说,这似乎有点诡异。但勒庞很欣赏这位男士的一个“勇敢”行为——就在不久前的美国大选中,这位知名男演员将选票投给了迄今仍饱受争议的那个人:特朗普。

连她最新座右铭的灵感都来自于伊斯特伍德手中曾挥舞着的蓝色玫瑰——这种玫瑰花并非自然的产物,而是人类创造出来的——“我们可以让不可能成为可能。”

本文来源:华尔街见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