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最緊急的問題,和它的幾個出路,和幾種結果

2019-11-16 03:27

香港最緊急的問題從我的眼睛裏看,不是23條立法,不是修改課綱,不是阻止外部民主資金支持反對派,不是區議員選舉,不是止暴制亂,不是立法會選舉贏過半,當然以上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事項,但是在我看來,最緊急的事只有一件:降低基尼係數。說白話就是減少貧富差距。

說白話,這次香港示威動亂,名為反送中,實際與反送中無關。沒有反送中,也會有反送鋁,反送鐵,反送銅之類任何一個叫都叫不上口的借口。這次事件就是一件事,反體制!!!

反體制其實並不等於反中央,也不等於反特區政府。雖然現在香港反對派的各方,都是打着反中央政府反特區政府的口號與旗幟,做法也是反中央政府反特區政府,要爭奪香港特區的管治權力;他們也自以為這就是他們的一致訴求,但是其實他們只是不自知他們並不是一路人,他們的訴求的基礎與出發點不僅僅不是不同,而是完全相反的。

在這次的動亂中,示威者中可以明顯地分為兩個組別(沒有討論示威同情者這一類傾向性不明的人群)。一個組別就是合理非組別,另一個就是攬炒幫組別。這兩幫人都打着同樣的旗幟,做着同樣的事:反體制。他們自以為是一幫人,在輿論與行動上互相支持。他們那裡知道他們其實是互為敵人的人呢。

香港回歸22年來,香港保持着幾個特徵:1.經濟成長率高於世界平均;2.香港多年來被評為世界最開放最自由經濟體(是最!不是in the top 10 or in the top 5); 3. 香港人均財富居於世界前列(儘管被澳門反超);4.香港的失業率並不在危險區域。從這些主要特徵來看,香港出現嚴重且廣泛的反政府意識是沒有經濟基礎的。但是,香港有一個致命的問題--基尼係數長期高居世界前列,處於最危險區域。講白話就是香港的貧富差距使得社會充滿了動蕩基礎。

在這個基礎上,這一次香港出現大規模的動蕩--反體制反政府的動蕩。同一幫人出來反體制反政府,但是卻是出於兩個完全相反的原因。一幫人,講着合理非的話,要的是維護極端自由資本主義,反對中央政府約束資本的可能的風險--換句話講就是要維護「高基尼指數的管理體制」,他們要反的體制是「社會主義資本體制」。

另一幫人,打着攬炒的旗幟,也是反體制。但是分析攬炒一詞就能知道他們的出發點。(我以前也不知道攬炒是什麼)他們的口號翻譯過來就是「反正老子活不好,你也不能好活,要死一起死」。我們就知道他們的基礎是「他們過不好」才出來反,才出來「要死一起死」。白話講就是他們都是底層受苦的人。他們要的是公平的,貧富差距小的生活。換一句話就是他們是反對「高基尼指數的管理體制」。所以剖開來看,兩組敵人,一組是要維護「高基尼指數體制」,一組是反對這個體制。好奇怪的是兩組敵的同居在一個戰壕里。有一個問題,他們那一天才會發現這個事實,那一天才互相開火打起來?

可以這樣講,不單這一場示威,包括近十來年的示威都是由今天操「合理非」旗幟的這一幫人發動起來的,他們站在一個虛虛的梯子搭起來的高地上,揮着「正義的道德的」旗幟,指揮着一幫不明內情的人,犧牲這一幫不明內情的人的利益而贏得想要的東西。

反觀今天最敢沖,也最討大陸民眾反對的,也最終開始被被西方媒體(不得已不得出站出來割席)批評的,也開始被香港市民抱怨的,這一組人,就是攬炒幫分子。他們不單單在人口數量上遠遠多於合理非組別,而且香港市民支持示威的基礎也在於是支持他們這一幫人。也就是講這一幫人才是真正的香港的民意基礎,而不是合理非那一幫人。所以中央的任何政策如果要想有效能起作用,必須要向他們的民意基礎傾斜。(這不是說我是支持他們的行動,我不單單譴責,而且痛恨他們的行為,儘管我之前寫過「攬炒幫尚可理解,合理非最為操蛋」,而且我這認為違法的行為必須要被清算)。

換句話講,在今天,再重要的事都可以先放一放。最緊急的事就是一件事,降低基尼係數,降低貧富差距。想一想,紙面上,香港人收入這麼高,其實細一想,大多數香港人還沒有中國4線小縣城的民眾幸福。紙面GDP有什麼用呢?一個香港人一輩子就住在5-8平方米的小籠子里,憋也憋死了。就像韓國人平均收入都快3萬美元了,看見中國小老百姓把吃蘋果當小吃隨便吃就驚訝得要死掉了一樣,紙面GDP對下層民眾真的沒有實際意義。中國人幾千年的歷史就是一部不患寡而患不均的歷史,這大概也是攬炒幫叫「要死一起死」的歷史基因吧。

可是攬炒幫大概不知道把他們搞成這樣的原因吧。香港每年的財富都在大量增加,而沒有一絲一毫掉在他們身上的原因,就是因為香港的資本管制體制完全不同於他們崇拜的美國人的稅收體制。美國和加拿大都是執行的步進制稅收制度。美國的聯邦個人稅收從10%起,多到大約最高33%;公司贏利稅也差不多這個情況,州稅大概也是從10%收到18%左右。另外加上消費稅大約5%到11%(每一州都固定,不同州不同稅率)。加拿大的情況差不多,聯邦稅中個人收入稅從15%起高到40%,公司贏利稅大概與美國差不多,消費稅分兩個部分,一部分是聯邦固定的消費稅統一為5%,其它是各省不同的消費稅(比如安大略省為8%,其它省有的不收,有的收5%或者更少)。這個制度的出發點就是資本要承擔社會安定功能。收入高的人就要交高的稅收,收入低的人就交少的稅收,加上各種退稅規定,收入少的人甚至完全不交稅(程序上是必須先交,報稅後退稅,所以這兩個國家的人報稅好積極,低收入的人報稅就是為了退稅,高收入的報稅是為了免收罰款和滯納金,也有可能多交稅了,會有退稅)。

