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陈云的“鸟笼说”谈起

2013-11-09 10:56
从陈云的“鸟笼说”谈起
——中国的市场经济是畸形经济

在中共元老级人物中,陈云算是一位比较体察民情和开明的人士,不过,他的经济思想却一直禁锢在以国家计划统领经济的 “鸟笼说”之中。

其实 最早提出“鸟笼说”是黄克诚。他在中共的十二大召开前夕向陈云反映走私、逃税以及乱上项目、乱涨价等经济犯罪猖獗和经济秩序混乱的情况后说:“要把经济搞活,……但搞活不能没有秩序。这就好比一只鸟,不能捏在手里,捏在手里它就死了,要让它飞。但要让它在笼子里飞,否则它就飞跑了。”黄克诚这段话的意思大概是主张在搞活经济的同时,要建立市场秩序,防范和打击犯罪行为。这无疑是正确的。但陈云在运用黄克诚“鸟笼说”时,内容和意思都发生了变化。他的“鸟笼说”主张的是:“搞活经济是在计划指导下搞活,不是离开计划的指导搞活。如果说鸟是搞活经济的话,那么,笼子就是国家计划”。

共产党的老祖宗把公有制和计划经济谓为是社会主义的特征,虽然陈云也反对把经济统得过死,应给老百姓一点小自由,但他的“鸟笼说”还是承袭了老祖宗的衣钵,在中共老一批高层领导人中很有“市场”。即使在改革开放之后的较长的一段时间,中共官方仍坚持以计划经济为主的方针,只是把市场经济作为计划经济的补充。也就是坚持以计划经济为主,市场经济为辅的“辅助论”。这些都体现了陈云 “鸟笼说”的思想。到了1984年9月9日赵紫阳给中央政治局其他常委写了题为《关于经济体制改革中三个问题的意见》的信。提出:“计划第一,价值规律第二,这一表述并不确切,今后不宜沿用”。“社会主义经济是以公有制为基础的有计划的商品经济。计划要通过价值规律来实现,要运用价值规律为计划服务。”这是对陈云“鸟笼说”观念的初步突破。此后,中共十三大的报告指出:“社会主义有计划商品经济的体制,应该是计划与市场内在统一的体制。”明确地摒弃了 “辅助论”,又使市场经济向前跨进了一步。1992年,邓小平在南巡谈话时归结了一些经济学家的主张,说了这样一段话:“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也有计划;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也有市场,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这其实是为“市场经济”穿上了社会主义的“新衣”,堵住了老左们“搞市场经济就是搞资本主义”的嘴巴。到了中国十四大,才正式提出把市场经济体制作为经济体制改革的总目标。

何谓市场经济,就是遵循和运用价值规律来发展经济。它主张竞争,却不是无序;它主张自由,却不是垄断。因此,确保市场经济的正常运行,的确需要一个“鸟笼”,不过这“鸟笼”不是陈云编织的“计划经济”,而是法律的规范。只有在法律的约束、维护和保障下,市场经济才能步入正常轨道。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官僚腐败日益严重,贫富差距越拉越大,社会缺失公平正义。有的人把产生这些问题的缘由归结为实行了市场经济,我倒认为,其中一个不容忽视原因却是弄错了“鸟笼”。

把市场经济困囿在国家计划的笼子中,意味着当权者可以用指令、政策而不是法律来掌控市场经济,这样,所谓的市场经济往往会变性为权力经济。在改革开放之后,仍保持多年的价格双轨制就是因为把市场经济作为计划经济补充的产物。由此,国家控制物资价格与市场价格的差异就孕育了一批倒爷和投机钻营者。在一段时间里,民营企业被视为没有名分的“私生子”,他们生产的原材料和批文无法通过正常渠道取得,而只能通过倒爷的渠道途径得到。倒爷从差额中获利可以一夜致富成为暴发户,掌握实权者手中的印章也可以成为致富的法宝。再者,把市场经济作为国家计划笼子中的“鸟”,就是确定其有不能飞的“禁区”,那么“非禁区”就成为垄断经济。至今中国大陆的能源、交通、通讯、金融等均控制在央企手中。而央企是原材料不用张口就送到嘴中,资金不用筹措就已经满仓,销售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经济领域中这种不平等竞争、不公平交易岂不是把所谓的市场经济挤成畸型。

尽管中共十四大之后已放弃了市场经济是计划经济的补充和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相调节的提法,但权力渗透经济、“国家计划”掌控经济的影子无时不在,并且在很大程度上发生决定性的作用。

事实证明,国有计划的“鸟笼”不仅使市场经济的小鸟受到摧残,更可怕的成为官僚腐败的温床。只有让法制的“鸟笼”真正替代所谓国家计划的“鸟笼”,市场经济的小鸟才能成长为健康的大鹏,在森林的大笼中正常自由地翱翔。

