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中途下台的传闻不靠谱

2014-12-16 19:21

李克强中途下台的传闻不靠谱

两年前,在中共十八大刚刚结束后几天,笔者在《反贪腐,习总在十九大前的最大政治机遇》一文中,曾经指出过反贪腐对中国社会政治发展的全局性作用。十八大后,习总为首的中共第五代领导集体实质性的启动反贪腐,印证了笔者的一系列观点,经过近两年的观察,笔者得出一个结论,只要习总把反贪腐作为头等的政治目标坚持下去,至少十年内,中国的内政不会有太多挑战,未来中国所面临的主要挑战将会是外交,这是由于中国崛起所带来的力量外溢而引起地缘政治和全球战略格局的改变。

基于此,笔者才会对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李克强即将下台的传闻嗤之以鼻,因为这个传闻一旦属实,则说明中共自改革开放,尤其是中共十五大以来所形成的组织体制有面临崩溃的危险,中国的政局将面临巨大的不确定之中,这根本不符合中国政局在当前的表现。在中国,尤其在中共内部,没有哪派政治势力有颠覆中国原有体制的能量,习总没有,胡总、江总也没有,更何况他们都没有把一个日渐成熟和行之有效的组织体制进行颠覆的必要。

笔者查证了一下,这个消息的最早来源应该是明镜媒体集团下属的一家政治杂志。笔者无意去猜测这个传闻是该杂志手眼通天而得到的内幕消息,还是一个政治小报的伺机炒作。姑且不论该杂志作为政治小报值不值得一个严肃的政情观察者认真对待,光是其在对李克强即将中途下台理由的解释就不靠谱。

该杂志的理由如下:一是李克强作为国务院总理在新的中共权力体系中被边缘化,主要表现是李克强并不是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二是李克强掌控经济能力不佳,主要表现是上海自贸区和城镇化政策推动不力,“李克强经济学”逐渐式微;三是李克强身体不佳,难以胜任国务院总理繁重的工作;四是,习李分属不同派系,不是同路人,因此习把李排除在决策圈之外,李只剩下执行中央决策的权力。

首先看第一点,李有没有在权力体系中被边缘化,外界难以得知,但是把李克强没有接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一职看作是其被边缘化的表现则是无知之极。自1987年赵紫阳以中共总书记身份兼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后,此后的两代领导集体,该职均由中共总书记亲自兼任,此点在2013年南方网相关报道中可以佐证。中共的这种组织安排,原因无他,在近三十年时间里,中共一直把经济问题放到政治问题的高度予以重视,“发展才是硬道理”,事实也证明这种安排是有效的。习总只是把原来没有对外界公开的这一中共内部体制公开化了而已,习总的这一动作,确实有助于其确立个人权威,是个十分巧妙的政治手段,但并不能说明其是为了排挤他人,因为在权力的博弈中,并非完全是此消彼长的零和游戏。

其次,再看李克强的经济掌控能力。上海自贸区是否推行不力,可查询上海自贸区建立后上海市政府出台的相关配套政策,刚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确定将分别在福建等地成立新的自贸区,这说明“自贸区”可能作为一个新的模式将会推向全国,而城镇化政策的推行也从来没有停止过,至于“李克强经济学”,原本就是外界一厢情愿的一个媒体用语,本来就不存在,又何来“式微”一说?对中国经济,笔者认为,中国经济体系的基本框架已经确认,市场经济的运行方式也基本成熟,中国已经不是当年国企改制和“入世”时代,其宏观政策导向需要一个类似朱镕基这样的“经济沙皇”来推动,在目前中国经济的宏观政策的制定中,个人能力和理念正让位于集体共识。退一步说,即使李的经济掌控能力确实不佳,但是在当今中国乃至世界各国,这根本构不成其下台的理由,把理想政治模式套用到中国,以观念来裁剪现实,驴唇不对马嘴。

其三,没有公开的迹象显示李克强的健康存在问题,显然,该杂志在解释李克强即将下台的原因时,其重点也不在于李克强的健康,而在于中共内部的权斗。由于中共核心层的健康问题一直秘不外宣,此消息只能存疑,无法证伪。中共把领导人的身体状况视为国家机密一直为外界所诟病,但是笔者认为,面对以该杂志为代表的海外媒体对中共内斗的超强想象力和解读力,中共确实有对领导人健康保密的必要。

最后一点是关键,这就是由于习李被视为中共不同派系的代表,因此习把李排除在决策圈之外,李只剩下执行的权力。这才是该杂志认为李克强即将下台的核心原因,也是引发外界关注中共又发生新一轮权斗的兴趣点所在。但笔者恰恰认为这一点最不可能,原因在于:

一,十八大后,从习李两人的公开讲话可看出,习李二人并无执政理念的冲突,相反,习的公开讲话重在政治理念,而李的公开讲话则重在具体实务,两人配合默契,这与上届胡温执政时形成鲜明对照。

二,在习总确立权威的过程中,最喜炒作的海外媒体也鲜有李抵触的消息,实际上,在经历薄熙来事件后,顺利上位的习李两人目前并没有重大的政治利益冲突。两人分属两个不同的政治派系是事实,其最有可能的政治利益冲突会在十九大的人事,如果要消除李对十九大人事的影响,习总恐怕逼李辞去总理一职还不够,还必须逼李辞去政治局常委才能达到目的。如果习要走这一步,那他要面对的不仅仅是所谓的“团派”,更要面对的是中共七千万党员,因为习要拿掉的不仅仅是李的职位,更是要推翻自中共十五大后所形成的党内组织规则。以一己之利而面对千夫所指,习总不会行此政治败笔。

三,在目前中国的党政体制中,党管政治,政府管行政,政府本来就是党政策的执行者,因此李以国务院总理一职执行党的政策是份内之事,以李的政策执行者的角色反推出李已经被排挤出决策圈的说法,这种逻辑奇葩让人笑话。李还是政治局常委吧?怎么能说李已经被排除出决策圈了呢?

目前,以习总为首的中共第五代领导集体正显示出执政新气象。习总集各种大权于一身,是符合民间和党内应对现实国内国际情势的期望的,否则,在中国的社会政治体制发展的关键之时,在中国的内政和外交急需作为之时却无作为之人,将是十分危险的。

但是,对习总来说,作为未来十年中国这艘超大航船的掌舵者,既需要王岐山这样的干将在前台冲锋陷阵,也需要李克强这样的“隐形人”在后台拾漏补缺,从而集结党内各种力量,承上启下,使中国有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就民间观感而言,习敢作敢当,敦厚自信,天生人君气度;李温文尔雅,低调务实,颇有辅政之才。就两人所处位置而言,这可能是中共第一代领导集体毛周搭档后,又一个极佳的执政组合。十八大闭幕式上,日本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曾观察到一个细节,这个细节不管是习总精心向外界展示,还是无意之举,都说明习对李的器重和惺惺相惜之感,这个细节是,当主席台上的人逐渐走完时,习总却留下来在等一个还在整理文件的人一起走,这个人就是李克强。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