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客

Facebook

Twitter



974今年增長鐵定6.5% 該如何看GDP數字

facebook google+ twitter 微信 微博 更多 字体大小: 東霖 发表于:2017-03-05 02:57

李克強按照慣例公布GDP 6.5%的增長目標, 這當然是一定達成的目標, 但一定是幸福嗎? 什麼是GNP. 增長率非凡, 問題也非常, 無關中日糾結, 中國經濟趕過日本嗎?

 

高目標確保威信 鞏固政權基礎

 

民眾們常以中國經濟數字龐大, 以世界老二向第一邁進. 眼下又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 按照慣例, 本屆總理李克強35日宣布了今年6.5%的經濟增長目標, 稱中國國內各種風險加大的背景下, 中國經濟仍然面臨諸多挑戰和不確定性. 日經中文網編委村山宏35日撰文指出, 中國一直制定高經濟增長目標並團結一致向這個目標邁進, 這應該是計劃經濟時代遺留下來的產物, 同時也是為了通過高目標確保威信, 鞏固政權基礎.

 

這個金科玉律也引發了很多弊端, 高增長目標是經濟扭曲和破壞環境的罪魁禍首是現在所有人的共識, 致使整個中國都被目標數位束縛住, 因為地方領導人為了獲得周圍的認可, 進一步晉升, 會想方設法取得超過目標的成果. 比如為了達成目標會增加不必要的投資, 或者篡改統計數字. 中國已經達到中等收入國家的水準, 不再處於瞄準高增長目標的階段. 中國是不是該商討取消提出經濟增長目標了呢?

 

勞動分配率和就業率

 

文章建議應引進不受經濟增長束縛的統計資料, 如果想要提高人民的收入, 應該準確發佈各地區的勞動分配率. 這是企業人工成本占企業增加值的比重, 它是集中反映企業人工成本投入產出水平的指標, 也是衡量企業人工成本相對水平高低程度的重要指標, 中國的勞動分配率被認為僅為4成多, 低於美國等國的6成以上. (勞動分配率高當然是薪資高, 居民用於消費的比重就高)

 

如果認為就業很重要, 就應準確發佈就業資料, 美國非常注重此信息, 並將就業資料作為貨幣政策的判斷因素. 當然在中國的數據是主要根據政治需求, 不可妄議, 是維穩的重大需求. 如失業率的公布連年都是4%為基礎, 不超4.1%. 但實際上, 在各類研究機構的調查中, 甚至出現了10%左右的數字. 政府數據大家心知肚明, 準確的資訊暨不可公布, 那就先從真正取消GDP主義開始.

 

增長率非凡 問題也非常

 

真實數據一定有, 中國經濟政策的專家無庸置疑; 國外是執行政策, 中國就能進行對策. 缺少監督制衡的制度下權貴資本主義興盛, 到處老虎蒼蠅, 賠錢生意沒人做! GDP數字在中國非常容易產生, 這當然是政治維穩需求, 中國的經濟增長率非凡, 背後的問題一樣非常.

 

經濟增長下行令專家極度擔憂, 問題在低投資效率下, 以高增長的預期下的資產配置, 為維持債務清償有度的債務增長. 正常貨幣貶值不可怕, 預期貶值就沒底線, 因此有一次貶到位的說法, 這是不是操縱幣值呢? 同樣的經濟緩慢下行, 就是預告事情不嚴重, 一般民眾的鈔票資產不需隨便挪移, 一切是維穩, 實際失業率沒有媒體敢於報導.

 

GDP含金量

 

GDP數字比較並不可靠, 要看GDP含金量, 這是指單位GDP人均可支配收入比值, 這種統計方法可以有效地展示出居民幸福感; 萬元戶都繳了房貸可支配收入減少, 減低了消費, 對經濟仍是損傷. 這先算出人均GDP, GDP總量除以人口或居民數; 這才是國力所在, 所謂國退民進藏富於民道理在此. 中國總量名列前茅, 人均在後段的事實人盡皆知.

