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中国恢复从加拿大进口肉类

2019-11-13 08:25

就在加拿大联邦选举结束不久、新内阁尚未组成的微妙时刻,11月5日,加拿大方面率先传出消息:中国政府取消了对加拿大猪肉和牛肉长达数月的进口禁令。

6月25日中国以从加拿大肉类产品中查到瘦肉精等饲料添加剂残留超标为由,暂停从加拿大进口肉类。对此,当时正陷入自孟晚舟事件以来“政治亢奋状态”的加拿大联邦政府和一些朝野知名人士,普遍将之解读为“中国为解决孟晚舟事件而进行的又一次政治施压”,并纷纷呼吁加拿大联邦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及其政府“将肉类问题和孟晚舟事件及加拿大公民康明凯(Michael Kovrig)、斯帕沃(Michael Spavor)在华被控损害中国国家安全案一揽子解决”、“联络全球盟友集体向中国施压”。前任驻华大使赵朴(Guy Saint-Jacques)就是这一论点的代表人物。

但在一片喧嚣中也不乏冷静的声音。

加拿大肉类委员会(CMC)、加拿大猪肉商联合会(CPC)这两个和肉类供销直接挂钩的行业组织,从一开始就反复呼吁“就事论事”。他们指出,此次突如其来的“猪肉危机”,固然有政治因素干扰和两国关系全面冷却的大背景因素,但最根本的症结却是“技术性”的。

这些专业机构指出,由于饲养和宰杀方式和中国大相径庭,北美猪肉普遍含有俗称“瘦肉精”的莱克多巴胺成分,这种成分在加拿大是合法的饲料添加剂,而在中国则已被列入限制成分,“瘦肉精超标”问题在此次进口禁令危机爆发前就多次困扰加中肉类贸易,只是此次中国海关发现,一些加拿大出口商居然伪造兽医健康证明,试图蒙混过关。上述因素加上“大背景”的“不友好”,才导致“猪肉危机”的适时大爆发。

中国是加拿大第二大猪肉产品市场,也是加拿大牛肉的第五大出口目的地,加拿大猪肉生产量约20%供应中国市场。据CMC统计,2018年加拿大对华出口猪肉总价值高达5亿加元,如果没有禁令,原本预计2019年出口逾10亿加元,突如其来的禁令给加拿大方面造成严重损失(9月CMC评估认为,中国暂停进口加拿大猪肉的行为,给加拿大造成约近1亿加元的财政损失,最近的评估则将损失值加至3-5亿加元)。加拿大人口最多的省份——安大略省农业厅此前表示,由于去年的“大好形势”,该省养殖户大量增产生猪和猪肉,骤然而至的禁令导致养殖户们措手不及,已经生产的猪肉、牛肉几乎塞满了该省的冷冻仓库。安大略省有约5.5万个工作岗位依赖养猪业,约6.3万个工作岗位依赖养牛业,在如此严峻形势下,省农业厅曾尝试“多元化市场”,今年10月,安省贸易代表团访问了日本和韩国,希望打开这两个国家的肉类出口市场,期间和100多家企业组织了40多次活动,“极大提高了安省肉类的知名度”,但显而易见的是,这些“吞吐量”有限、限制条件并不亚于中国市场的亚洲市场,远不能填补中国市场缺失的空白。正因如此,安大略和其它农业大省一直向加拿大联邦政府施加压力,要求“尽力设法解决问题”。

加拿大新任驻华大使、著名知华派人物鲍达民(Dominic Barton)的上任让问题峰回路转:CMC负责人怀特(Chris White)称“虽不知道具体斡旋细节,但个人认为解禁主要因素有三”,即“新任加拿大驻华大使的有效努力,加拿大食品检验局(CFIA)在技术层面解决了中方担心,以及CMC的积极作为”。加拿大《环球邮报》援引一位知情加拿大政府高级官员称,一些加拿大评论家对新任驻华大使鲍达民的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在大使空缺8个月后,鲍达民的就任极大缓和了两国间的关系。这位官员称,加拿大食品检验局向中国海关官员提供了一份详细整改方案,这份方案足以确保不再发生假冒出口证明的问题,中方显然认为,这一承诺足以让他们见好就收,体面结束对加拿大猪肉和牛肉进口的禁令,毕竟当初禁令颁布的理由就是这些技术性问题。

对于禁令的解除,绝大多数加拿大各界人士均认为“是双方相向而行的结果”。联邦农业部长毕博(Marie-Claude Bibeau)和联邦商业部长卡尔(Jim Carr)发布一份联合声明,称“我们知道中国市场对加拿大农民家庭和就业者的重要性,感谢加拿大肉类委员会、猪肉委员会、加拿大养殖户、劳工和省代表的持续努力和参与”,表示将在未来几周内持续努力,确保对华猪肉、牛肉出口恢复顺利;CMC和CFIA表示,未来将密切跟踪出口情况,以确保不再发生质检纠纷,“中加长期贸易关系对双方都非常重要,这对两国而言都是重要的一步”;安省农业厅长哈德曼(Ernie Hardeman)也称,对中国解除禁令感到“十分高兴”,并认为这是双方“相互沟通的结果”。就连尚为如何组建一个少数内阁焦头烂额的杜鲁多,也拨冗赞了句“好消息”。

当然总会有人持有另类想法——比如前面提到的前任加拿大驻华大使赵朴。这位自诩的“知华强硬派”对欧洲媒体表示,中国因非洲猪瘟等问题出现猪肉供应缺口,“不得不对加拿大方面的压力让步,否则他们就会爆发更大规模的猪肉短缺”,言下之意,加拿大应该继续施压,迫使中国就范。

对此绝大多数观察家不以为然。前述对《环球邮报》提供消息的联邦政府高级官员指出,加拿大猪肉出口量并不足以填补中国猪肉缺口,“非洲猪瘟”等因素的确对中国取消禁令有一些影响,但“充其量只能说,中国希望促进猪肉来源多元化,以免对美国肉源产生过多依赖性”。更多有识之士则指出,加中间还存在诸如油菜籽禁令等一系列问题,这其中许多“至少在台面上看是技术性分歧”,效仿“猪肉危机”的“就事论事、相向而行、坦诚友好”解决模式,事态就会向好的方向发展,如果动辄“上纲上线”、“眉毛胡子一把抓”,只能人为将原本就已经很浑的水搅得更浑。

(本文首发作者多维客专栏)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