但是香港呢,香港執行的是簡單稅收制,簡單講就是稅率基本一致。窮人富人差不多同一個比例交稅,所以這也是香港富豪好能賺錢的原因。因為他們不用像在美國和加拿大那樣必須要多交一大堆錢出來救濟社會。政府少收到他們應該救濟社會的錢,政府就沒有力量也沒有辦法做太多救濟底層的事,想做也做不了呀--沒錢。立法上也不準。唯一特區政府可以以行政方式做得到的就是每年每人平均發一筆錢,這筆錢,如果街坊李大爺領100元,李嘉誠也有領100元。所以攬炒幫應該要反對的就是香港的簡單稅收體制才對。要讓香港壟斷資本家按西方的標準,多賺錢多交稅,從而讓資本承擔他們的救濟社會和穩定社會的功能。這才是真正的社會公平的本意。

反觀合理非那一幫人,他們在幹什麼?董先生要搞數碼經濟,他們反對,董先生要平抑房價,他們反對,最終逼走董先生。中央政府多次指明香港房價是一個大的風險,這幫人帶頭來阻止行動。他們反對中央,就是擔心中央反覆強調的要照顧社會公平的建議。想一想,大陸的平均收入水平比香港低得多吧,現在每個農村老者都有近1000元人民幣的補貼呢,而且農村住房雖然質量不太高,起碼每個人都平均20多30多平方米吧(不是香港人習慣的平方尺喲,1平方米等於10.18平方尺,簡單點就是放大10倍)。起碼吃蔬菜吃水果基本不花錢。這麼一比,香港人真的是太苦了(再一次重傷他們高大陸人一等的自信心了)。所以現在必須要強調社會公平對香港的重要性。這其實就是合理非這幫人所害怕的。他們事實上是在這20多年裡賺到了利益的人,他們代表着他們的主人壟斷資本家點據話語陣地,利用香港人多年來沉澱下來的對共產主義對社會主義的偏見性恐懼,操縱基層民意,不讓中央介入話論權,不讓基層民眾了解真實的大陸(可惜的是香港大多數青年人以為他們是自由地獲取信息,開放地看世界的),從而阻止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要想約束資本的任何企圖,從而賺更多--白話就是剝削基層更多(這就是我去蘋果日報的FACEBOOK去發言不到10分鐘,他們就把我禁言了的原因)。

我現在不想去討論為什麼合理非那一幫人為什麼有號召力,為什麼能撬動時局的事了。我只想講一個科目:降低香港的基尼指數,降低貧富差距,改善底層的生存壓力。

降低香港基尼係數,從冷靜(或者冷血)的層面講,起碼有3條路。(不要問我為什麼冷血了,因為我的熱血已經在我關心香港的5年6年里消耗光了,自覺得不值得再熱血地罵他們了)。

1. 最容易被香港人接受的路就是走美國和加拿大的步進制稅收道路了,因為他們心理上容易接受白人的體系。不用管這個體系是不是沉苛日重,也不用管這個體系對於一個沒有製造業的區域合不合用,緊急情況先撈一個救生圈再說以後的事吧,反正路都要他們自己同意才行。

2.擁抱大陸,部分引入大陸的社會資本主義(或者叫國家資本主義,更難聽點叫威權資本主義)。相比被第一條嚇出尿來,這一條應該更容易被合理非這一幫人擁護,從而在輿論上少受些阻擋,反正攬炒幫也是容易被合理非幫的輿論引導的。這一條的好處是容易引入容易實驗與改造,從長遠看最適用於香港。但是前提是要拿出前面一條來嚇他們,要造勢來引起全港大討論,也才有機會實現。

3.中央政府不要管,由攬炒幫和西方資本來實施對香港的改造。(過程不用我講了,只要中央政府不介入,結果自然就到了)。這個方案表面上看好像有點冷酷,但是從長遠來講,卻是對整個中國(不單單指中央政府,也不單單指對大陸,也包括對整個國家的一統性,整合性,長治久安性)都是最佳選擇。至少中央政府的預案中應該有應對這一可能的方案吧。

唉!雖然我也寫了標題,也有寫幾種結果的心思,但是我覺得還是不要再講了為好。我覺得我已經罵了香港罵得不少了,方式雖然不對,但是如果我罵了都沒有聽進去,我一個不知名的小人物,心平氣和地寫幾個字,又有誰看呢?香港人真的要學習政治了,要從英國人那裡學習(你們心理容易接受),更要從大陸的政治家那裡學習(可能對你們要求高了點,但是如果你自認為是精英,這是必修課的。如果你們有一小部分人,甚至一大部分人,再甚至全體人,在中國戰勝美國的競爭中立下功勞,而不是對國家挖坑,那就是你們在歷史上立下的功績了,你們也會在中國的傳記歷史上被記錄為英雄--唉,我還是又熱血了)。同時再是去看看我從2014年起就開始罵你們的文章吧,你們也可以罵回我呀,這樣大家都進步了。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