 

人均GDP和居民收入的比值就是含金量, 人均GDP較高, 但居民收入相對較低,GDP含金量就較低; 人均GDP較低, 但居民收入相對較高, GDP含金量就較高. 看看含金量排名榜單: 2010: 上海, 北京, 安徽, 貴州, 廣西; 2014: 雲南, 安徽, 江西, 山西, 廣西; GDP總量前5名沒變是: 廣東, 江蘇, 山東, 浙江,河南. 上海, 北京忽然不幸福了, 問題很明顯. 專家稱GDP含金量應該與國民的就業率, 民生的改善, 民生幸福的增長掛鉤.

 

對於GDP的正確認知, 這篇村山宏去年的文章中國與日本的GDP誤解能夠非常充分解析比較, 可以知道數據的實質意義, 這當然無關中日衝突, 這以為常識.

 

中國與日本的GDP誤解轉貼及解釋

2016/09/22

日經中文網編輯委員, 村山宏

 

中國不少愛國青年經常這樣説: 日本經濟出現衰退, 日本經濟的確停滯不前. 但是説衰退則有些過了, 他們估計是基於中國的國內生産總值GDP達到日本GDP2倍以上, 而提出日本衰退論. 但是, 不能僅僅根據GDP的規模來衡量一個國家和地區是否富裕和強大, 他們也許並不了解GDP.

 


GDP並不是資産的總和, GDP是指在國內一定時間內創造的附加值的總和, 通常以3個月, 一年為期計算. 中國的GDP超過日本只是代表中國在3個月或是1年內創造的附加值比日本多, 過去創造出的價值不包含在現在的GDP, 10年前建造的房屋或是以前存的錢都不包含在GDP.

 

中國人到日本的農村地區旅遊會驚訝地表示: 日本農民住著別墅一樣的豪華房屋, 日本哪衰退了? 這就是典型的對GDP存在誤解, 豪華的房屋也許是10年前建造的. 一個國家和社會是否富足不能以當前的GDP來衡量, 過去積累了多少財富也很重要. 日本2015年底家庭的金融資産同比增加1.7%, 達到1741萬億日元,創歷史最高紀錄, 民營企業的現金和存款額也達到創歷史新高的246萬億日元.

GDP是指在國內一定時期內創造的附加值的總和, 人口眾多, 勞動力豐富的國家和地區的GDP相對高. 中國有14億人口, 是日本的10倍以上, 日本的人口只有1.25. 而且中國的人口持續增加, 日本的人口卻在逐漸減少, 當然是生産者或者説消費者眾多的中國的GDP更高. 但是從人均GDP來看, 日本要高於中國.

 

此外匯率變動也讓誤解更深, 比較國家與國家的GDP之際, 使用的單位是美元.本國貨幣對美元匯率越高, 換算成美元的GDP就越高. 日本政府不希望日元升值,通過大量向市場供應貨幣來促進日元貶值, 其原因在於, 日元貶值會促進出口,對日本經濟的增長有益. 也就是説日本主動使換算成美元的GDP變少了, 在日本的日元貶值政策下, 中國換算成美元的GDP在短短兩三年時間裏幾乎達到日本的兩倍. 實際上並不是經濟的實態發生變化, 只是衡量標準變化了.

導致誤解的主要原因在於通貨膨脹和通貨緊縮. 日本處於物價持續下降的通貨緊縮狀態, 而中國則是物價持續上漲的通貨膨脹. 如果物價上漲, 名義GDP(不考慮物價變動的數值)金額就將隨之增大. 但是, 在通貨膨脹狀態下, 如果日常用品的物價出現上漲, 就無法感到生活富裕. 住房價格越上漲, GDP越會增加, 但買房子的人的住房貸款還款額也將增加. 即使工資稍有上漲, 個人生活或許也未必變得輕鬆.

 

與中國相反, 日本處於通貨緊縮狀態, 物價一直在持續下降. 這樣一來, 名義GDP不可能增加. 日本的名義GDP20年前相比幾乎沒有增長, 但是, 與上世紀80年代末的日本經濟黃金時代相比, 食品和服裝的價格出現下降, 住宅樓價格變得便宜. 雖然名義GDP並未增加, 但靠同樣的工資就能過上比20年前富裕得多的生活. (高房價, 高物價之下的高GDP, 人民怎會幸福呢? 中國人喜歡旅遊購物, 原因何在?)

