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長亭,迷遠道,亂碧萋萋,堪怨王孫

2019-11-04 02:21

《大國博奕煽野火,它燒的盡嗎?》

一個放學回家的兒子,急於上桌享用晚餐,嚐到桌上放的菜餚時,對著仍在做飯的母親親說:「媽,這道菜你煮的太鹹了。」媽媽回應說:「那麼你多等20分鐘以後再吃吧!」兒子狐疑問:「為什麼?」媽媽說:「因為時間會沖淡一切」。(你也許會覺得這是個非常冷的笑話,很難令人莞爾一笑,但是把笑話往深處想,它有一定的道理。必須提醒你的是,如果能像筆者一樣理解,即意謂著,我們都曾被歲月的刻刀,在心底留下過不少痕跡,只是心靈反而被空虛了,失去了想像力。)

總統川普27日上午在白宮發表電視講話,宣布「伊斯蘭國」首領(Abu Bake al Baghdadi)在美軍突襲中身亡,並強調為免洩露風聲,自己未有預先通知國會。總統同時也稱,「俄羅斯和美國一樣討厭伊斯蘭國,因此他派遣戰鬥直升機往敍利亞北部施襲前,曾經預先通知俄羅斯,但克里姆林宮不知行動細節,只知美軍會飛越部份俄控制的地區,且俄方也回應謝謝通知。」

雖然川普解釋只透露給少數人知道突襲行動,而且都是共和黨議員,包括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Richard Burr)及司法委員會主席(Lindsey Graham),並稱此二位是「偉大的正人君子」,兩人都同意此次行動。當記者問川普,衆議院議長佩洛西是否知情?他竟斬釘截鐵地回應沒有,並說:「我想確保這次行動保密,不想突擊行動損兵折將,因為華府像洩露機器風險前所未見。」(川普把矛頭直指佩洛西,但他卻忘了,美國憲法規定,當總統、副總統有難,衆議長是第三順位的接班人,川普這席話肯定又會引起風波。)

做為美籍華裔又是理性的民主黨人,我們一直支持川普的移民政策,唯一疑慮的,就是川普的「通俄門」調查。沒有證據顯示普京在2016年美國大選時曾出手干預,可是和一般主流社會的人一樣,不是完全釋疑,尤其是最近美國從敍利亞撤兵,表面上是調停土耳其軍隊濫殺庫爾族人,實際上達成和平協議的是俄羅斯和土耳其,美國將敍利亞大片土地讓給了俄國和被其操控的敍利亞政府。(那此次美國在俄控制區獵殺IS的首領,會不會是普京對川普的回饋呢?)

我們常在沉思中靜想,今天時局混亂的美國,做為一位有良知、良能的公民不容易,特別是做為華人又具有民主黨的身份,在心靈上很難獲得恬靜,讓雜亂的情緒安歇。佛陀旁邊曾有一位面帶寬容的「阿難尊者」,號稱「多聞第一」,記憶力超乎常人,2400年前,佛陀入滅後,並無留下任何佛經文字,全賴他把佛陀以往的演講,一言一語都謹抄錄下來,所以佛經中的首開段落,常可見「如是我聞」,「我」即指阿難尊者。(這些年我們在寫政論文時,完全跳脫黨派的束縳,就是希望能如是我聞,把更正確的訊息提供華人參考,唯一不同的是,渺小的自己差「阿難尊者」十萬八千里。)

話再回過頭來說,過去冷戰時期,前蘇聯深陷於阿富汗戰場,美國也訓練培植了「賓拉登」,最後美國也付出慘痛的代價,才將賓拉登消滅於天地之間。美國發動了解放伊拉克戰爭,使今天壯大的伊朗成為美國的心頭之患,(Abu Bake al Boghdadi)成立了IS危害了世界好多年,就是拜解放伊拉克戰爭。而今天的中東、美俄一次又一次的在他國領土上暗中較勁,從戰略上可以說是為了能源,有誰想過對可憐天下蒼生的負面影響呢?

