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百年 狼山喋血记

2019-10-25 04:20

1936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在即,在电影界,国防电影运动应运而生。是年11月,由著名导演费穆在左翼剧作家沈浮构思的“冷月狼烟录”基础上摄制完成的电影《狼山喋血记》,在当时社会上引起广泛关注,被后人视为国防电影的开山之作。

费穆,早期在电影界主要撰写影评,办电影杂志,翻译英文字幕和撰写说明书。 1932年任联华影业公司导演。拍摄影片以刻画人物的性格和特征见长。

沈浮,1933年进上海联华影业公司,编辑《联华画报》,编导过一些影片。编创话剧《重庆二十四小时》、《金玉满堂》、《万家灯火》等。

《狼山喋血记》是一部以寓言化的叙事方式表现抗日主题的影片,全片基本上没有任何起伏的情节设置。影片讲述了一个山区的村庄,忽然受到了狼的侵扰,接连有人被狼咬死。以猎人老张为代表的村民与茶馆老板赵二等村中保守代表,在对是否打狼的问题上争执不下。最后当狼群越来越大,甚至进村吃掉了孩子以后,大家群情激愤,团结起来上山围剿狼群。影片的故事情节简单,甚至可以说单薄,但由于寓意明确,抗日的民族主义激情贯穿始终,而得到广大观众和影评人的喜欢和肯定。

在谈到影片的创作时,导演费穆说到:“在我的初意,却企图写实--因为猎人打狼,原本寻常--虽然受了技术上的限制,不能完全用写实的手法,将其演出。”费穆发表于1936年《联华画报》复刊号上的这番言论,可谓煞费苦心,影片之所以用寓言的方式迂回表现抗日主题,与当时的政府审查机构刻意强调“去抗日化”的背景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1932年“一·二八”事变后,为了巩固与日本当年5月签署的《淞沪停战协定》,维护中日两国“友好关系”,6月份,由国民党中央宣传部对当时中国影都上海各电影公司发布通令,禁止拍摄“关于战争及含有革命性影片”,即便是纪录片,也不允许出现“抗日”字眼,“日军”必须改成“匪军”,以避免破坏“和平空气”。因此,在1936年出现的国防电影《狼山喋血记》,虽然实质上属于抗日电影,但影片中只有狼的形象而没有日军形象。这种情况直到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才得到改变。

尽管全片中未出现现实中的侵略者,但这部影片用寓言的方式有针对性地说明了反侵略的真理,这是通过对片中人物的心理和行为意识的表述来进行的。《狼山喋血记》中坚决打狼的老张和小玉、刘三妻子为代表的中间派、茶馆老板赵二代表逃避派这三种人物类型,基本上可以对应当时国内民众心态以及中国政治势力对待日本侵略者的政策走向,其现实性和象征性不言而喻。

整个影片的场景气氛也十分契合寓言的方式,让普通观众乐于接受。影片开始阶段用了一种舒缓的节奏和优美的画面来表现村民的和谐生活,李老爹给女儿讲述她的娘被狼吃掉的往事,是在一个夜朗星稀的宁静夜晚。而在狼群进犯是又是另一种紧张急迫的情形。结尾处村民集体出发打狼时采取了一种有力的严整的团队式画面。这也是全片最感动人的场景,表现力全民团结一心抗击侵略者的力量。就像影评人尘无为当时的报纸《大晚报·刊物》撰写的观后感中所说:“这力量,是有一个甚大的牺牲中诞生的。这是坚实的确定的力量。这力量的发挥,将摧毁一切困难和阻碍而达到预定的目的”。

影片上映后,收获了进步舆论的高度赞扬,李一等32位进步影评家联名在《民报》等媒体上推荐该片, “《狼山喋血记》是一个伟大的寓言,它把最深刻的生存的真理包含在一个极简单的乡下人打狼的故事中,它鼓舞着人民抗争,更鼓舞着团结,然后才能争得胜利”,“所以我们敢很诚意地把这张影片当作一张国防影片,一张内容充实而技巧成熟的影片,向我们的读者推荐!”

这部影片甚至被誉为“在中国电影史上开了一个新的纪元”,影片所以能够大获成功,在于当时只有知识分子阶层才具有时代视野的民族意识和国家观念,普通民众亟待在思想上得到启蒙,而该片培养了我国底层民众视角的现代意义上的民族国家观念。

客观来讲,《狼山喋血记》作为一部由左翼电影强行转型而来的国防电影,算不上杰出的电影作品。这部影片并非导演费穆擅长的清新隽永的表现手法。它只是费穆迫于左翼影片人的巨大压力而在艺术上做出的妥协,因为当时“左翼人士一方面热情赞扬费穆的艺术才华,另一方面又严厉批评他的思想错误,其目的是扶植和帮助他,希望他尽早成为一个激进的革命电影工作者”。这种过激的评论并未照顾到费穆的创作个性,其后果当然是“为创作而创作”,导致了影片出现口号化、概念化的弊端。

影片剧情的寓言表达方式也非其编剧沈浮的长项。沈浮写作剧本时一项注意细节和场景的刻画,在场景方面,他在对人物进行塑造时善于充分利用合理的戏剧化手段对情节进行表现,以达到十分煽情而又有力的艺术效果。而纵观《狼山喋血记》中的人物,性格过于扁平化,性格发展缺乏张力,这些都不符合沈浮一贯的创作感觉,而更多体现在一种时代的需要上。 此外,影片中尚无投降派或汉奸型角色的出现与定位描述,这些历史局限则在未来的国防影片中得到补充。

鲁迅曾说过:“有时为了国家和社会的整体利益,把艺术价值靠后放放,把现实的宣传价值摆在首位,不仅是必要的,而且是艺术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国难当前,《狼山喋血记》追求的正是现实的宣传价值,而非恒久的艺术价值。

 

参考文献:

1、《百年中国电影精选》第一卷早期中国电影(上) 陈景亮 邹建文主编

2、费穆:《<狼山喋血记>的制作》,《联华画报》,1936 年复刊号。

3、尘无:《<狼山喋血记>观后感》,《大晚报》"火炬",1936 年 11 月 22 日。

4、郦苏元《电影史上的费穆》 《当代电影》1997年第五期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读史

对历史的还原与重现,内容题材不限于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古代史、近代史、稗官野史及事件揭秘。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