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客

Facebook

Twitter



3825“金融巨鳄”肖建华或涉朱令案!

facebook google+ twitter 微信 微博 更多 字体大小: 一剑客 发表于:2017-02-10 09:45

水真深!!!!

今日,隐形富豪肖建华在香港“神秘消失”,引发很多猜测。辩证唯物主义告诉我们,事物都是普遍联系的。今天,就说说这位巨鳄跟清华女生朱令的千丝万缕的联系。

简言之:朱令的姐姐叫吴今,曾是肖建华的暗恋对象。吴今香消玉殒后,肖创立的明天集团就是以“吴今”(意同“明天”)命名,更令人细思恐极的是,肖建华集团内,长期雇佣那位涉嫌给朱令投毒的凶手“一毛大师”并令其担任要职。这中间有什么故事?且听笔者一一道来。

一、朱令旧案

朱令案是一个陈年旧案,与白银系列杀人案、南大碎尸案等并称天下奇案。去年白银系列杀人案在警方持续二十八年的努力下,于去年成功告破,但朱令案和南大碎尸案则暂时看不到任何侦破的曙光。要命的是,受害人朱令目前仍然处于饱受病痛折磨,生不如死,其父母二十多年承受的痛苦更是常人难以想象,令人唏嘘。

根据百度百科:朱令,北京人,1992年考入清华大学。朱令于1994年、1995年遭人两次蓄意用致命化学物铊下毒,出现全身瘫痪、脑神经受损等症状,并造成终身伤害。朱令的室友孙某有重大嫌疑,警方也曾锁定凶手就在朱令的身边,但最终此案不了了之。1998年8月,公安机关解除了对孙某的嫌疑,并取消之前对她的出国限制。

朱令案发生的年代,正处于中国互联网的萌芽阶段,朱令高中同学,北大力学系学生,后来成为某系核心骨干,当时还是北大力学系学生、后来成为著名互联网达人的“一毛大师”在国际互联网上发起求救,经国际医学界诊断为铊中毒。此事成为当时轰动一时的新闻,南方周末当时做过报道,可以说朱令案从一开始就与国际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息息相关。

1995年互联网远远没有普及,学校只有有限的互联网接入。但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仍然有少数私人拥有互联网接入账号,只是一般采用拨号方式上网,而且价格非常昂贵。从一毛不拔求救信发送的私人邮箱来看,他使用的应该是北京电信注册的账号,那个年代应该很少人拥有这样的账号,但仍然有。

二、三波炒作

朱令案发生后,长期得不到破案,而受害者一直悲惨地存活着,牵动着社会的神经,因此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在网上掀起一波关注浪潮,已经成为了中国互联网发展的一个缩影。

总体来说,大体经历了三波炒作:

第一波是在2002年,当时互联网方兴未艾。最早讨论该案案情的是由方舟子主办的海外网站新语丝,在2002年刊登过几篇关于朱令案的来稿,其中有一篇《朱令案件的一些情况》是一毛不拔大师实名写的。正是在那篇文中,一毛不拔大师首次公开该案的唯一嫌疑人是孙某。网民对此案的判断,比如坚信孙维是被当局包庇的凶手,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受这篇文章的影响。

第二波是在2005年,当时互联网进入论坛时代。2005年11月30日,在天涯社区,一名网友发表了《天妒红颜:十年前的清华女生被毒事件》重提此案,在社区内引起了关注。此后一个多月时间,各大主流媒体大篇幅跟进报道此案,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第三波是在2013年,当时互联网已经进入了微博时代。复旦大学学生投毒案的讨论触发了社会对这起旧案的再度关注。这波讨论,各路大V赤膊上阵,最早发布一毛不拔大师文章的新语丝网站创始人方舟子连续发表多篇文章质疑一毛大师,一毛大师未予理会。但方舟子的质疑有头无尾,曾经威胁说在某个时限内如若一毛不出来澄清,将会发布更多的证据,但最后没有下文。

