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堪称“十全老人”,胡锦涛自评“四六分成”

2012-11-19 04:21
看领导人如何自评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一:毛泽东自评“三七开”

1961年9月15日,毛泽东在庐山游玩时,给自己做了“三七开”的评价,即七分正确,三分错误。晚年,毛泽东又再次自评,认为自己一生干了“三件大事”,一是打败蒋介石,二是打败小日本,三是发动了文化大革命。

历史学家后来评论:毛泽东在第二件事上的自评并不公允,有贪功冒领之嫌。史学家广泛认为:日本之败,老蒋领导的正面战场是主流,老毛领导的抗日力量为辅,美苏两国也起到了临门一脚的促降作用。所以在抗日这件事上,老蒋应领取六成功劳,老毛可领二成,美苏两个老外合计领取二成。

但即便这个划分,学界也很难取得一致。特别在中共那里,因为夺权成功,老蒋成绩被忽略不提,功劳都被算到到老毛头上。这和当年韩信倒霉、曹参得利颇为相似。曹参当年跟韩信用兵,韩信是领军主角,曹参是副手,韩曹大军所下七十余城,虏敌酋无数,为汉王朝建立立下了赫赫战功。结果等后来刘邦评功,韩信兔死狗烹无缘奖牌,他打下的城池、俘虏的将军,被一股脑儿撸下来,统统算到曹参头上。

二:邓小平接近“二八分”

邓小平也评价过自己。

1978年12月,邓小平在谈论给彭德怀平反时,曾三次讲到:“彭德怀大概和我差不多,四六开”。1980年8月,在回答意大利记者奥琳埃娜•法拉奇专访“你对自己怎么评价”的问题时,邓小平又进一步降低了对自己的评价,他说:“我自己能够对半开就不错了。” 邓在这次专访中还主动承认,毛的错误,他也有份。

邓最后一次自评是在1992年10月的十四大上。十四大召开时,改革开放已经过了十四个年头。这十四年都是在邓的带领下围绕经济建设这个中心进行。考虑到邓小平1992年在中央的绝对主导地位,且十四大报告又是经邓小平亲自审定,我们看报告对这十四年的工作总结,就可以得出邓小平的公开自评。

十四大报告是这样说的:“回顾十四年走过的道路,我们在工作中也发生过失误和偏差,现在还面临着很多困难和问题,人民群众还有不少意见和一些不满意的地方。但是总起来说,全党全国人民公认的事实是:这十四年是真正集中力量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十四年,是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最快的十四年,开创了历史的新局面,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党赢得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拥护。”

我们可以看到,邓小平坦然承认了十四年间发生的“失误和偏差”,认识到了面临的“困难和问题”,指出了“人民群众还有不少意见和一些不满意的地方”。但总的来说,他对自己十四年的工作是满意的。从字里行间,我们认为邓小平对自己这这十四年工作,最起码做了“二八开”的评价——二分错误,八分成绩。

三:江泽民堪称“十全老人”

江泽民又是怎样评价自己的呢?江对自己的公开评价基本可以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从十三届四中全会江泽民正式走上领导岗位,到1992年10月十四大召开,时间3年。

这个时候的江泽民还是实习生角色。尽管如此,由江泽民主持起草,邓小平审核定稿的十四大报告仍然对江的工作做了较高评价。谈及这三年多的工作,十四大报告中写道:“十三届四中全会选出新的中央领导集体……在历史关键时刻作出的这些重大决策,是完全正确的。”——老牛认为,这个评价既是江泽民的自评,也是邓小平等人对江泽民的实习总结。

由于江泽民在“南巡讲话”后迅速拨转马头向邓靠拢,他逃过一劫。十四大结束后,邓小平就没有再插手过中央事务,中央此后就重大决策事项对邓小平的书面或口头汇报,邓小平要么批示“已阅”,要么就“请政治局并江泽民同志定”。应该说1992年后,特别是1995年身体健康下滑后,邓小平对江泽民是放心的,是完全授权的。

第二阶段是从1992年到2002年,也许还要再加上他刚刚退休后的两年时间,时间10-12年。

因为从1995年之后到2006年之间,江泽民已成中共最高权威,中央正式报告文稿都要由他最终审核定稿,所以通过分析在此期间的报告文件,就能看出江泽民对自己的评价情况。