最后,还得说一句大家都知道的话,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依赖于政治体制改革。

宪政道路通行之日,也就是市场经济步入正道之时。

在中共元老级人物中,陈云算是一位比较体察民情和开明的人士,不过,他的经济思想却一直禁锢在以国家计划统领经济的 “鸟笼说”之中。

其实 最早提出“鸟笼说 ”是黄克诚。他在中共的十二大召开前夕向陈云反映走私、逃税以及乱上项目、乱涨价等经济犯罪猖獗和经济秩序混乱的情况后说:“要把经济搞活,……但搞活不能没有秩序。这就好比一只鸟,不能捏在手里,捏在手里它就死了,要让它飞。但要让它在笼子里飞,否则它就飞跑了。”黄克诚这段话的意思大概是主张在搞活经济的同时,要建立市场秩序,防范和打击犯罪行为。这无疑是正确的。但陈云在运用黄克诚“鸟笼说”时,内容和意思都发生了变化。他的“鸟笼说”主张的是:“搞活经济是在计划指导下搞活,不是离开计划的指导搞活。如果说鸟是搞活经济的话,那么,笼子就是国家计划”。

共产党的老祖宗把公有制和计划经济谓为是社会主义的特征,虽然陈云也反对把经济统得过死,应给老百姓一点小自由,但他的“鸟笼说”还是承袭了老祖宗的衣钵,在中共老一批高层领导人中很有“市场”。即使在改革开放之后的较长的一段时间,中共官方仍坚持以计划经济为主的方针,只是把市场经济作为计划经济的补充。也就是坚持以计划经济为主,市场经济为辅的“辅助论”。这些都体现了陈云 “鸟笼说”的思想。到了1984年9月9日赵紫阳给中央政治局其他常委写了题为《关于经济体制改革中三个问题的意见》的信。提出:“计划第一,价值规律第二,这一表述并不确切,今后不宜沿用”。“社会主义经济是以公有制为基础的有计划的商品经济。计划要通过价值规律来实现,要运用价值规律为计划服务。”这是对陈云“鸟笼说”观念的初步突破。此后,中共十三大的报告指出:“社会主义有计划商品经济的体制,应该是计划与市场内在统一的体制。”明确地摒弃了 “辅助论”,又使市场经济向前跨进了一步。1992年,邓小平在南巡谈话时归结了一些经济学家的主张,说了这样一段话:“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也有计划;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也有市场,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这其实是为“市场经济”穿上了社会主义的“新衣”,堵住了老左们“搞市场经济就是搞资本主义”的嘴巴。到了中国十四大,才正式提出把市场经济体制作为经济体制改革的总目标。

何谓市场经济,就是遵循和运用价值规律来发展经济。它主张竞争,却不是无序;它主张自由,却不是垄断。因此,确保市场经济的正常运行,的确需要一个“鸟笼”,不过这“鸟笼”不是陈云编织的“计划经济”,而是法律的规范。只有在法律的约束、维护和保障下,市场经济才能步入正常轨道。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官僚腐败日益严重,贫富差距越拉越大,社会缺失公平正义。有的人把产生这些问题的缘由归结为实行了市场经济,我倒认为,其中一个不容忽视原因却是弄错了“鸟笼”。

把市场经济困囿在国家计划的笼子中,意味着当权者可以用指令、政策而不是法律来掌控市场经济,这样,所谓的市场经济往往会变性为权力经济。在改革开放之后,仍保持多年的价格双轨制就是因为把市场经济作为计划经济补充的产物。由此,国家控制物资价格与市场价格的差异就孕育了一批倒爷和投机钻营者。在一段时间里,民营企业被视为没有名分的“私生子”,他们生产的原材料和批文无法通过正常渠道取得,而只能通过倒爷的渠道途径得到。倒爷从差额中获利可以一夜致富成为暴发户,掌握实权者手中的印章也可以成为致富的法宝。再者,把市场经济作为国家计划笼子中的“鸟”,就是确定其有不能飞的“禁区”,那么“非禁区”就成为垄断经济。至今中国大陆的能源、交通、通讯、金融等均控制在央企手中。而央企是原材料不用张口就送到嘴中,资金不用筹措就已经满仓,销售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经济领域中这种不平等竞争、不公平交易岂不是把所谓的市场经济挤成畸型。

尽管中共十四大之后已放弃了市场经济是计划经济的补充和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相调节的提法,但权力渗透经济、“国家计划”掌控经济的影子无时不在,并且在很大程度上发生决定性的作用。

事实证明,国有计划的“鸟笼”不仅使市场经济的小鸟受到摧残,更可怕的成为官僚腐败的温床。只有让法制的“鸟笼”真正替代所谓国家计划的“鸟笼”,市场经济的小鸟才能成长为健康的大鹏,在森林的大笼中正常自由地翱翔。

最后,还得说一句大家都知道的话,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依赖于政治体制改革。

宪政道路通行之日,也就是市场经济步入正道之时。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