在第三波讨论中,北京警方出面声明由于年代久远,原始证据灭失,朱令案已无法侦破。

三、三路大侠

在互联网的各种八卦之中,基本可以澄清的是此案涉及的清华北大的几个学生朱令、孙维和一毛,家境都相当不凡,因此在三波讨论中将案情刻意引向孙维家背景很深,向领导人求情,在某最高领导干预下释放孙维这个方向,非常值得警惕。

三人中,谁的家境最牛?是一毛。

首辅身边的所有战友,一毛他们家都应该很熟,这些人在改开后基本属于当权派,事实上一毛的父母的职位也相当不凡,一毛母亲任职外交部。朱令家次之,朱令外公属于一二九运动活跃分子,与许多老革命同属燕京校友,应该熟识。本案在1997年得到了两位副总理级领导的批示,也就不足为奇了。孙维家家境相比之下要弱得多,民主党派属于党团结对象,孙维爷爷算得上社会名流,但不算当权派。

按孙维声明的内容,她在1997年4月接受了警方唯一一次讯问,而她爷爷在1995年底就去世了,要说她爷爷向领导求情警方才释放她,很难站得住脚。如果孙维在这一点上是诚实的,那么,更有可能的解释是:警方一直没有充足的证据将孙维列为嫌疑人,随后在高层压力下将孙列为嫌疑人进行问讯。

四、一毛疑点

现在问题来了,天涯ID“孙维声明”的陈述,或者更具体地说,上述这项陈述可信吗?我倾向于相信孙维声明的这项陈述大体可信。

问题在于2005年那场讨论中,现身的几乎所有孙维朱令的同班同学几乎都支持孙维。试想一下,如果有一个人,睁着眼睛说瞎话,明明很长时间被警方控制着,失去联系已久,还能找到如此多的同学为自己背书?尤其是同宿舍同学,为什么要替她撒谎?除非是同谋。

舆论都被导向一个结论:朱令的室友,孙维和其他几位女生,合谋给朱令下毒。但只要稍微理性思考一下,基本可以知道这个假设或者结论很荒诞。20岁上下的学生,没有任何社会经验,如果真的合谋做坏事,能扛得住警方的分头问讯?你不会真的怀疑京城警方连这个本事都没有吧?尤其是对于一个发生在名校的轰动一时的刑事案。

合谋论的起因是2005年在孙维声明现身期间,所谓黑客爆出孙维与同学之间沟通邮件的曝光。在这些曝光邮件中,孙维和她的同学讨论了怎样引导舆论,为孙维洗清冤屈。打个比方,刚刚散场的雷案,其家属和同学为了扩大影响,肯定有策划,而且在互联网上的传播发酵,也肯定有传播学痕迹。但是,并不能因此推断雷案是这些人编造的,相反雷案后面事态发展证明,该案广为传播的核心内容基本属实,哪怕细节认定上存在分歧。

同样道理,孙维与同班同学的这些讨论邮件,恰恰说明曾经与孙维朝夕相处的、更了解案情的同学,在毕业多年之后,仍然相信孙维是被诬陷的。

2013年的讨论中,很多人揪住一毛在朱令案的历次发言和历次报道中陈述上的差异,指出一毛的很多疑点,有些疑点有一定道理,有些则没有道理,有兴趣的可以到天涯去搜有关的罄竹难书的文章。

最大的疑点在于一毛在案件发生之后,过去二十几年的表现。如前所述,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一毛十几年如一日地指控孙为凶手,令人觉得不可思议。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一毛从一开始就声称因为孙家的后台硬,所以孙才被释放。

要知道,孙的后台在普通人眼里确实很牛逼,但是一毛自己在帝都,自己的家庭背景远比孙的深厚,也不可能拎不清轻重,衡量不出其实朱令家的家庭背景也要强于孙家。在这种情况下,不惜编造谎言,构陷与自己素昧平生的孙维。

有人说一毛也许出于正义感和同情心,嫉恶如仇所以坚持指称孙为罪犯。但是,公开信息显示,在朱令出事后,朱家常年在网上募捐,募集朱令的治疗费用和护理费用。其实,以一毛目前的身家,他真的只要拔根毫毛,就可以解决朱家的困境,但人们看到的是在这方面一毛不拔的一毛大师。