按考慮物價水平的購買力平價計算的GDP(IMF推算)來看, 1990年日本GDP達到2.36萬億美元, 2015年達到4.83萬億美元, 翻了一番還多. 當然, 通貨緊縮有可能導致企業投資意願降低, 導致勞動者的收入下降(或收入較低的非正規就業者增加), 不能對此置之不理. 因此, 安倍政權轉向了有意創造通貨膨脹的安倍經濟學政策.

 

(這是政策名稱, 並非經濟學的學說: 2012日本首相安倍為了擺脫日本的經濟通貨緊縮, 設立通貨膨脹目標制度, 修改日本銀行法, 推行大膽的寬鬆貨幣政策. 有謂為安倍三支箭: 大膽的金融政策; 機動的財政政策; 喚起民間投資的成長策略. 基本原理是, 通過向市場大量註入資金, 造成通貨膨脹率增加, 日元貶值, 出口增加, 物價上漲, 企業收益增長, 員工收入也隨之增加, 最終擺脫通貨緊縮,實現日本經濟增長.)

 

誤解最突出的原因是, 在國外創造的附加值只會成為相應國家的GDP這一基本思維仍未得到理解. 假設日本豐田在中國生産汽車, 將成為中國的GDP, 不會帶來日本GDP的增加. 當然, 如果通過投資中國而賺到的金錢回到日本, 日本的資金將增加, 但這未包含在GDP之內, 而是通過國民總收入GNI這個概念, 或者國民生産總值GNP這個概念體現出來. (如果此錢轉投資於日本國內, 這是GDP)

 

日本由於1985年的廣場協議, 日元迅速升值. 在日本國內製造産品, 從日本出口變得不利. 因此日本企業開始在其他國家建立工廠, 在國外生産汽車, 家電等産品. 比方説, 豐田1990年的産量接近500萬輛, 其中國外産量佔2成左右. 2015年産量增加至近900萬輛, 其中6成以上在國外生産.

(廣場協議Plaza Accord是美國, 日本, 英國, 法國及西德等5個工業已開發國家財政部長和央行行長於美國紐約的廣場飯店秘密會晤後, 1985922日簽署的協議. 目的在聯合干預外匯市場, 使美元對日元及馬克等主要貨幣有秩序性地下調, 以解決美國巨額貿易赤字, 從而導致日元大幅升值.)

 

豐田一直與德國福斯和美國通用汽車爭奪産量世界第一的寶座, 與泡沫經濟期相比, 企業規模明顯變大. 但在日本國內, 産量並未增加, 很難説對日本GDP的增加做出了巨大貢獻. 也就是説, 企業越是在國外展開活動, 本國GDP越難以增加.

日本企業正在將活躍的舞臺轉移至外國, 在外國發展壯大. 但是, 通過僅以國內生産活動作為對象的GDP看不到這一點. 儘管日本國內的經濟低迷, 但在東京證券交易所上市的企業2015年度的營業利潤卻達到創歷史新高的33萬億日元(日興SMBC20165月推算). 日本的對外資産餘額2015年底增長0.7, 達到948.729萬億日元, 維持了世界最大債權國的地位. 這一數字證明, 日本企業正在加強在日本之外的生産活動.

有些中國的愛國者辱罵到日本旅行, 購物的中國人是賣國賊. 他們批評稱, 如果在日本購物, 將有助於日本的國內消費(GDP統計上列為日本對中國服務出口), 不會帶來中國GDP的增加. 但是, 如果按照這個邏輯, 展開海外投資和海外生産的中國企業將是更大的賣國賊, 因為在海外創造的附加值不會計入中國的GDP.

企業在進行海外投資時動用的資金與個人購物不是一個級別, 有時僅僅一家企業就投資數十億美元. 同時, 改善了投資對象國的就業情況, 甚至還向其支付稅金. 應該被批為賣國賊的不是僅僅花一點小錢的遊客, 而應是收購日本企業的那些中國企業.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