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暴力原则”背后蕴含着的“大同”

2019-11-17 22:17

在DC的反英雄电影《小丑》中,演员尼克斯成功塑造了名为"亚瑟·佛莱克"的"反派小丑"这一形象。

"小丑”亚瑟身处社会的底层,有着悲惨的童年经历,他的母亲在他还是婴儿时就领养了他,之后竟然允许她的男友虐待亚瑟,而这一虐待行为导致了亚瑟缓上了一种无法控制情绪而止不住大笑的精神疾病。

亚瑟喜欢他的单身女邻居苏菲,但却发现他和苏菲的交往只是一场他头脑中的幻想,他想要娱乐他人,却总是被欺负,同事背叛他,他的偶像公然嘲笑他,他曾以为是自己父亲的托马斯韦恩因为他不合时宜的大笑而打了他一拳。

在我们的生活中,如果我们脑海中所想到的情况总是不适用、事情的发展总是不符合我们的预期,我们就会产生负面情绪、发脾气,进而困惑、抑郁,对这个世界产生排斥。

当亚瑟去咨询他的心理医生时,医生问他,你最近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能不去想负面的事情么?

而亚瑟直言:"我满脑子都是负面情绪。"

负面情绪的堆积来源于亚瑟的不幸,亲情、爱情、友情、工作上的事事不顺。他太不顺了!而造成他不顺的原因有的是自身的精神状况,有的是大环境下哥谭市的贫富差距不断拉大、经济萧条而导致的失业潮,社会福利锐减而无法获得医疗援助。

对亚瑟来说,他不但需要抒发他的负面情绪,还需要表达他的自我,而他的个人语言就是:"小丑妆、无法抑制的笑,还有枪。"

枪支在现代的文化环境中是“暴力”的象征物。军队和警察作为国家的“暴力机器"而使用枪支,在部分国家比如美国,允许公民私人藏有枪支,而枪支暴力与枪支管制问题也成为了美国重要的社会议题。

DC漫画是美国式的,“小丑”这一形象是美国式的,通过“枪”来行使暴力似乎也是美国式的,但是“暴力”作为一种通用的“语词”,则似乎是属于全人类的。

在中国,一部反映校园问题的电影《少年的你》同样获得热映与市场的追捧。《少年的你》同样改编自民众间的流行读物并通过电影语言的再翻译而获得新的质地、叙述与体验。

在《少年的你》中,周冬雨扮演的角色高中生陈念遭受着校园暴力,而易烊千玺扮演的小北则遭受着其它小混混对他施加的“社会”暴力,在这里表达暴力的方式是拳脚、刀棍、抓头发,强迫接吻,剃头甚至强奸。

无论中国语境还是美国语境下的“暴力”,似乎都有着一个同样的内涵:自我对他者性的表达。

他者(others)在笔者看是这样一种性质,它是自我在对这个世界的表达与叙述中所遭遇的陌生性,这体现在遭遇到了难题、遇到了价值观念上的冲击、沟通与表达上的隔阂等。

具体来说,“小丑”亚瑟以为同事蓝道是为了帮助他让他免受欺负而提供给了他枪支,但却因为蓝道的出卖而丢掉了工作。“小丑”因为不合时宜,“像个傻子”而被欺凌、拳脚相加,被施加暴力,而最后,“小丑”也通过闷死母亲、枪杀好友、偶像、爱人而表达了他的他者性:“你们让我觉得自己是如此可悲,你们和我想得完全不同,你们让我受伤,让我觉得世界如此荒谬!”

而陈念和小北共同的不幸遭遇让他们走到了一起,让他们结成了近似于爱情的友情。小北通过暴力来表达自己的存在,让陈念不受到霸凌。陈念最后推倒了霸凌她的女孩,来表达自我的存在。

再往后追。

“暴”字,通“曝”,在中文的字源上有“日出”“米”的意思。好端端的大米举起来放到太阳下暴晒,这幅图画是“残忍”的。

而“力”者,则是“筋”也。像是人筋的形状。

当“暴”和“力”相结合,成为了“暴力”,似乎为我们绘制出了一幅极为有特点的图画。

它可以是:“一个人在阳光下露出筋骨”,甚至在“举起米暴晒”。

暴力最后还将能上升为群体性的暴力。

电影《小丑》的最后,哥谭的暴民们破坏了囚车,释放了小丑,而小丑则用鲜血嘴角上画了笑脸。

同样的,“非暴力原则”则似乎蕴含着“大同”,“我们都是神的孩子”这样的博爱,它和“恐怖主义”似乎成为了表达政治诉求的,一端完全排斥暴力,另一端却热衷于利用暴力制造恐惧。

“暴力”可以在发生在亲密关系、家庭、陌生人之间,也可以在成为一种群体表达诉求而付诸的方式变成群体性暴力。而表现形式上不再局限于肢体,还有言语暴力,甚至“沉默”性、拒绝沟通的“冷暴力”。

暴力,来源于他者,最终也会回馈于他者,而被自我所表达。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