公众看到的是一毛在网上经常炫富晒自己的奢侈富豪生活,晒自己的公知立场,闲得蛋疼每天到处去测帝都的空气质量,却没有看到一毛实质性地帮助朱家。公众还看到他在2013年之前长年累月地指控孙为凶手,甚至不惜编造了许多后面已经被证伪的谎言。当然在2013年怀疑的火焰延烧到他自己身上之后,他选择了长时间的沉默。

五、作案条件

根据一毛的文章,朱令和他是中学同学,分别读了清华和北大,学校就在对面,他见过朱令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而铊的获取,也并不是像一毛后来在文章中一再强调的那样只有孙才能接触到铊。

事实是当时高校实验室对于铊的管理,并不严谨。就在朱令案发生后的第二年,1996年,一毛所在的北大,也发生了一起铊中毒事件,案件后来侦破,属于同性三角恋之间争风吃醋的下毒。案发之后,恰恰是下毒的人最先引导医生做出铊中毒的诊断,因为下毒者并不想对方不治而死。

实验室之外,铊在当时甚至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乃至现在,都是一种老鼠药的主要成分,因为误食老鼠药而铊中毒的案件时有发生。

在明明知道这些之后,一毛继续以孙某是唯一能接触到铊为理由,指称孙是案件唯一嫌疑人,让人很难相信他在本案中彻底置身事外。

后面几波讨论,互联网上对于孙某及其同学铺天盖地的,有些完全没有逻辑的指控,部分应该是被裹挟欺骗的群众,但也有一部分属于水军和发帖机器制造:一波是一毛的雇佣军,对一毛忠心护主不容任何质疑;另一波则属于海外某某功,意图将这个样一个刑事案,延烧到所谓干预案件的某任天朝大统领身上。虽然如前所述,这个实在太牵强了,但某某功的造谣功夫,很多都是这个层次。

一毛作为互联网达人,恰恰具有这方面的实操经验。前面说到的第一代网红木子美,就是一毛的朋友。你问问度娘就可以发现木子美和一毛的关系不是一般地熟,木子美就是一毛等人一手造星造出来的第一代网红。另外,一毛展示出的少年老成,可以从他自述的阅读兴趣大概可以猜到,他从小阅读过英国人哈耶克所著《通向奴役之路》。以他的显赫身世,有其母亲外交部职员的背景,他小时候获得该书还是很有可能的。此外,他以前还声称自己最爱阅读侦探小说,比如白马酒店等等。2013年那场舆论风暴中,有人将此列作他的疑点之一,随后,神奇的是,他的那篇博文立刻删除掉了。

如果这个案子是一毛做的,一毛的少年老成,恰恰能够解释案件为什么最终无解。

六、朱令姐姐

这两天你已经领教到了肖建华及其团伙对于舆论的控制能力。这个能力,其实是在一波又一波的朱令案的舆论风暴中,锤炼出来的。因为,肖建华长期雇用了一毛。

当年北大清华都是五年制,1992级的一毛理论上应该在1997年毕业。但是朱令案之后,一毛很快辍学,也有人说是被学校开除,但均无法考证。反正,一毛离开北大之后,加入了肖建华的团队,成长为其核心骨干。肖建华团队,其人才策略:具备名校背景,偏爱学生干部,与聪明人同行。

其实朱令家的悲惨,除了朱令令人唏嘘之外,还有她的姐姐,她的姐姐吴今1987年入读北大生物系,1989年春天,吴今和同学周末去野山坡春游失踪,三天后在一个悬崖下找到了她的尸体。警方排除了他杀可能,也没有自杀的理由,事情被定性为意外。 

吴今的死亡虽被定性为意外,但网上也有自称她当年的同学称她的死很蹊跷,她当时没有跟随同学走,而是说自己有事,应该是跟别人有约,后面就出事了。不管怎样,事实已经无法还原了。巧合的是吴今的简历,和肖建华的简历,还有一点点重合。国际主义战士是1986年入读北大法律系,1989年成为北大学生会主席,这个也许纯属巧合。

