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公子的生死时速》后记

2013-12-06 15:08
《车祸还是谋杀—令谷令公子的生死时速》一文,主旨是通过对信息与图像的解读探讨令计划儿子死亡的真相。这里还是先谈技术问题。

有人认为车尾严重损害可以用第一次撞击南墙解释。“有没有可能车失控打转,右后侧撞墙太猛,车从中部解体,擦碰的侧向力是不足以使车体断裂。但考虑到车体高速甩尾打转撞在硬墙上还是可能的。”

科学的精髓就是分析。分析的绝招就是定量。绝对定量或者相对定量。我们都知道物体破坏需要机械力或者说能量。破坏的程度与力的大小或者能量大小是直接相关的。要导致法拉利车体从中间断裂需要的是一个与车体垂直方向的力。这个力的唯一来源就是法拉利向墙体垂直运动的分速度。我们不知道这个速度是多少,但是我们可以根据它产生的破坏来估计。法拉利与南墙相撞的撞击点是车头右侧。从图片上可以清楚看到,右侧车头部分没有受 到明显损害,起码可以说,这个与车体垂直的分力不足以造成右侧车头损害。

现在我们假设在第一点撞击后,车体中后部也与南墙碰撞,这个时候作用于车体垂直方向的力量仍然是由与南墙垂直方向速度产生的。这个力量经过第一点的撞击一定是减弱的,换句话说,垂直车体的动能在第一点撞击之后被被车体吸收而减弱。所以作用在车体中后部的力量一定比车头右侧的力量小。车头右侧没有严重破坏,车体中后部更不应该受到严重破坏。 还有人认为如果法拉利后部损坏是车撞的,那辆车也会报废。车祸谋杀,要准备一辆前部足够坚固,速度足够快的车,对中国政法皇帝来说实在是太容易的一件事情。

第二个问题就是人为操纵问题。如果令谷之死真的是车祸谋杀,整个过程都必然是一个人为操纵的结果。这两个女人就很可能是诱饵。要让令谷上钩并不难。偶然邂逅,不期而遇,吃饭喝酒,唱歌跳舞。这些很老套的美人计就足以把令谷牢牢控制在手中。有报道说石油帮干将蒋洁敏正是因为给两个女子家巨额金钱补偿被拉下马,如果是真的,直接证明两女子就是他们的hook。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媒体报道中提及的情节。文章中已经讨论过,关于裸女坐在腿上半裸女协助性游戏描叙纯粹是某些变态记者的想象。某些报道中提到的女子甩出车外衣裳不整(全裸、半裸)。北京三月凌晨天气还很冷。注意,法拉利的车窗的全开的,推测并没有裸体性游戏的条件。而且在最早出现的两篇报道中也都没有提到身体裸露。

第二点是酒精问题。有报道说发现死者的血液里酒精含量奇高,达到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有熟悉令谷的人说他不善饮酒。不禁让人联想起海伍德,也是不善饮酒,被人按饮酒过度致死火化。这里面的道理是一样的。不善饮酒的人肝脏分解酒精能力弱,神经系统对酒精耐受能力也比较低,少量酒就可以灌醉。海伍德后来证明就是被红酒灌醉了。如果令谷血中真的有极高的酒精浓度,他应该完全无法开车。

所以,报道中的衣裳不整,醉酒驾车,车祸现场目击者和法拉利车里的春宫图,都有明显伪造的痕迹。要把一个事物按本来面目实话实说真实反映出来很容易。伪造事实就要好好动动脑筋,一不小心就会穿帮。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