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志玲是薛宝钗 许晴是林黛玉

2015-07-08 23:28

许晴最近很火,继微信公众号“严肃八卦”创造出“林志玲是公主,许晴是公主病”这一句式之后,豆瓣用户惘然又将许晴和林黛玉扯到了一起,认为“假如林黛玉没有死,长到四十岁,被逐出大观园,一定要和一帮陌生人去旅行,面对外面的世界。那应该就是《花儿与少年》中许晴这样吧。”

许晴是否就是现代林黛玉先不说,其实林志玲和薛宝钗倒有很多相似之处。林志玲走红至今,围绕她的最多批评就是“假”,从胸围真假,到性情真假,从嗲嗲的娃娃音,到面对记者采访时的滴水不漏,都是她“假”的证据,男人把她奉为女神,女汉子们将她定义为绿茶婊的代言人。

薛宝钗也一样。从《红楼梦》诞生之日起,宝钗就是最具争议性的人物。争议声最大的,也是她是否伪善。阴谋论者更将她视为深藏祸心的阴谋家,认为她对黛玉的关怀是要麻痹敌人,对湘云、邢岫烟等人的帮助是为了拉拢人心。

林志玲和薛宝钗表面上看起来都堪称完美,外表漂亮到无懈可击,林志玲有高学历高智商高情商,宝钗则几乎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是学霸,也是生活百事通。但其实,也正是她们的完美,引来了距离感。

在文学作品里,那些完美的所谓大善人,向来招人非议。就像刘备、宋江,表现得越是善良大度、完美无私,越是让人怀疑他们伪善。老子说“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矣;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矣。”太过完美、太理想化的人和事,就会让人怀疑他的真实性和可信度,会让人对其感觉疏离、陌生,甚至反感。

但宝钗和林志玲是伪善吗?

生活困窘的邢岫烟,大雪天里因为当掉了冬衣,只好在众人都穿着各种温暖华贵的貂裘时,还穿着单薄的夹衣,冻得拱肩缩背。这一幕只有宝钗看在了眼里,悄悄帮她赎回了衣服。(这算假仁假义?)

史湘云虽是公侯小姐,无奈自幼父母双亡,跟着叔叔婶婶生活,每晚做活到深夜。但她生性豁达,只愿让人看到她阳光的一面,袭人那样细心懂事的人都毫无察觉,还托她为宝玉做针线活儿。也只有宝钗注意到了湘云的难处,私下告诉袭人等人体谅湘云的苦。(除非湘云姑娘就爱给宝哥哥做针线活)

薛蟠去贩卖货物,几个月后回来,宝钗也想到要置办酒席去酬谢那些陪着薛蟠“走了一二千里的路程,受了四五个月的辛苦,而且在路上又担了惊”的伙计们。薛蟠给贾府送来的各种时新礼品,宝钗也没忘记在贾府几乎被所有人厌恶嫌弃的赵姨娘母子……(谁都不嫌弃的人,嗯,也有点可怕)

宝钗的善意,是平均的,是随时随处的,假如说这些都是出于伪善,出于拉拢人心,那这种善,也是深入她血液和骨髓的,随时会发生作用。

再看许晴。对于她在真人秀中的表现,爱之者认为她真实、真性情,厌之者认为她公主病、作、任性,毫不顾忌他人感受。

惘然的文章一开始就举了个例子,说黛玉为了前一晚去看宝玉,丫头没听出她的声音没给她开门,然后又看到宝玉欢欢喜喜地送宝钗出来,第二天就开始大动干戈地葬花,“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了。“就这么点事。但在黛玉的心里便是大事了,便是一整个世界都轰塌了。”

黛玉真的是这么矫情和不经事吗?

首先黛玉在怡红院里吃闭门羹,并不只是丫头没听出她的声音。而是晴雯因为和碧痕拌了嘴不高兴,又嫌宝钗来的晚,耽误了她睡觉,把气撒在了随后赶来的黛玉身上,“假传圣旨”说:凭你是谁,二爷说了,一律不给开门——再看到宝玉欢声笑语地送宝钗出来,两相对比,谁都会多点心吧?

至于第二天大动干戈地葬花,不过是被头天的闭门羹引出的一点愁肠,文艺病发而已。

且不说性情和表现,许晴和林黛玉最大的区别在于:黛玉从来都是全身心地投入到各种青春的活动和游戏当中去,而许晴,则时常是旁观者姿态。

因为投入,黛玉有时候甚至会显得用力过猛,不够雍容。比如元妃省亲,让大家以大观园为题作诗,黛玉就有心大展诗才,压倒众人。这种姿态就不如宝钗那么淡定从容。

但为什么众人那么喜欢林黛玉?即便与黛玉斗过嘴生过气的湘云,后来来贾府也是住在林黛玉处,香菱学写诗,也是去拜了黛玉为师。为什么不是更随和更可亲的宝钗?

