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军阀功过争议 中共“马”失前蹄

2016-05-31 10:19

一个此前并不太出名的民国时期的军阀,突然在最近两天成了大陆的“网红”,并让一些人陷入争执。

 

这位军阀叫马步芳,民国时期盘踞青海,一度成为代理整个西北军政的长官。此人之所以被蒋介石委以重任,除了当时马家在青海、甘肃、宁夏等地的庞大势力,更因为其与红军结下的血海深仇。红军长征结束后,中共以红四方面军主力组成西路军,意图经西北取道新疆,寻求与苏联接触。然而西路军在征途中遭到了以马步芳为首的马家军围攻,八千余人牺牲,剩下的几乎尽数被俘。而马步芳对待俘虏极尽屠杀、虐待之能事,更犯下了对1,300多名女红军战士奸污、性虐等惨无人道的罪行,恶劣程度在人类战争史上都够写上一笔。

 

此外,根据各种文史资料记载,马步芳父子在青海统治的数十年内对当地藏族人进行了大规模血洗和屠杀,马步芳本人更是个荒淫无度的魔头。这也就是为什么1948年中共公布首批重要战犯名单时,马步芳赫然在列。次年彭德怀进攻西北,毛泽东明确提出对马步芳“坚决歼灭,只接受其无条件投降,而决不容许其来什么起义或改编”。

 

可就是这样一个被中共盖棺定论为“人民的敌人”的奸雄,在最近出现了“翻案”的迹象。

 

事情起于青海西宁市的马步芳故居。一些游客在游览这座耗资三千万大洋、“青海省保存最为完整的民国时期建筑”时,从导游那里听到了一个与官方话语中完全不同的马步芳:派兵抗日,兴办教育,禁止毒品,绿化环境……对于他的恶行则基本不提,以至于让不少人感叹“马步芳简直成了圣人”!

 

有人由此提及大陆官媒《西宁晚报》在2015年推出的创刊30周年“专家学者谈历史人物马步芳”的纪念专版,其中有《应全面公允地评价马步芳》,《评价马步芳应该注意的几个问题》,《如何评价马步芳》,《双重性格的马步芳》等文章。一位叫“老辣陈香”的网友质问“《西宁晚报》为什么要这么干?”更有网友扒出这些文章的作者都是青海社科院、青海师范大学、青海人民出版社的高层,称这些文化单位“已经沦陷”。

 

北大教授马戎的一些论述也被翻出来加入了讨论:“从今天来看,马麒、马步芳父子在维护国家统一、保护国家领土完整方面曾经发挥了一些正面作用。”

 

这些言论随即招致舆论的猛烈反弹,凤凰网、环球网等多家媒体发文揭露马步芳当年的重重罪行,微博上也有大批网友予以声援。其中传播最广的,是一位名叫梁兴扬的陕西道长所写的文章《什么人在纪念马步芳》,痛斥马步芳三大罪状——惨无人道、荒淫无度、投敌卖国,指责当下价值观错乱,“无疑他是反人类、反文明的,手段和方式上,与今天的伊斯兰国没有多大不同”。

 

到这里,围绕马步芳的激辩似乎又是一次对历史人物的“功过之争”。细看各方的言论,其实各有各的语境。马步芳这座三万多平米的豪宅“馨庐”,是全中国唯一一座用玉石建造的官邸,据说光是打磨玉片就动用了3,000士兵、耗时一年才完成。这样的旅游资源一点儿也不比山西的那些大院差,为了方便宣传、招揽游客,自然要对房屋的原主人“拣好听的说”,但“不代表官方对马步芳的主流看法起了变化”。青海政府在网上的争议激化之前就表示将对马步芳故居的展览内容和解说词等做“专项治理”,已经明确了态度。

 

《西宁晚报》作为党媒,一年之前发表的那些文章不过是中国各地常见的“地方文化建设”,使用偏“右”的口吻臧否历史人物更不是什么新鲜手法。这与“修正官方历史”无关。在这样一个娱乐为王的时代,打响“地方文化名片”是政绩,如果能配合旅游系统造势,甚至利用“玉石公馆”拍个年代戏什么的,那就再好不过了。

 

