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会灭亡吗?-读熊彼特的《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兼与空博商榷(一)

2012-10-19 11:20
我和空博在很多问题上的观点比较相近,但在讨论有关中国未来社会体制适合走什么样的道路,也就是走社会主义道路还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问题上,有了一些不同看法。他根据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和中国30多年改革开放以来所出现的问题,认为资本主义并不适合中国。特别是这次薄熙来事件所暴露的一些社会现象,他觉得中国社会存在一定的“社会主义”土壤,认为民主社会主义才是中国未来的正确出路。为此,他还搬出了不少持有相同或类似观点的政治、经济、社会等世界著名学家和伟人,来作为他的坚强后盾。在这些名流大家中,他最为推崇的是约瑟夫.熊彼特的理论,因为熊彼特提倡的就是民主社会主义制度。

为了写这个帖子,我连续熬了好几个长夜,终于将熊彼特的那本已经看了一半的《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一目十行快马加鞭地翻完了。由于知识所限,这本书对于我来说有一定的阅读难度,也不知牺牲了多少脑细胞。其实,我并不如空博所说读了很多书,对熊彼特的了解也只是道听途说,如果不是他三番五次提到这个名字,我也不会特意去读这本书。据作者自己介绍,这部书是他用了40余年的时间,来对社会主义这个命题进行了认真仔细地潜心研究后才完成的。问世后在学术界反响很大,而且其学术思想一直影响至今。对于这样一部巨著,囫囵吞枣是根本不得要领的,也为这种大不敬深感愧疚和不安,惟愿大师的在天之灵见谅了。因此,如果从学术角度出发,我是完全不够资格评价该书,这里纯属网友间的闲聊,不具备严谨性,观点也非常幼稚,还望空博及各位网友不吝指教。

根据相关资料介绍,熊彼特出生在奥地利,早年做过奥地利的财政部长,因倾向英国和法国和反对工业国有化而辞职。后来他移居美国,并在哈佛大学任教授直到辞世。他是一位享誉世界的经济大师,特别是其学术地位和品格,非常令人尊崇。据说他从不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而且还能做到兼容并蓄。这一点,很值得我们学习。他因为与社会党人交往甚密,有人称他为社会主义者,因此也遭到一些争议甚至批评。但他自己并不接受这个“帽子”,自认是一位资产阶级学者,因为他接受的是近代资产阶级经济大师庞巴维克、马歇尔等的嫡系真传。由此看出,他并不是因为反对资本主义才作社会主义研究的。

该书于1942年发表,是熊彼特生前最后一部著作。全书共有五篇。第一篇《马克思学说》和第五篇《各社会主义政党史略》我都没有认真读,而把关注力放在了中间的三篇。坦白说,这本书远不如韦伯的那本《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从开篇就吸引了我。

从第一篇里大段有关马克思学说的论述来看,熊彼特很尊崇马克思,并且称之为先知和导师。他自称资本主义者,却对马克思以及其学说如此尊重,可见他的为人为学品德确实非同一般。他认同马克思的一些观点,也有很多与其相左。他们都认为资本主义会灭亡和社会主义会实现,但对资本主义灭亡的原因和过程看法不一样。特别是对资本主义本质的论述,两人根本是南辕北辙。马克思说资本主义的本质就是资本对雇佣劳动者的剥削,而熊彼特则认为资本主义的本质是一种经济变动的形式和方法,且是在内部结构的变革和改良中发展的。

第二篇的题目很引人注目。资本主义能存在下去吗?作者采用的是自问自答形式,而且回答的很肯定和直截了当:不能!他首先声明资本主义不能存在下去,不是因为其经济失败而崩溃,而是因经济成功破坏了保护它的社会制度。他仔细分析了两个理由,一是经济原因,另一个是非经济原因。