「六韜」、「孫子」、「吳子」、「司馬法」等四部兵書的作者,在歷史上都出自齊魯大地,而齊魯文化有一個特徵,那就是反對戰爭、愛好和平。戰爭與和平是一個既對立又統一的政治範疇,嚮往和平,反對戰爭是人類共同的願望。甚至孫武的軍事思想中,他強調「全勝」,即不戰而屈人之兵,形勢可以由戰向「不戰」轉化,可見和平思想也佔有一定的地位。

幾十年來,如果世人能多往深處去想,恐怖主義的猖狂,有很多原因都出在大國打第三地戰爭所導致,「以我之大私為天下之大公」,最後演變成「天下之大害」。最近我們常喜歡在朋友的短信交談中自稱「老朽」,不是依老賣老,其實是隨著年紀的增長,在思考問題上更成熟一些,當在提筆疾振之時,越來越會使用廣角鏡來看這個世界,從境界上而言,也許不能盡如人意,但希望能維持不卑不亢。

 

 

《美中關係「和緩」是全球之福》

十月初帶領FCBA的兄姊中國大陸之旅,行前有友人提醒,難道不怕被戴帽子「惡意中傷」嗎?坦白說,網絡的以訛傳訛,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口語的抹黑已成了華人社會的家常便飯,稍有立場不同即可能被撕裂,排山倒海的襲來,懼無可懼。做為入籍的美籍華人,我們出門代表的是美國公民,只因美中貿易衝突,太多的負面消息傳出,「物極必反」我們擔心的是,如果真像傳言,美中有可能在敏感地區擦槍走火,此乃天下之大不幸也。

戰爭有三種勝利,不戰服人的「道勝」,威懾屈人的「威勝」,戰場交鋒的「力勝」,對現在國際情勢而言,這三種都不適合發生在美中兩大國之間。況且兩國又背負著穩定全球經濟的責任,不僅僅是這樣,從生活指數上,美中兩國人民的民生樂利均於水平線上,且正在往上提升,找不到置人民於不顧,睹一把大的理由。莫名奇妙的碰撞,那怕是在第三方發生的代理戰爭,都將得不償失。

雖然我們走的都是二、三線城市,反而體會的更貼切,親眼所見都是接地氣的百姓,而不是充滿浮誇的一線城市。就拿威海來說,實際人口只有二百多萬,現居於此的人口卻將近五百萬,而這個現象,目前在中國一般有前景的城市,己成為普遍現象。做為地方政府,他們就必須盡所能去創造機會,才能使城市居住者生活安定,拓展很多不同的領域發展,是地方領導幹部的責任。中國中央這些年的肅貪,每個地方都在遵守八項規定,可喜的是,我們聽到他們說:「只要具有公心,該做的我們仍會大膽嚐試。」

講到反貪,對擁有14億人口的中國而言,是絕對要去嚴肅對待的部份,也是我們這些年在海外,最為支持的。主要的原因是我們看到了印度的腐敗,使他們的軍工業荒腔走板,如印度唯一的飛機製造公司,印度斯坦航空有限公司,就以高事故率「聞名於世」,組裝或維修過的飛機頗多墜毀。僅1994年至2004年,該公司組裝(米格-21)2架,大修8架,其中竟有8架墜毀,其他的我們於此不贅述,反正印度軍工業積重難返,問題根深蒂固。(做為華人當然希望和印度同為人口大國的中國,能從貪腐的問題上徹底改革。)

在坐飛機從北京回紐約的路上,我們不斷的反覆思量,倘若今天中國政府沒有辦法去養活、養好那14億人口,對全世界而言,都會是一場災難,更何況今天,中國不只是成為經濟上的大國,也在盡該盡的責任。美國和中國的國情不同,政策面更是南轅北轍,相互理解對方,不為別的,只為天下蒼生。(回美後,那天在黨部,不少主流民代問我中國之行的觀感,我們實事求是的告訴所見所聞,強調中國在貿易戰開打後,並不像川普說的那麼糟,且仍能承受,只是為了未來發展,大部份人都不願與美繼續交惡,聽完後每個人都點頭。)

這幾天劉鶴應約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西澤、財長努欽通電話,確認部份文本的技術性磋商基本完成,雙方同意妥善解決各自核心問題。川普總統25日在白宮稱,「我們做得很好,進展順利,許多與中國有關的美好事情正在發生。」

原本計劃下月中旬到智利出席APEC峰會期間,將會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簽署首階段貿易協議,現在因智利國內動亂突然取消APEC會議,但川普已肯定的表示,一定會在時間內如期簽約。

我們算是領悟到,國家與國家之間和人與人之間,並沒有太大的差異,遇到問題時,總希望對方理解,卻沒有先考慮到去理解對方。反而因認為不合理而感到憤怒,等稍停之後理解時,憤怒即被微笑取代。最讓我至今仍深感榮幸的是,當我私下問浙江商務廳盛秋平廳長:「你們商務廳不斷的為浙江拓展海外的市場,在面臨美中貿易戰上仍勇往直前,不怕有錯誤嗎?」他回答說:「老哥,我把個人的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裡。」(好樣的,我服了,但願中國官員皆如此)