至于北大教授马戎,他本就常年从事中国西北边区与少数民族地区研究,那番“正面评价”的话也不是针对这次争论,而是出自20163月的一次讲座。所谓“维护国家统一”,指的是1914马麒、马步芳父子率先通电全国揭露英国分裂西藏的阴谋,在阻止袁世凯政府在分裂协议上签字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保护国家领土完整”,具体指的是1940年代苏联和外蒙古军队进攻新疆,马步芳派青海骑五军进疆,有力捍卫了中国领土完整。这些都是不可抹杀的事实。

 

正因为绝大多数的争吵都是不在一个层面的自说自话,所以网络上对于马步芳的争论其实连一些西方媒体所说的“官方意识形态淡化,政治话语和政治正确受到挑战”都够不上。可接下来官方的举动就让人看不懂了。据陆媒报道,写文章痛斥那些给马步芳翻案之人的梁兴扬道长,近日受到当地公安国保支队工作人员的约谈,被要求作为道士“不要关心国家大事,不要发表政治观点”。更进一步的网传消息称,梁兴扬的师父也被约谈,要求撤销他的职务,开除道籍。

 

这一下让网友炸了锅,甚至一些此前骂梁兴扬“五毛”的网友也开始“黑转粉”。之所以说官方“请喝茶”的举动不能让人理解,是因为梁兴扬的文章中,通篇充满了“惩恶扬善”的主流价值观,与官方话语没有丝毫违和之处。民国时期的地方军阀,大都经历了诸多历史大事件,“有复杂的一面”。政治上“死硬反动派”如阎锡山,为山西留下了完备的工业体系与发达的教育体系;被一些自由派知识分子批为“不忠、不义、不孝、不智”的张学良,从民族主义的角度看也不枉“民族英雄”的称号。马步芳做过一些“利国利民”的事情,同样不奇怪——光是他与王洛宾的那段交情,通过他口中唱出的西北民歌让王洛宾创作出《在那遥远的地方》《达坂城的姑娘》《掀起你的盖头来》《花儿与少年》等一大批脍炙人口、影响遍及全球的歌曲,就完全可以说马步芳对人类的艺术事业是有贡献的。如果《西宁日报》的文章、北大马戎教授的言论都可以作为“评价历史人物”的范畴而被讨论,梁兴扬的文章就更是“根红苗正”的弘扬主旋律了,不仅不该打压,反而是官方借势再次强调“盖棺定论”的说法,占据舆论制高点的好机会。约谈道长,反而成了一些网友眼里“官方为马步芳洗地”,被称为民族主义代表人物的学者王小东痛斥当局“辜负先烈”。

 

意识形态与政治正确都没有问题,梁兴扬被约谈的原因不免让人往其他方向联想。大陆自由派知识分子“五岳散人”发微博称,道长被威胁“不就是因为马步芳是回民么?”并称中国是世俗国家,“从未有正式的政府让宗教可以凌驾于俗世生活之上”,“任何宗教民族都不能成为免于批评的借口”。然而,按照一家大陆官媒的分析,官方总体上本是希望“低调处理”此事的,“不愿意将梁兴扬是‘道士’,而马步芳有‘穆斯林’身份这个‘敏感点’突出出来,担心事情被炒大会引发针对特定宗教的讨论”。这样的考虑被认为“可以理解”,但事实却正相反,不仅“成功引导”国内民众注意到其中的宗教色彩,那些此前只说“意识形态挑战”的西方媒体也嗅觉敏锐的抓住机会,把达赖喇嘛、宗教政策、民族政策等扯进来一通发挥。

 

反而是最后加入“战团”的胡锡进显得客观而冷静,他在《环球时报》发表评论文章,称“应当尽量保护公众为维护主流价值所表现出的热情”,同时也表示“在一个大的利益和价值共同体之内,我们或许都不应过度追求简单的结果,而有必要接受某种弹性空间的存在”。其实,即使发生了触及意识形态的激烈争议,“也不是什么过不去的事”,只要引导合理、转移焦点,舆论的热度几天后也就下去了,没人会为一个并不那么丰富的历史人物没完没了的嚷嚷。中共当局若想不再干“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事,还是要像习近平说的那样,“遵循新闻传播规律和新兴媒体发展规律”。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