从经济原因看,他认为资本主义是在不断增长中变化的,是一种“创造性的毁灭过程”。一方面,资本主义的发展导致了周期性经济繁荣与萧条的交替出现,使现存产业结构不断得到改造;另一方面,这种经济增长的结果也不可避免使本身陷入困境,并逐步走向没落。这与马克思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斗争论截然不同。不过,他同马克思一样,都认为资本主义不会使资本家利益均衡。资本主义就是一种“你死我活”的竞争。有竞争力的企业生存下来,并逐渐形成新的寡头和垄断。不断垄断化的结果一定会扼杀竞争,最后企业走向组织化形成国家经济。也就是说,资本主义不能存在下去是因为经济极度繁荣的必然结果。

在非经济原因方面,熊彼特解释是资本主义不能存在下去的主要原因。他认为“创新”是资本主义发展的真正动力,没有创新就不是资本主义。一个企业能否生存和扩张,并走向垄断,根本原因取决于该企业是否拥有更高的创新能力。这个“创新论”几乎贯穿了他的所有相关学说,事实也证明了这一观点的正确性。如苹果公司的扩张和垄断,靠的就是不断创新。虽然团队管理是一方面,但没有实实在在的拳头产品,是很难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的。前段时间苹果公司投诉三星公司涉嫌侵权,并且赢了这场官司,就是取决其产品在世界上的垄断实力。

因此,他认为创新能力的消失,是资本主义不能存在不下去的主要原因。为什么会失去创新能力,他解释是投资机会和文化支持的消失造成的。当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扩张到极限,投资达到饱和,所有机会都将属于公共范围,而不再属于私人。同时,文化的影响也在其中起到一定作用。

他分析说,当资本主义发展到一个极限,经济逐步走向垄断,生产完全程序化、自动化,一切都可“计算”出来时,“创新”不再具有特殊能力而慢慢变成常态,社会也不再需要企业家,企业家的创新能力自然就逐渐消失了。同时,资本主义的高效率,也会引起社会知识分子和群众产生厌恶市场经济的意识形态,形成不利的社会和政治气候。在几重力量的挤压下,资本主义将会慢慢消失。而这个消失的过程,也就是自动过渡到社会主义制度的过程。

他的这个逻辑我有点看不懂。资本主义是以私有制为基础的,无论其经济如何发达和垄断,生产资料的所有权性质没有变,即便因新的垄断形成资本重组或走向集团化(也可叫组织化),但也不能算是国家经济啊。所谓国家经济的典型特征是以公有制为基础,这个所有权关系怎样转换呢?有人根据欧洲一些国家的社会现状,特别是欧盟的出现,用来证明熊彼特社会主义理论的实践。我认为这个看法有点牵强附会。因为这些国家的经济基础依然是私有制,欧盟的出现也是因形式所迫,为了增强区域性竞争力而已。如果只是因为社会富裕程度高和福利好就可定义为社会主义,那么美国、加拿大、新西兰,甚至包括以色列都可以说成是社会主义国家。相信这些国家也不会接受这个称呼。事实是,我们不仅没有看到资本主义在这些国家消失,反而看到资本主义给他们的社会带来的和谐景象。难道不是吗?尽管资本主义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在人类历史上有哪个社会制度会比此更好呢?

资本主义发展的这几百年来,它的高效率以及资本全球化后所引起的一系列经济危机,确实引起了社会的强烈批评和反感。在这些批评中,主要集中三个方面。第一是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消费方式的批评。因为资本主义的发展在历史上确实给世界生态环境带来了巨大破坏;第二是对资本主义金融体系的批评。自金融全球化以来,世界范围内的货币体系和金融结构,基本都堕落成一种政治的权威专制,已经完全背离了市场自身的运动规律;第三是对以美国为首的几个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批评。因为这些国家已经把资本主义由单纯的经济制度掺杂了地缘性的政治制度,并且在世界上造成了一系列的国与国之间的军事和外交冲突。

可是,若仔细分析会发现,以上这些基本都是针对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所产生的理性主义思想意识以及自由主义泛滥的批评,很少是针对制度本身,更没有引起普遍的敌意。就连不久前由美国华尔街席卷世界多个城市的“占领”运动,我也没有看到打到政府或反对资本主义制度的口号。这些问题固然存在,批评也很正确,连我自己也常常发文批判。问题是,在同一个历史时期下,那些没有资本主义的封建国家或所谓的社会主义专制国家,它们的情况是否就更好呢?

(未完待续)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