    说回一毛身后的黑暗帝国,能否熬到朱令旧案再次掀起舆论风暴,很难预料。难预料的其实不是肖建华覆灭的命运,而是可能导致朱令案再次受关注的事件随时有可能突发。

就在朱令案2013年那波舆论风暴的几乎同一时期,第一财经曾经对肖建华的帝国进行了扒皮和起底。

根据一财那篇文章的报道,一毛所在的号称与聪明人同行的帝国,每年在名校主要是清华北大录用新人,将新人安排到各大媒体做实习记者,同时在各大媒体编辑团队中安插自己人,利用删帖、置换帖子、排名后移等方式付,保证帝国在网络中不被关注。

接着南方系的21世纪经济报道针对一财的扒皮文章进行了洗地,对肖建华进行了一个专访。

在起底和洗地两篇文章发出之后,肖建华就只能在境外飘,直到这次大年三十据说回来了中国老家过年。

上述两篇文章现在仍然残存于互联网上,但是已经被微信公众号平台禁止推送了。

即使朱令案成为死案,是否意味着罪犯一定能逃脱?绝对不是,我相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句话的意思,其实不是说所有的案子一定都能破,其真正的意思是:如果有一个人犯下了大罪,却侥幸逃脱法律的制裁,那么他一定会觉得自己很聪明,在其他事情上必然故技重施,最后一定会阴沟里翻船。

一毛及其背后的帝国,在过去很多年时间里,已经在天朝股市里割过无数人的韭菜,这个黑暗帝国的覆灭,是必然命运。

七、油尽灯枯

北大和南方系,在天朝,恰好都属于自由主义的堡垒。北大学生会主席出身的肖建华,早年开公司倒卖电脑算是做实业完成了原始积累,但后来基本上靠在金融市场上游走于法律与规则的边缘,积累了大量的财富,其中几乎必然存在一些违法犯罪事实。

在国家主义重新成为新的历史阶段的主流价值取向的背景下,肖建华名下的黑暗帝国的覆灭,已经成为宿命,与此类似地,靠贩卖全盘西方思想生存的南方系,其衰落也是必然,当然还很不幸地外加了纸媒体没落的叠加效应。

让我们回到肖建华与朱令姐姐的故事起点:

1986年,一位出身于高考大省山东的小伙子,以泰安市状元的成绩考入北大法律系。

如同每个衣衫褴褛的北漂逆袭故事,三年后,年少得志的山东小伙顺利担任了北大校学生会主席。这是一个非常稳妥和可期待的体制内跳板,堪称人中龙凤之位。

学业和仕途当然不是大学生活的全部,山东小伙入学的第二年,北京姑娘吴今以罕见的高分考取了北大生物系。与想当官爱读毛选的山东小伙不同的是,吴今不仅成绩好,还会弹钢琴,更爱好芭蕾舞,是北大校舞蹈队的主要成员。

一个地方来的草根,一个京城的书香门第大家闺秀。山东小伙成为了漂亮的小师妹吴今众多的追求者之一。

然而命运弄人,就在风暴前夜的1989年4月1日,才艺双全的吴今与同学前往远郊春游,却于第二天失踪,遗体在三天后被发现,确认为意外死亡。

那个时刻,女神香消玉殉、英年早逝,山东小伙的内心,藏着什么样的秘密,没有人知道。

只是,多年以后,当年那个山东小伙,建立起了一个庞大的帝国,帝国的名字恰恰就是来源于那个已经香消玉殉的女神的名字,吴今,无今,没有今天,但是,人总是要向前看。

那个春夏交接的季节,山雨欲来风满楼。一个月不到,暴风雨终于爆发了。

虽然有过纠结和彷徨,在上街还是呆图书馆之间,山东小伙最终选择了呆在图书馆,继续埋头苦读。他一直爱读书,尤其爱读马列著作和毛选,在当年自由主义泛滥的北大,特立独行。

