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奇人林纾与被新文化运动埋葬的文言小说

2019-11-08 04:08

在中国近现代史上,林纾可谓一个奇人。他有极其浓厚的忠君思想,他自己就以封建卫道者自居。清朝灭亡后,他就成了封建遗老,竭力维护那个逝去的朝代与文化,就像王国维一样。史载他曾前后十次去拜谒德宗崇陵,每至陵前,必伏地失声痛哭,引得守陵的卫士们惊愕相顾,不知所措。他给学生上课,要求学生爱国忠君,爱传统,爱古文。常常声泪俱下,声色迥异,使学生惊悚不安,侧目而视。

林纾(1852~1924年),字琴南,别署冷红生,晚称蠡叟、六桥补柳翁、春觉斋主人等。近代文学家、翻译家。福建闽县(今福州市)人。他自幼喜欢读书,少孤,五岁时在一家私塾当旁听生,受私塾老师的影响,深爱中国传统文化。由于家境贫寒,身逢乱世,他不得不终日为生计奔波。闲暇时他也不忘苦读诗书。林纾于1882年参加科举考试,高中举人。之后,林纾虽屡次参加进士科考,却屡次铩羽而归,遂有"七上春官,屡试屡败"之谈。此后他便绝意于仕途,专心致力于文学翻译和创作。

1897年,林纾经友人王寿昌口述,以文言形式翻译了法国小说家小仲马的《巴黎茶花女遗事》。一时间誉满闽中,洛阳纸贵。林纾涉足翻译是极为偶然的,时逢其母去世,妻子病故,林纾悲痛苦闷,郁极一时,在好友魏翰、王寿昌等的劝说下,林纾开始与好友一起翻译西方文学作品。钱钟书先生在《林纾的翻译》一文中说:"林纾四十四五岁,在逛石鼓山的船上,开始翻译,他不断译书,直到逝世,共译一百七十余种作品。"现存《林纾翻译作品全目》编目计有一百六十四种。

林纾自己不懂外文,无法阅读外文原版作品,完全是由别人口述原文,翻译了不少西方文学名著。如《伊索寓言》(1903年)、《黑奴吁天录》(即《汤姆叔叔的小屋》。1905年)、《鲁滨孙飘流记》(1905年)、《海外轩渠录》(即《格理弗游记》。1906年)、《块肉余生录》(即《大卫o科波菲尔》。1908年)、《魔侠传》(即《唐吉诃德》。1922年)等。林纾翻译作品涉及英国、法国、美国、挪威、瑞士、希腊、西班牙等,甚至还包括俄国的作家列夫o托尔斯泰的作品。林纾的这些翻译作品大多是最早传入中国的西方文学作品,他不仅向中国读者介绍了西方的文化,也传播了近代西方的自由、民主精神和现代意识。

林纾的翻译多以意译为主,且又以文言文写出,语言文字表达简洁明了,加之林纾有极为丰厚的传统文化底蕴,他的翻译往往能拨冗去陈,删繁就简。周作人曾评价所:"他介绍外国文学,虽然用了班、马的古文,其努力与成绩绝不在任何人之下。……老实说,我们几乎都因了林译才知道外国有小说,引起一点对于外国文学的兴味,我个人还曾经很模仿过他的译文。" 亚瑟o威利评论说:"狄更斯……所有过度的经营、过分的夸张和不自禁的饶舌,(在林译里)都消失了。幽默仍在,不过被简洁的文体改变了。狄更斯由于过度繁冗所损坏的每一地方,林纾都从容地、适当地补救过来。"  

其次林纾的翻译速度极快,他自己曾经形容"耳受手追,声已笔止"。这也就使他的翻译文字多有误译、漏译和增补。对此,林纾自己也心知肚明:"鄙人不审西文,但能笔达,即有讹错,均出不知。" 他甚至将许多剧本译成了小说。郑振铎曾说:"如莎士比亚的剧本《亨利第四》、《雷差得纪》、《亨利第六》、《凯撒遗事》以及易卜生的《群鬼》(《梅孽》),都是被他译得变成了另外一部书了。" 

林译小说风行天下,而林纾的文言小说创作,则始于辛亥之后。其中长篇小说共计五种:《剑腥录》(又名《京华碧血录》)、《金陵秋》、《劫外昙花》、《冤海灵光》、《巾帼阳秋》(后易名为《官场新现形记》)。真正能代表林纾长篇小说成就和特点的,是被后人称为"时事小说"的《京华碧血录》、《金陵秋》和《官场新现形记》。这三部小说反映了自"戊戌变法"至"袁氏称帝"这一段中国近代史上所有重大的历史事件。三部小说,以爱情为纬,以国事为经,前后相连,首尾贯通。而且林纾的小说带有强烈的谴责性和批判性。立宪派人的思想和遗老的立场,决定了林纾的立场和态度。在《京华》中,他把八国联军入侵之前的义和团描绘成一群愚昧无识的群氓,把八国联军入侵后的义和团描绘成拦路抢劫的盗匪,而对反对义和团的诸大臣则极力颂扬。

林纾的短篇小说也有五种,即《践卓翁短篇小说》、《技击余闻》、《铁笛亭琐记》、《畏庐笔记》、《蠡叟丛谈》。内容上,或者谈孤说鬼,语灵志怪,或者转录见闻,编造趣谈,或者宣扬忠孝节义等封建思想意识。部分小说比较客观地揭露了晚清吏治的腐败和社会的黑暗。此外林纾还写了不少言情小说,虽有一定的反封建意义,但总起来看则较多表现出遗老的颓唐、无聊、陈腐和守旧。

五四新文化运动兴起后,林纾的思想渐趋保守、反动,成为五四新文化运动最早的反对者。当然五四新文化运动,作为传统文化向现代文化的转折点,必然会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遭到旧势力的反对。1917年胡适和陈独秀先后发表了《文学改良刍议》和《文学革命论》,高举起文学革命的大旗。林纾则站在封建复古主义的立场上,维护旧礼教、旧文学和文言文。他先是聚集了几个封建复古主义的遗老,在北大创办《国故》,提倡"整理国故"、"保存国粹",后是创作了《荆生》和《妖梦》两篇文言短篇小说,影射新文化运动的发难者胡适和陈独秀等人,还想借北洋军阀之手,镇压新文化运动,彻底沦落为封建复古主义的卫道士。鲁迅先生对林纾等"国粹"家们也给予了无情的嘲讽和鞭笞,明确指出,林纾等是在"保存国粹"的名义下,维护旧礼教和文言文,反对一切社会改革和进步。

在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巨匠们的口诛笔伐之下,作为封建复古主义的代表者林纾,于一九二四年一命呜呼,去陪葬他一世效忠封建王朝了。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