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国云南扶贫干部大骂贫困户说起

2019-11-06 02:25

近日,一位云南扶贫干部怒骂“装睡的贫困户”视频意外走红网络。在视频中,这位扶贫女干部痛斥当地“没有任何一家想脱贫的样子,每家进去就是房子不修理,路不修理,房子漏雨嘴巴张开就叫”,指出“幸福不是张嘴要就要来的”。

尽管对这位女干部的愤怒,有些人认为“过激”、“方法不当”,但即便这些人也大多承认,她“所反映的问题的确存在”,而更多普通网民则对这番言论大加“点赞”,指出“她说出了我们想说却不敢、不会说的心里话”。

由于许多朋友都知道我祖上要过饭,本人参加工作后又扶过贫,认为我“一定有话要说”,因此连日来纷纷问我“你怎么看”。

毕竟这是个网络流传的视频,对其背景和“上下文”所知有限,我想暂且跳开事件本身,从我自己的故乡说起。

我的家族从明太祖朱元璋时代起,就居住在全国著名的贫困多灾地区——安徽泗县,这是个大雨大灾、小雨小灾、无雨旱灾的贫瘠地方,当地人祖祖辈辈把外出流浪讨饭当作一种职业。

不过讨饭归讨饭,当地不少讲究一些的家族,却有各自立下的讨饭“家规”。我家祖上是跟随明太祖起义、后封为世袭小军官的明代“卫所长”,高祖父则在咸丰、同治年间的剿捻之役参加创办团练,立下战功,得过二品副将的虚衔。但这种俗称“太平消”的虚衔,可以为立功者赚得一定地方声望,却无法改变其家庭财政状况。我高祖父空有“二品顶子”,却不过从雇农(没自己的地,要给地主家干活)“升格”为贫农(有了6亩盐碱地),这样的“地方名人”,到了但灾年一样要出去逃荒要饭,不过要饭归要饭,却留下一句“只许讨饭,不许讨钱”的祖训,讨过饭没关系,但如果讨饭时伸手讨过钱,就会被逐出家族,死后不能进祖坟地。

这个“讨饭不讨钱”的规矩,当地许多祖上有过功名或一定身份的家族都有,之所以如此,老辈们说,是因为“讨饭是救饥,讨钱就是养懒人”,讨饭充饥是为了免于饿死,不能当成一种生计,讨饭者还是会努力去做工,去考试,去拼更好的活路,一旦伸手要钱,就会对“日子主”(对给钱者的称呼)产生依赖情绪,“赖上了,这个人也就没救了”,因为“什么也没有伸手钱来得轻巧”。

虽然我的祖先没有说出“救急不救穷”这句话,但意思就是这么个意思:人都有遭遇急情和困难的时候,这时候拉他一把,他就可能脱困,并从此自立自强,走上新的人生道路;但如果此人一直贫穷,且把贫穷当成一种职业前提,依靠甚至炫耀这种贫穷来谋求自己一份轻松、简单的生计,那么他就会像一个吸毒者那样沉湎其中,不能自拔,此时给他金钱帮助,就如同给瘾君子提供免费毒品一样的效果。

对于那些尚能振作的贫困求帮者,古人早已总结了一个最好的救济办法——以工代赈,即给予劳动机会,帮助其自食其力,而直接给钱的结果,就变成“只赈不工”,最终为这个社会增添无数有活不干、有工不做的寄生虫,这既拖累了其他勤劳的普通人,对求帮者本身也没有任何好处。

我的家族后来移居江苏南京和安徽蚌埠,参加了革命工作,并且靠自己走上了新的生活道路,从那时到今天,我们家也有了新的家训:对讨饭者给饭,甚至可以请他吃饭,但不给钱,一分也不给。

回到“大骂贫困户”的话题上。从自己的“家史”我得出一个浅见:“越扶越贫”总体上还是个方法问题,“不帮可气之人”说到底也还是一句气话,贫还是要扶的,但老路不能这么一直事倍功半地走下去——“救急不救穷”只是第一步,扭转扶贫战略思路,树立“以工代赈”、“劳动脱贫”的方略、模板,将宝贵资源向这个方向倾斜,才是最根本的出路。

(本文首发作者多维客专栏)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