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島一村"精采演出 "歷史"啟人深思

2014-07-27 06:24

《寶島一村在紐新精采演出》

為了實際了解賴聲川在編導「寶島一村」的始末,尤其是此劇已在中國大陸公演並造成轟動,我們特別關注賴導接受美國中文電視的一個小時專訪,想從訪談對話中,更深入的追尋,賴、王二人心中的「石碑」。尤其是這些年王偉忠在台灣綜藝節目檔上塑造了許多高票房的節目,最令人嘖嘖稱奇的是「康熙來了」,一做紅了超過十年。節目製作的內容與型態令人深思,再者;為什麼取名「康熙」來了?

賴聲川與王偉忠聯合編導的知名舞台劇「寶島一村」,19日在新澤西演藝中心上演時,全場觀眾時而歡笑時而流淚,演員們生動自然、貼近生活,卻又幽默犀利語言和舞台結合,使觀眾深刻融入並回憶過去台灣眷村生活的點滴。

此劇透過展現來自天南地北、背景迥異的三家人,五十餘載的共同生活,這很容易使觀眾窺視到一群命運極為特殊的人們,如何在無奈中奮鬥和生存,當然也少不了「家」的概念,從「離」到「想回」直至「此處即為家」的心路歷程。(從寶島一村的編導中,很自然的區分了「本」與「外」省人,在台灣的不同,卻又相互交流與共存。)

我們很欽佩賴導把這群老、中、青三代演員聚合在一起,主導這麼一個大型的舞台劇,若非屬於那個年代的人,在劇中扮演的角色,肯定無法刻意逼真的表演出感情來。特別是來到美東,海外的華人終究不是一定來自台灣,要引起一定的共鳴恐怕在難度上,會高很多,完全不可能得到任何政府的奧援。

 

《眷村的認識》

有友人問我,本省人可了解眷村?我們毫不猶豫的回答:「只要有讀書上學,就一定會了解。」以高雄而言,過去筆者就讀的如:大同國小、市立二中、高雄中學,三所學校不乏眷村優秀子弟,而且在大高雄地區,陸軍眷村在鳳山大寮一帶,海軍眷村集中在左營,空軍眷村在岡山,都與各軍種駐在地有地緣關係(唯一不同的是空眷是生活較優渥的軍種,次者海軍,陸軍最接地氣。)

但是眷村子弟在學課業上的優秀均不亞於在地的本省人子弟,也因此過去從小學到高中,我們均因同學的關係,到過三個軍眷區待過,從未斷過與眷村子弟的友情。尤其喜歡同學父母的開放、友善態度,且飲食習慣與本省家庭大異其趣,個人心怡「饅頭」至今,絕對與這有千絲萬縷。

記憶最深的是,同學提醒,到眷村的時候,盡可能不要說「台語」以免遭致不必的困擾,不過;入村隨俗,反正說台語也沒有人聽懂,況且自認「國語」OK,不過後來在做了「存仁社區論壇」15年之後,不論如何捲舌,竟還是落得「台灣國語」,只好徹底放棄「強詞奪理」,反正從小到大進入無數眷村如「醒村」、「自治」、「自勉」、「果貿」、「大寮」等等,沒有因國語發音不正確被「扁過」,嘿嘿,表示還可以。

 

《長輩口中的歷史最珍貴》

年輕時到眷村做客,除了喜歡眷村的飲食及不拘束的生活習慣,最喜歡和同學的長輩促膝長談,尤其是有關八年抗戰與「國共內戰」的那一段。

「十萬青年十萬軍」的豪情壯志,投筆從戎的熱血為國,最令人陶醉於那些知識份子的「良知」。太多可歌可泣的故事,使我們相信,那些父母生養的子女,在成為有為青年時,不忘對時代、國家民族的責任。每個人一生不遇到環境困難時,永遠不知道自己能有多少能耐,這好比不遇上地震或海嘯,都不知道自己的意志有多堅強,只有經歷過災難與危境時,人才會明白,堅強與毅志有多偉大。

1949年中央政府撤遷來台,不少人談論有許多年青人在不知不覺與無奈中來到台灣,痛苦的遠離自己親人。但是我們也聽到當年「十萬青年十萬軍」出身的老兵敍述,由於解放軍挾民意南下,國軍在李宗仁帶領下,且戰且走潰不成軍,一些家庭成份較好的父母,不惜變賣家產,以求換取船票,使自己的子弟能上船隨國軍來台,畢竟「恐共」的心態是當年大家心頭的「通病」。

雖然台灣眷村的故事,也許令許多人無奈,但卻不能一竿打死一船人的去描繪所謂的「心不甘情不願」的來到了台灣。唯一令這些當年來台的軍人或文人想不到的是,「反攻大陸」成了口號,還有剛離開神州大陸後的前十年,他們在台灣為了生活歷盡艱辛,還有他們在大陸的家人,在海峽的對岸受盡了政治迫害。

49年後的台灣,由於受到台灣光復後及228事件的影響,到60年代以前,台灣本省人家庭對軍人都敬而遠之是非常明顯的。但是隨著時間的拉長與接觸,由於「十萬青年十萬軍」的素質,促使很多軍人外調到各級學校教書,年青一代的人增加接觸後,逐漸改變刻板的印象,彼此交往與通婚成為時尚。加上台灣青年必須服兵役,本省與外省人的隔閡越來越少,今天在台灣「外省籍」台語講的溜的人,大有人在。