其实山东小伙最该感谢的,是如兄如长的校团委书记,正是领导的谆谆教诲,让山东小伙站在了正确的队伍上。

正是那个多事的夏天,痛失吴今的山东少年,在图书馆苦读的时候,选择了同是86级图书情报系小师妹与自己相伴,收获了爱情。后来,这位小师妹,成为了他的正房太太周虹文。

正房太太的同班同学,后来出国了,再怀揣着美帝的大笔投资回国,创业成就了中文互联网世界最大的搜索引擎。而山东小伙创立的吴今帝国,后来成为了天朝最隐蔽的巨鳄,正房太太的同班同学帮助这个帝国在互联网藏身,当然功不可没。正房太太其实很旺夫,家世应该比较好,山东小伙的第一桶金就来自内蒙。

八、那场意外

那场意外,真的是意外吗?据网上的传闻,吴今当年生物系的同学,大部分在国外。据说当年的郊游,回城的时候分两拨人,阴差阳错,吴今没有跟着任何一帮人回城。

也有同学怀疑吴今应该跟他人有约,只是约吴今的人,让她不要告诉别人。吴今下落的悬崖是由一个大约10几米到20米的缓坡,然后是20几米的直壁构成,但是现场(在缓坡处)和吴今的身上没有她曾经挣扎着止住下滑的痕迹,比如手上没有抓住什么小树枝,泥土什么的伤痕,手指甲也没有见到泥土什么的。失足时候如果意识清醒,人都会下意识地抓住什么,哪怕是扒住地表不放手,所以手上很容易有伤痕的。 

当时说是意外,吴今父母接受了这个结论,所以很难弄清楚更多的细节,这已经不是一个案件了。

当年的山东小伙肖建华,现在已经成为了加拿大籍国际友人,妻妾成群,身边还有一群漂亮的女保镖。体弱怕风,色彩鲜艳的运动装穿得严严实实,在脂粉堆的簇拥之中,运筹帷幄

只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在左拥右抱觥筹交错之中,他还能想起当年魂牵梦绕的那个女神吗?还会想起野山坡的那场意外吗?

正是因为读北大的姐姐当年意外遇难,朱令选择了清华物化专业,而不是北大作为自己的高考志愿。她的中学同学,后来在她遭遇投毒之际,扮演英雄救美的一毛大师,则报读了北大力学系。

后来,朱令遭两次投毒两次中毒,一当时直没有找出病因。一毛大师随后利用互联网向全球发起求救,最终确诊属于铊中毒。

朱令案后,一毛大师在1995年从北大辍学,加入了山东小伙创立的吴今帝国,成为了核心骨干。当然,凭借在朱令诊断案的一炮而红,一毛成为了互联网达人,是中国网推和水军的祖师爷。

一毛大师从2002年开始,不断地在网上发起舆论,指名道姓地指责朱令的同学孙维就是投毒凶手,其中的很多指控后来被证伪。直至2013年方舟子质疑之后,一毛大师再也没有公开谈论过朱令案。

很多人质疑,一毛大师其实是贼喊抓贼。值得思考的是,肖建华为何收留了他?这与吴今、朱令的两场“意外”有何关系?

九、那些巧合

历史风云际会,两姐妹分别遭遇不测。生命中曾经有过纠结的两个男人,凑在一起成就了帝国的伟业。

如今,当肖建华基本确认从香港四季酒店被陪同回到祖国过年的时候,人们想起了这些巧合。

这些巧合,真的只是巧合吗?如果这些巧合,不只是巧合,那么朱令案还有可能最终水落石出吗?

我们不知道,只是感叹,岁月是把杀猪刀。曾经的追风少年,不管是淳朴的草根,还是激情飞扬的官二代,现在,看起来都已伤痕累累历尽沧桑。曾经的一对姐妹,多才多艺,如今姐姐早已命丧黄泉,妹妹生不如死。

青春梦想、激荡岁月、商战杀伐,多巴胺和荷尔蒙,往事如烟,随风飘去。

只是面对着病床上的朱令,面对着她白发苍苍的父母,社会的良知在追问:朱令案真的没有破获的希望吗?黑暗帝国的覆灭,能不能给朱令案带来新的希望?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