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吁解雇香港中大校长段崇智

2019-11-17 22:47

【独家文章】解僱段崇智

屈颖妍 发表于 2019-11-17 07:00



那天,看到一位老百姓的悲鸣,先在此原文照录:

「段校长,我是一名住新界的乡下人,每天要到九龙打散工养活一家人。求你可否开放吐露港公路,让我可以返工和回家吗?我不像你,有司机私家车。没有巴士没有火车,昨天我只能徒步由九龙行返上水。段校长可以放我们一条生路吗?」

这帖子,看哭了许多人,我却很愤怒。乡下人,你为什麽求他?你知道段崇智一年七百万薪津,即是每月近六十万、每日两万的人工,是谁给的?就是你和我和广大香港市民。我们给他这样的高薪,给他偌大的别墅,给他司机房车助手随从,给他一天等如老百姓一、两个月的工资,就是冀望他给我们好好栽培下一代,好好守住香港的未来。

然而,他的成绩,大家有目共睹。

老闆请你来做菜,你弄至客人食物中毒,这样的厨子,必炒无疑。我请你管理一所学校,你搞出一间暴徒工厂,你还想独善其身?说不过去吧。

有人说这刻的段崇智应该请辞,我认为,段崇智根本就要炒鱿。如果这是战争,段崇智甚至会是战犯,被送上军事法庭审判去,因为他是中大这个兵工厂的幕后罪魁。

反逃犯条例风波始于6月,沸沸扬扬搞至9月学校开课,身为校长的段崇智不可能无所防备。据东网新闻报导,早于9月开学不久,中大保安部就发现,校园内的富尔敦楼天台被用作汽油弹试爆场。东网记者当时到场视察,发现清洁工正在清洗天台,牆上仍留有烧焦痕迹。报导还刊出几幅相片,显示富尔敦楼天台遗有打碎的玻璃瓶,瓶口塞着烧焦毛巾,跟近日中大战场上的自製汽油弹一模一样。

当时学校管理层得悉事件,表示不必报警,并通报副校长吴基培、物业管理处处长及学生事务处处长多加注意,即是说,一个由中大管理层集体默许的非法武器库,早在两个月前已经在中大校园悄悄建立。

然后,我们看到那天的学生校友对话会,中大校长段崇智和副校吴基培抱着黑衣人同声一哭,说会帮他们请律师、挡警察。再然后,在二桥攻防战翌日,段崇智来到战场,带着黑衣人跟防暴警察谈判,那些和校长站在一线的黑衣学生,手拿的,正是玻璃瓶插着毛巾那种汽油弹。

每一个画面,段崇智都把这些黑衣人视作学生,卑恭屈膝。虽然我一直怀疑,包到这样密不透风,段校长你怎确认他们都是你学生?都是中大人?

果然,出事了,大大镬了,黑衣学生尽成凶残暴徒,疯到把新界北的交通命脉截断了,令社会瘫痪四天,还把「病毒」传染到其他大学,让大学生成为社会上神憎鬼厌的恶魔,段崇智这才躲在别墅发封信说:「假如大学不能继续履行其基本使命及任务,我们须寻求相关政府部门协助,以解除当前的危机。」

这39个字,扭扭捏捏,其实只需两个字概括,就是:「报警」。今时今日,还不敢说一个「警」字,段崇智你是不是给黑学生吓傻了?

段在信中还继续姑息养奸:「我们相信当中大部分并非中大学生……我们的校园已遭受包括外来人士的蒙面示威者佔领,情况完全失控及不可接受。」

未出事的时候,你揽着黑衣人说怜惜我的学生;出大事了,你就说黑衣人不是我学生。那种逻辑,不是跟烧地铁、打途人的暴徒是警察及武警扮的说法一样荒谬吗?做坏事的,都是别人,我没有错,我的学生更没有错,这就是段崇智你作为校长的教育方法吗?

我是中大校友,基于教养,我本来应该叫段崇智一声校长,可是,我叫不下去,因爲这是毁了中大半世纪基业的一个罪人,更是带头摧毁香港大学生的一个祸首,他不只要下台,他是要问罪。


原图:RTHK


屈颖妍

屈颖妍,香港知名专栏作家,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曾任编剧、教师、记者、周刊副总编辑和杂志顾问,着有《怪兽家长》一书,文章深受港爸港妈欢迎。


(本文纯属作者个人意见,不代表『港人讲地』立场。)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