今天的國際舞台上,各國就像在舞台上的角色一樣,各自走位沒有導演可以指導,如果真有那就是「上帝」。演員完全是憑直覺自發的發揮,感覺不舒適時,明天再嘗試一個新的姿態,然而誰也離不開那個大舞台,避免戲演不下去,琢磨和研究之後,最後選擇只能是彼此「尊重」。FCBA我們早在十多年前就看到了這一點,所以做為入籍的美國公民,無論如何要先站好自己角色的位置,我們可以爭華人的「尊嚴」,但不能再去攪亂跟此主軸完全無關的事物。

這也是早在11年前,我們就全力配合轄區109分局「鬼節」向小朋友發糖的活動,因為愈來愈多來自國內的華人,他們合法、非法居留的都有,產生的問題也不少,為了確保治安的環境,除了鼓勵大家有事就報警,沒有更好的方法。把要糖活動放在勤務繁忙的警局內,就是想讓伴隨而來的華人家長,能看依法執行治安的警察,也有其非常親民的正面。10/31下午3時,伴隨一起來做活動,近10位商會的成員,就體會它的意義又看到親子間的笑容,肯定心中覺得「值得」也充滿喜悅。

 

 

《美國國會正式啟動對川普的彈劾調查》

國會衆議院投票表決對總統川普的彈劾調查,決議以232196獲得通過,呈現非常鮮明的黨派界線,民主黨有2人跑票之外,其餘全部投下贊成票,而共和黨議員全部投下反對票。此決議為彈劾調查制定了路線圖,將讓調查更加公開,但沒有對各階段下時間表,原本一直堅持認為無須舉行投票正式批准彈劾調查的民主黨議員,在共和黨人的要求下終於妥協投票。

「彈劾調查」並不是彈劾,對任期只剩一年多的川普而言,這個決議羞辱的成效多過於實際逼他下台,因此他的憤怒,也在情理之中。此前共和黨議員一致反對民主黨的決議,其中部份共和黨議員曾批評川普施壓烏克蘭對2016年美國大選受到干預和前副總統拜登進行調查,但沒有共和黨議員相信,川普犯下了可以彈劾的罪行。(早前有一些共和黨議員曾想出來與川普角逐明年黨內的初選,民主黨提的決議案,間接幫了川普一個大忙,至少現階段,共和黨除了團結,也只有團結。)

這次的彈劾週查,表面上看民主黨佔盡了上風,卻凸顯了當下美國政壇的嚴重黨派對立。彈劾調查對民主黨人來說仍然是高風險的賭注。從最新的民調顯示,微弱多數的民衆支持決議,認為應該對川普的行為加以審查,但支持對川普發起彈劾並將他免職的人卻比反對人少,而且目前我們看不到對川普基本盤的動搖。川普和白宮助理開始面對調查的現實,只是他們心中很清楚,最後演變成「彈劾」,在國會參議院不可能達到三分之二的票。

烏克蘭案其實已傷到了前副總統拜登,一些民主黨激進派的候選人,正以微小的差距趕過他,如果川普能順利代表共和黨明年再披戰袍,這就是一項喜訊。我們不想於此對民主黨左派人士的主張做太多著墨,就拿華裔總統參選人楊安澤來說,在跨族裔支持楊安澤的現象中,有一些人不在意楊安澤的族裔身分,而是對他的主張感到興趣,那就是個人每個月發1000元美金。另外一個令楊安澤得分的是,對民主黨不存在幻想的選民避開了敏感又厭惡的議題,因為他不是女人,也不是白人、黑人或拉丁裔。

一個國家最怕的是政治人物提倡「大福利」政策,尤其是美國體質上是一個資本主義的國家,如果每位國民都坐等政府發貼不事生產,國家肯定被掏空。更何況,今年93日結束的財年報告,聯邦政府的預算赤字達到9844億,比對上一年的7790億增加26%2019財年預算赤字佔國家生產經濟總值(GDP)4.6%,聯邦預算赤字從2009年至2012年曾達到一萬億,因為當時的歐巴馬政府要大量增加開支來應付2008年的金融危機。

因此除非發生重大不可預見的災難,否則美國的經濟表現將在明年選舉中起決定性的作用。以現在美國的失業率處於50年來最低水平,非裔和西語裔工人的失業率則是歷史最低水平,這一個事實,都對川普的連任產生有利的因素。這跟沃倫和桑得斯計劃引入大幅補貼、減稅、免除學生貸款等等福利政策,用通過強徵富有美國人的稅收來籌集資金成強烈對比,沃倫推全民健保需要20.5兆的資金,匪夷所思不知錢從何來?(做為華裔美人,我們只能每天高唱God Bless America)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