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堂弟是香港“废青”,在里面蹲了48小时

2019-10-23 10:37

和我同根同源生的堂弟,在最近香港的暴力示威运动中被抓起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第一反应是“抓得好”!


第二反应是,为什么他会跑去支持港毒?


在早些年,刚刚改革开放的时候,叔叔婶婶趁着机会去香港生活并且拿到了永久居民证。堂弟虽然是香港户籍,但是他小学前都在跟我们一起生活。他们一家人,每逢过年过节都会回大陆跟我们相聚。堂弟完全了解大陆的繁荣,也清楚地知道大陆生活和香港生活的细节。堂弟在香港高中毕业以后就辍学打工,早早进入了社会。


为什么这样的人,会去示威?


在香港政府宣布停止修订新的引渡法案后,香港的年轻人们并没有停止他们的示威活动。

包括我堂弟在内的示威者们,他们到底想要什么?


冠冕堂皇的理由是“他们想要保护香港的未来。”


香港暴力的示威者都是15-30岁。甚者,还有从西方国家特意飞到香港加入示威游行的人。这些人大多数接受的都是西方体系里的教育,他们对整个中国都带着一种偏见的态度。


根源上的问题是中西方社会之间的矛盾,及资本主义对社会主义的无知。

人类最大的恐惧源于未知,他们对中国社会的无知,让西方恐惧,所以,他们会把中国的想法描绘到最坏。就像我们在害怕的时候,害怕的其实是最坏的情况。

因为无知,所以恐惧,所以诋毁。

那堂弟呢?他熟知大陆情况,却还是去了暴力示威。

他也是无知,所以盲从。

堂弟只有高中文化,其实他没有判断力。但因为他处于的社会群里和他们的教育体系都在告诉他:“大陆很恐怖,它会侵蚀香港”。



修订引渡法案的提出是导火索,背后根本的原因是社会和经济因素。


他们现在生存状态可以用香港前财政司司长梁锦松来描述“上楼无望、上流困难、上位无门”。很多港人把香港的社会和经济现状归咎于回归。但纵观香港近20,30年的发展,我们可以发现香港“缺席”的移动互联网科技的创业。其原因可以用一是市场规模太小,二是传统产业的成功包袱,三是房价太高,四是一种根深蒂固的思维定式——许多香港人从骨子里不相信中国人能做好高科技。

香港的社会阶层固化和社会的深层不公平,上大学是他们成为中产阶级的门票,那些没有上大学的年轻人们面临着无数个门槛和天花板。

 

德国的报纸评论说:香港最好的选择是“培育与内地之间和谐互助的关系”。


现在暴力游行的现实是,废青头头们反抗有钱收,废青们只有牢饭吃一碗。

听祖国妈妈的话,我们一起创造美好的未来吧。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生活

提供最实用的生活资讯,汇集衣食住行、两性情感、健康养生等内容,引导品质生活,传递智慧与乐趣。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