因为黛玉其实是外冷内热的人,她和湘云、香菱们一样疯,一样投入,每一次起诗社,联诗斗句,她比谁都当真。就像一个职场新人会发现,老员工们能互相毒舌,而自己只能和众人说客气话、甚至谄媚讨好时,那种深深的距离感才立显一样。黛玉的俏皮话和伶牙俐齿,会拉近她和众人的距离。而宝钗的完美和客气,会时时提醒众人和她的距离。

在这一点上,许晴太不像黛玉了。她经常是一种局外人的姿态。在《花儿与少年》第一季里,当刘涛等人忙着搬行李、找吃的、找路,排解各种困境时,许晴的姿态通常是旁观、闲适的、与己无关的。在第二季玩真心话大冒险游戏时,郑爽问许晴上一季开心还是这一季开心,许晴回答:“上一季。”理由是:“上一季的人都正常。”那一刻,她似乎又进入了局外人的状态,忘记了她的评价会带给眼前这些局内人什么样的感受。

在6月13日播出的节目中,许晴一直游离于团队之外。其他人在全心投入地感叹美景、拍照、玩闹时,她都默默在一边。晚上大家一块吃饭,相谈甚欢时,许晴则在一旁哼着歌制造一种自我隔绝。在后来的采访中许晴说:“我觉得人生观、价值观、生活态度完全不一样,能够解决的办法就是屏蔽。”于是当大家举杯畅饮时,不知什么原因,她起身离开,独自回了酒店,还痛哭称:“我觉得我交心的、信任的,我爱的毛毛姐(毛阿敏)已经不认识。唯一支撑我这次旅行的人,我在饭桌上看到了问题……人的信任没有了,我是真的很难过,我半分钟都坐不下去。”痛哭的许晴一再表示想要回家,要买机票提前离开这个团队。

在同样的欢聚场面时,林黛玉会如何表现呢?



大家聚会时,黛玉因为身体原因不能合拍之处,都会低调处理。比如宝玉生日宴上,宝玉、芳官等人要豪饮一番,黛玉也随众喝了一口,却悄悄转身吐掉,没有高傲地宣称自己不能喝去扫了众人的好兴致。在妙玉处喝茶时,黛玉因为分不清雨水和雪水泡的茶被妙玉奚落,黛玉也并未反击,而是和宝钗悄悄走开。在很多方面,黛玉有她的柔软和随和。



许晴在《花儿与少年》第一季里另一被争议的行为是不按穷游的省钱规则行事,且常有抱怨和吐槽。这也是她被骂公主病的原因之一。惘然认为许晴和黛玉都活在自己的“大观园里”,“相信以黛玉的性情,再过一百年也还是学不会仕途经济、圆滑处世。”而许晴则因“从事着不沾人间烟火气的艺术工作,又长期得到其他男演员、男导演、观众、粉丝、经纪人、助理……的呵护”,于是她这么多年都没有离开过“大观园”。



黛玉真的不懂人情世故吗?

这可是太不了解黛玉了。初进贾府时的黛玉是多么会察言观色、举一反三啊。她也曾暗自担心贾府奢华太甚、出多入少,将来无以为继。探春理家时,她向宝玉表示过她的赞赏,说探春有了权力却仍能“一步不肯多走”,相对于凤姐,探春的不贪恋权力,不趁机敛财是多么可贵,而旁观的黛玉比别人更眼明心亮,看得相当明白。尤二姐被凤姐骗进贾府时,人人都赞叹凤姐怎么如此贤惠。也只有黛玉和宝钗觉察出凤姐的险恶用心,深为尤二姐忧虑。



她不是不懂人情世故,不懂理财理家,只是寄人篱下的感觉和自怜自伤的心态让她变得清高孤傲,在世人眼中“目下无尘”而已。



对于一般的人际交往,黛玉也并非一味乖张使性,她会打赏来送东西的下人,体谅她们雨夜辛苦。她对宝玉有温柔体贴,对紫鹃平等而真诚,消除了对宝钗的戒心后也全心全意地珍惜这份友情,甚至把薛宝琴都当成亲妹妹似的疼爱。黛玉在大观园里很受欢迎。她真实、坦率、才华出众、聪明俏皮,若是她高兴,会给大家带来笑声和诗情画意。



黛玉死在少女时代,我们无法预知若她长到许晴那个年龄,是不是一个老少女,仍旧敏感、坦率,执着于爱和美。但在她活着时,从她感知到宝玉的真心之后,从第三十六回情悟梨香苑开始,黛玉就收起了尖刺,变得柔软、温润起来。



真性情的黛玉即使到了四十岁,也依旧是迷人的。即使进入到今天的真人秀里,也依旧是能给大家带来欢笑而不是烦恼的。



别拿公主病当真性情,也别拿任何“公主”去惊扰林黛玉,好吗?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娱八

为您带来全球知名明星的八卦新闻,全面解析明星影视作品、明星写真、明星私生活爆料、明星动态及热门评论。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