1997年9月12日的十五大报告,在总结过去五年取得的成绩时,江泽民说到:“五年的实践证明,党的十四大作出的决策是正确的,我们党具有在国内外复杂形势下驾驭局势的能力。”

2002年11月8日的十六大报告,在总结过去五年取得成绩时,江泽民又说到:“实践证明,十五大和十五大以来中央作出的各项重大决策是正确的,符合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总结上述党的两个报告,我们能看出江泽民对自己在十四大后的成绩高度自信。也就是说,在这十年内尽管也出现过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总体来说,江认为自己领导的中共、所作出的各项重大“决策是正确的”的。

去年,媒体曾爆出过江泽民的一段视频,内容是他在某企业视察时的自评。在这段视频中,江泽民认为自己在任期间干了三件大事和两件小事:三件大事是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邓小平理论写入党章、提出三个代表思想;两件小事,一是在朱镕基的说服下禁止军队经商,一是1998年的抗洪抢险。在后一个小事上,江泽民冒着大雨在九江大堤上发表“严防死守”的画面已经成为他的符号性影像。

四:胡锦涛抱定“四六分成”

我在上篇文章《胡锦涛主动包揽错误,功过自评“五五开”》中谈到,胡锦涛在十八大报告和十八大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关于十七届中央委员会报告的决议”中都没有提到“正确”或“完全正确”字眼。

熟悉中共政治生态的朋友应该明白,按照共产党目前的政治语言,在大会报告和正式决议中不出现这两个字眼,实际上就等于公开承认了错误或不足。

考虑到十八大前密集发生的薄熙来事件、法拉利事件、陈光诚事件、李旺阳事件,特别是考虑到十年内中国贫富分化加剧、社会公平倒退、舆论封堵加剧、法治推进不力等等,我认为胡锦涛在十八大报告中不提“正确”二字是正确的、是明智的、也是实事求是的。对这十年间,特别是最近五年间发生的这些事情,任何评论者,可能包括胡锦涛同志自己都认为中央应该承担主要责任。

可能正是因为这些原因,胡锦涛在宣读十八大报告时跳过了前面大段大段的成绩描述,在将这些成绩归结为一段后,胡锦涛开始直奔问题与不足。就这样,讲成绩用了一段,讲问题与不足也用了一段,两者各占50%,从篇幅上,给人一种功过“五五开”的暗示。

回过头我们再看胡锦涛在十七大上做的报告。2007年10月15日的十七大报告,在总结过去五年取得成绩时,胡锦涛说到:“实践充分证明,十六大和十六大以来中央作出的各项重大决策是完全正确的。”——他和江泽民一样,给自己前五年的执政成绩也打了满分。

胡锦涛进入中央一共包括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在江泽民任期内十年储君,这个成绩不能独立考评;第二阶段就是他从担任总书记以来的两个任期。在这两个任期中,前一个任期他给自己得了满分,后一个任期主动“五五开”自评。两个任期成绩合并平均,在党的政治报告中,他给了自己7.5  :2.5的评价。

值得注意的是在十八大通过的“关于十七届中央委员会报告的决议”中,在谈到十七大召开五年以来的工作总结时,胡锦涛也没用“正确”或“完全正确”字眼,没有罗列各项成绩。在谈到十年执政时,也没有强调科学发展观的指导作用,这和十六大决议中对“三个代表”的大树特树形成鲜明对比。

从这个正式决议的字里行间,能看出胡锦涛再次主动降低了对自己的评价。胡在这里自贬三级:承认错误、拒列成绩、淡化科学发展观的指导作用,合计三点,每点扣减0.5分,共扣减1.5分。我们由此可将他在十七、十八大两次政治报告中7.5  :  2.5的自评成绩拿掉1.5,放到问题与不足上,形成6  :  4的比分,亦即“四六开”格局——四成问题,六成成绩。这个成绩,和邓小平1978年对自己的评价相同。

综上所述,虽然胡锦涛“裸退”好评如潮,像王希哲、杨子等甚至认为他是千古一人,给了他接近满分的评价,但胡锦涛个人,还是很自谦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与不足,在党的正式文件中很隐晦的给了自己“四六开”的自评。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