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脸识别第一案 打听隐私者从古至今都很理直气壮

2019-11-07 08:19

虽然在当今中国关于人脸识别技术的舆论谴责早已不是新鲜事,但人脸识别技术被告上法庭的情况却很罕见。

近日一名叫郭兵的法学教授将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告上法庭,目前该案件被称作可能是司法领域中“中国人脸识别第一案”,掀起中国社会舆论关于信息入侵个人隐私话题的广泛讨论。该案件的起因是该动物园以方便游客快速检票入园、避免排队拥堵为由,将门口经常卡顿的指纹识别检票闸门换成了人脸识别验票系统,郭兵教授在向动物园抗议人脸识别检票方式无果后将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告上了法庭,11月1日,杭州市富阳区人民法院正式决定立案受理这起案件。

对此,作为被告的动物园一方认为郭兵教授是个另类,理由是被告知人脸识别验票方式的好处后,个别持异议的游客也都同意了。言下之意为:游客可以用脸部信息交换便捷服务,何况其他人也都愿意这样的交换。如此回应,像极了去年3月中国百度CEO李彦宏在中国高层发展论坛上的发言:“我想中国人可以更加开放,对隐私问题没有那么敏感,如果他们愿意用隐私交换便捷性,很多情况下他们是愿意的,那我们就可以用数据做一些事情……”。

没错,在当今信息社会人们用隐私交换便捷性的情况并不少见,虽然那是人们经过选择后的结果,但并不代表那种选择是自愿的,这种所谓的“自愿”往往是外界客观环境促成的结果,比如身处当今信息化社会,绝大多数网站和APP都有隐私政策,如果用户不同意就无法使用,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上网不用手机,如果你愿意日益与世隔绝的话。这种非要把人们经历过不那么美好的遭遇说成是“自愿”,是在赞美受虐倾向呢?还是在为制造这一切外在压力的始作俑者们开脱?

所以与其说中国人对隐私问题不敏感,不如说确实存在中国人的隐私没有得到很好保护的现实,但被侵犯隐私的人们很难说是自愿去暴露自己隐私的。相反,中国自古以来并不缺乏呼吁不窥探他人隐私的声音。

中国素来有礼仪之邦的美誉,礼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而作为规范人伦秩序的各种礼教中就有关于保护隐私的具体内容,比如大量记载了包括称谓、辞令、服饰、家教、尊老、丧祭、教化、礼俗等礼文化的儒家经典《礼记》中,就曾提到尊重他人隐私的具体礼仪规范。

有“户外有二履,言闻则入,言不闻则不入。”大意是说在进屋前如果看到门口有两双鞋,如果听不到声音就不要进去,因为屋里人也许在谈论机密隐私。除此之外,进门前还要让询问屋里有谁,让屋里人听到自己的声音早做准备,以免撞到他人隐私,即“户外有二履,言闻则入,言不闻则不入”。

据《韩诗外传》记载,儒家“亚圣”孟子因为没有做到这些,在进门后看到了妻子坐姿随意后,对妻子这样的仪态非常不满随即提出要休妻。孟子休妻的要求并没有得到孟母的支持,反而遭到了母亲的批评。而孟母引用的就是《礼记》中的这句“将上堂,声必扬。将入户,视必下”,责备孟子在进入妻子独居的房间时没打招呼,以致于妻子无暇提前准备被看到隐私,所以不是妻子无礼,而是孟子无礼。

可见在中国古代就有保护隐私的观念,中国进入现代社会之后,作为一项具体人格权的隐私权也越来越受到重视,再加上由于人口大规模流动,在陌生人社会逐渐解构熟人社会的背景下,个人隐私的泄露后面临越来越多的风险,中国人保护隐私的观念愈发强烈。较为典型的表现有,居住在单元楼里的邻里之间再也难现“远亲不如近邻”的温情脉脉,取而代之的是“老死不相往来”的点头之交,近在咫尺的两户人居住好几年可能都不知道对方姓甚名谁。

遗憾的是,虽然中国人自古以来并没有像李彦宏说的那样爱自愿暴露隐私,但爱打听他人隐私的人自古以来都非常理直气壮。今人的理直气壮有像前面提到的如杭州野生动物园方、李彦宏之辈,他们将打听他人隐私理直气壮地解释为:打听你的隐私是为了让你享受我们便捷的服务,而且在铺天盖地都是我们的服务、你没有更好选择的情况下,出卖隐私是你自愿的。

相较而言,古人打听隐私的理直气壮是从对“私”的定义开始的。在中国传统群体主义价值观的导向下,“大公无私”甚至“崇公抑私”的理念为传统中国社会的各个阶层所认同。作为“私”理念的具体表现形式之“隐私”,往往被贴上了“不可告人”甚至“见不得人”的标签。

相应的,在中国传统文化语境中“没有隐私”被定义为圣贤行事光明磊落的象征,比如中国唐宋八大家之一欧阳修曾写过一幅对联,“书有未曾经我读,事无不可对人言”,大意是说自己平生做人坦荡,可能有没读过的书,但绝对没有不可告人的事,所谓“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如此将隐私之不愿公开的特点,同光明磊落的人格光辉对立起来,无疑给“隐私”蒙上了一层贬义的色彩,这也是古人打听隐私的一般操作逻辑。

好打听他人隐私者理直气壮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种理直气壮背后自古至今都有现实支撑。

古人打听他人隐私的现实支持在于:传统的熟人社会结构。中国是个农业立国的国家,几千年来中国封建社会的经济基础是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自然经济“靠天吃饭”的特点需要基于地缘、血缘关系基础的人们相互之间协作,共同克服恶劣的自然条件。长此以往这种生产方式加固了基于血缘和地缘关系上的人伦关系,形成熟人社会,其中集体主义起着社会凝聚力的主导作用。

在这种牢固的伦理关系中,每个人并非原子式的独立个体,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依赖、彼此粘连着,所以个人隐私空间相当有限。在这样一个熟人社会中,个人隐私内容往往成为人们日常交流情感的话题,至今依然影响着中国人的交往方式,比如人们见了面往往会问候彼此“多大了?”“结婚没?”“收入怎么样?”“去哪里?”“吃饭没?”……

虽然现在中国已进入现代陌生人社会,但好打听他人隐私者依然很理直气壮,他们的底气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当今大数据时代五花八门的信息采集方式:浏览信息会留下数据痕迹,消费者享受各种电商服务需要留下姓名、联系方式,使用下载手机软件会被过度索取与软件自身功能无关的权限及用户个人信息,商家之间贩卖消费者隐私的行为早已产业化……然而面对信息技术对个人隐私的不断入侵,至今仍无有效的法律手段来管控,《个人信息保护法》目前仍在制定中。

在中国古代的物种进化思想里,有没有“隐私”被视为文明人与野蛮人以及金刚等野兽最明显的区别。进入现代社会,伴随个人主义逐渐深入人心,是否尊重隐私也成为衡量一个社会文明程度的重要标志之一。对此曾有学者表达过相似的观点,大意为:当中国人开始关心自身的生活品质、关心社会发展,而非亲戚家和明星家里的被窝里、床底下、茶几上的那点事儿,中国人民就算是有了一个巨大的进步、中国就真正步入了现代文明社会……

相信那一天终究会到来。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