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实指宪政 -中国新闻周刊

2014-08-19 08:22

http://news.inewsweek.cn/detail-771.html


  原标题:“8·18讲话”: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之纲


        
《中国新闻周刊》文/河中舟  本文首发刊载于2004年8月16日发售的《中国新闻周刊》总第192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中国改革的源头滥觞于上世纪
  80年代,改革的动力也在那个时代铸就。其间的风云激荡,让人为之感叹。波谲云诡之后,我们总能看到一位老人的身影——今年正是他100周年诞辰,而他不仅为经济体制改革、也为政治体制改革,筹划了蓝图。
  有关邓小平在80年代的功绩,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吴明瑜总结为两条:1.提出贫穷不是社会主义;2.提出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第一条的直接结果便是市场经济在我们的经济生活中逐渐占主导地位;第二条,便是我们多年所主张的政治体制改革。
  8月,记者穿行于几位活跃在80年代的中共资深理论工作者之间,他们异口同声地认为:我们的改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1980年8月18日邓小平系统阐述自己的政治体制改革构想的讲话《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改革方向明确,目标未完全实现。
  这几位老人是:郑仲兵,65岁,1980年为中宣部理论教育处处长;冯兰瑞,84岁,1980年时任社科院马列所党总支书记、研究员,曾任职于国务院 研究室,夫君李昌,为“12·9”运动的领导人;吴明瑜,73岁,1980年时任国家科委政策局局长,后曾任科委副主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钟沛 璋,80岁,1980年为团中央研究室主任,后任中宣部新闻局局长。
  几位老人勾划了“8·18”讲话的背景:文化大革命结束,当时的中国百废待兴。
  “文化大革命给我们党的威信造成极大伤害,一时大家都找不到方向,茫然不知道怎么办。这时候才有党的拨乱反正,才有关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惟一标准的大讨论,才有各项改革的开始,也才有《关于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的讲话。”冯兰瑞说。
  吴明瑜说:“那个讲话当时真是振聋发聩。”
  “8·18讲话”设计了政治体制改革的总体框架
  邓小平的“8·18讲话”讲话,收录于《邓小平文选》第二卷,共分为五个部分:国家领导人变动情况;为什么要改革党和国家领导制度及其他制度;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主要弊端是官僚主义;肃清封建主义和资产阶级思想的问题;一些改革的具体意见。
  在这篇讲话的第五部分,邓小平提出了当时正在考虑进行的几方面改革:
  第一,中央将向五届人大三次会议提出修改宪法的建议,使之能够切实保证人民真正享有管理国家各级组织和各项企业事业的权力。其中关于不允许权力过分集中的原则,也将在宪法上表现出来;
  第二,中央已经设立了纪律检查委员会,正在考虑再设立一个顾问委员会,连同中央委员会,都由党的全国代表大会选举产生,并明确规定各自的任务和权限;
  第三,真正建立从国务院到地方各级政府从上到下的强有力的工作系统。今后凡属政府职权范围内的工作,都由国务院和地方各级政府讨论、决定和发布文件,不再由党中央和地方各级党委发指示、作决定;
  第四,有准备有步骤地改变党委领导下的厂长负责制、经理负责制,经过试点,逐步推广、分别实行工厂管理委员会、公司董事会、经济联合体的联合委员会领导和监督下的厂长负责制、经理负责制;
  第五,各企业事业单位普遍成立职工代表大会或职工代表会议,有权对本单位的重大问题进行讨论,做出决定,有权向上级建议罢免本单位的不称职的行政领导人员,并且逐步实行选举适当范围的领导人;
  第六,各级党委要真正实行集体领导和个人分工负责相结合的制度。重大问题一定要由集体讨论和决定。决定时,要严格实行少数服从多数,一人一票,每个书记只有一票的权利,不能由第一书记说了算。
  邓小平所提出的这些改革设想,以厘定党和国家机构的权力为核心,为那时以至现在所进行的政治体制改革,设计了一个相当完整的总体框架。它获得了党的决 策机构的认可,因而,从某种意义上说,它具有宪章的性质。它的根本原则实际指向了宪政制度的基本原则:权力分立,并互相监督、制衡。
  政治体制改革是长治久安的重要举措
  严格地说,近些年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始终是在向前推进的,譬如已经颇有成效的村民自治,譬如说机构改革,譬如说官员问责制。但是,这些改革还未形成一 种真正意义上的政治改革的合力。尤其在面对全球化的背景下,倘没有政治体制的改革,中国也将难以面对日益复杂的国际环境。
  “政治体制改革是确保我国长治久安的重要举措,但因为后来一系列政治风波所限,政治体制改革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仅限于书面,并没有实质性的举措。”吴明瑜认为。“我们的政治体制改革从大原则到小步骤都需要好好地研究一下。”
  邓小平对政治体制改革的大原则说得很明白,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
  但是改革如何落实到在现实层面?钟沛璋先生讲述了传闻中的一件事。他说,邓小平原本是定下了在基层逐步推行直接民主选举,培养民主意识,最终实现整个 国家生活的民主制度的。而吴明瑜先生认为,可以先从舆论监督上做起,再逐步在民主选举上下工夫。“邓小平实际上是讲得很细的,中央要坚持少宣传个人、高级 干部所到之处不许迎送吃喝、封锁交通、大肆宣扬;要健全干部的选举、招考、任免、考核、弹劾、轮换制度,对各级各类领导干部职务的任期,以及离休退休,要 按照不同的情况,做出适当的、明确的规定。对各级干部,最重要的是要有专门的机构进行铁面无私的监督检查……”
  政治体制改革,在很大程度上是希望握有权力者限制分散自己的权力,考虑到多年来已经形成的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其难度可想而知。
  “二十年了,经济改革的巨大成就使得我们党完全有足够的自信来逐步地推进政治体制改革,这是解决各种社会矛盾的治标之本,成功了,则是党和国家之大幸。”钟沛璋说,“我相信中国人的智慧。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