眷村有它可貴的歷史背景,也有它內部勾起無數人童年的記憶,雖有苦澀卻不失情感,雖有堅難卻不失幸福,唯一複雜的是,時年軍人身體素質較佳,且不知如何節育,兒孫滿堂,在各方面也許會疏於照料,但卻沒有一項是不合乎情理的。(據我們的觀察,一定要把中央政府疏於照料軍眷成就為一套說詞,恐怕很難令人信服。)

 

《蔣經國於80年代開放大陸探親》

1979年美國宣佈終止「台美協防條約」,改為「台灣關係法」取代,繼而與中國正式建交,並承認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那就是現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由於形勢,蔣經國先生在台灣決定在1980年開放大陸探親,當時有些人士透露,一開始仍有人擔心,一旦開放會不會導致他們有去無回?據了解,基於人道也該讓老兵返鄉探親,而且時年大陸「文化大革命」的浩劫也已結束。

開放大陸探親後的兩岸同胞,均通過香港轉機往返,事實證明,到中國探親的台灣老兵,10個去不只是全回,後來更演變成11個回或12個回,帶回的都是血親仍倖存者,到台灣來彼此團聚。

台灣當年有許多電視連續劇,拍攝兩岸探親的一些趣聞,由於制度、生活型態、價值觀的差距,形成為街坊鄰居的生活逸趣,相信仍活在每個來自台灣人的記憶中揮之不去。

90年代在紐約,我們曾詢問一位德高望重的吳媽媽,因為她從大陸探親回來,問她可有想在故鄉定居的希望,吳媽媽語重心長的說:「離開中國大陸多年,回到故鄉後,由於制度的不同,我已很難找到任何『落葉歸根』的人文精神,更何況;我的老伴埋葬於台北新店,在我的腦海中,台北新店的好山、好水,台灣的鄉土風情,才讓我有「落葉歸根」的情份與感覺,在我百年之後,也要與我老公葬在『新店』」。

吳媽媽的一席話,道盡了許多台灣眷村的真實寫照以及老兵的心聲,當歷史與政治急劇產生變化,當個人能力無法置喙時,同一個民族歸屬在不同制度的統治下時,長期以往,居住於兩地的人,應該要自省自覺,除了語言與一些傳統習俗仍可能保有可交流的原貌,在關鍵的時刻,對事理與價值觀,其實早已南轅北徹,很難再以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來一語帶過。

 

《政治可以現實,歷史不可能「現實」》

1949年後的台灣政府,不斷的面對一些「政治現實」的打擊,72年的退出聯合國,79年的中美斷交,在漫長崎嶇的命運多桀下,僅剩20多個小國還承認台灣的「國際地位」,但台灣朝野上下咬緊牙關,就算天崩地裂,矢志不動如山,發展到今天的兩岸政府三通並彼此交流談判,希望走向「和平」之路。

但是政治可以很現實,世界上也可以只有一個中國,倘回歸歷史,就不容以形勢比人強的方式來「竄改歷史」,使它失真,否則就失去所謂「歷史」本身的價值。郝柏村最近在訪問中國時,問了相關人員在紀念中國八年抗戰史時,怎麼少了1)蔣委員長領導8年抗戰,2)國共聯合發表的抗日宣言。(郝柏村輕輕的兩句話,不知是否點醒所有關心歷史的專家學者。)

台灣眷村的故事雖有不足為外人道的甘苦,但是在台灣民主、自由的體制下,最起碼也使得一切真相,得以透過賴聲川、王偉忠的文藝呈現原貌,王也早已腰纒萬貫成為台灣綜藝界的「大哥大」多年。任何藝術、文化的表演,都不能忽略它所蘊藏歷史的內涵,即有歷史,肯定脫離不了政治,也就很難全面商業化成為純藝術,因為容易失真、失實。

如果有人要說,你們這些人怎麼都不願去面對政治現實,腦袋轉一轉呢?我們必須說,已轉了,在美國入籍的我們早已承認世界只有一個「中國」多年了。但是歷史卻是一種良心的責任,以儒家而言忠於史實是「貞節」,佛家歎為「癡」,現代哲學應該是「食古不化」有執迷不悟之嫌,但我們想辯白的是說到「古」又何能輕易話或悟之於「是非不分」。

 

《結語》

寶島一村在美國巡迴演出成功落幕,賴聲川與王偉忠等二人,在眷村的故事提倡上,做出了驚人的成績,引起廣泛的共鳴,不論是導演本身或每一位演員,都有其文化的定位與價值。

但是抛開不幸的政治現實不談,我們真的很希望從戲中,能讓年青一代的人去認識歷史的真相,而不是把所有原罪歸劃在「成者為王,敗者為寇」的殘酷中,這樣對逝去的人太殘忍,也對新一代的「炎黃子孫」不公平且更殘忍。因為他們竟要一輩子讀不到真正的「中國歷史」。

即使我們身於海外且已入籍,但是沒有一位華人不希望看到兩岸人民和平共存,那麼「寶島一村」若能將兩岸千里姻緣一線牽,經由藝術、文化的表演,完全可以表達,目前兩岸最大的差距是「制度」,可以不必強調制度的誰是誰非,最起碼要讓兩岸同胞在惺惺相惜之餘,更深入的了解「制度」在短時間撮合的困難。倘能如此,賴、王二人不只是在名利上雙收,在歷史定位上也會豐收,成為最大贏家。

生活

提供最实用的生活资讯,汇集衣食住行、两性情感、健康养生等内容,引导品质生活,传递智慧与乐趣。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