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乔家大院式的诗和远方不会在比美中变美

2019-10-18 05:45

被誉为“中国清代北方民居建筑史上明珠”的山西省乔家大院,继今年7月份被摘牌风波后,近日又因为该景区馆长被查再次引发舆论热议。

10月12日,中国山西省晋中市纪委监委发布消息称,乔家大院民俗博物馆原馆长王正前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当地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此举无疑回应了今年夏天乔家大院被摘掉5A级景区金字招牌并整改后,问责相关责任人的舆论关注焦点。

有不少网友调侃该馆长人如其名“王正前,应该叫王挣钱,从乔家大院挣了多少黑心钱”。在调查结果出来之前,民众针对该馆长的这番调侃自然不能当真。不过从该馆长在乔家大院的漫长任职履历来看,他不一定是传闻中“王挣钱”,但在他任职期间乔家大院确实有过“为钱所困”的现实。

  

据公开简历显示,从2002年王正前出任山西祁县乔家大院民俗博物馆馆长,那年乔家大院刚被评为4A级景区;之后乔家大院2011年申请5A级景区,三年后即2014年如愿被评为5A,这一系列向更高等级景区冲刺的操作均发生在王正前退休之前。而这条晋级之路也是目前中国其他地方景区在狂奔的路,之所以会出现这样一条拥挤的路,只因这条路的终点异常诱人。

一般来说,中国景区的门票价格与其等级呈正相关关系,在当下以“门票经济”为主流旅游模式的现实背景下,作为中国景区的最高等级5A,若谁有幸能拿它当门面,可以预见:伴随5A头衔提升当地知名度的是,大批游客携真金白银慕名而来。根据世界旅游组织统计,除了旅游收入,旅游产业还能带动相关行业的发展。因此在旅游业对地方经济日益重要的当下,不少地方政府将打造旅游产业,特别是创建5A当做增加地方财政收入的一项政绩工程。

但这项向最高级别景区桂冠冲刺的政绩工程,却没有在比美的路上越来越美,私以为问题首先出在众景区比美的审美标准上。

作为殿堂级别的评价指标,5A评审的侧重点却出乎一般游客的意料之外。因为无论是2003年第一版《旅游景区质量等级的划分与评定》,亦或是这个评价标准的2016年最新版,其评价5A级别的侧重点从来都是景区交通、住宿、厕所、餐饮等游客接待设施,而非侧重于游客看重的景观价值和文化价值。而5A评审标准看重的这些硬件要求,唯有雄厚的财力支持才能高攀得起。

按照这样的评比标准来算,有望评上5A的景区至少需要投入几个亿,甚至更多。如此,对于那些经济实力雄厚的地区来说,这些投入还是可以承担的,这样的审美标准导致了这样一种现象:中国5A级景区大多集中在东南省份,而非人们通常认知范围里诸如西部青海、西藏这样的旅游大省中。

如此,对于那些经济发展相对迟缓,又极度依赖当地旅游业的地区来讲,创建一个5A则成为当地政府砸锅卖铁也要完成的“一把手工程”。当地方政府拿不出足够的财力,但依然抱有为当地景区冲刺高级别头衔的执念时,便会铤而走险,以致于它们在这条争当“花魁”的路上并没有越来越美,相反很多可能是越走越丑。

比如乔家大院从4A向5A冲刺的过程就是一个典型。乔家大院2002年被评为4A级景区,5年后即2007年,当地祁县政府将民间资本引入乔家大院,拟将乔家大院的经营权折为股本,投入新成立的“山西乔家大院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时任县长李丁夫对地方政府此举的解释为:乔家大院表面风光,其实负债累累,当地政府每年的投入连职工的养老保险都无力担负。

虽然此说法曾一度遭受公众质疑,但可以确定的是:无论是计划中的申遗工作,亦或是后来创建5A,都需要投入上亿资金对周边景区进行整治和开发,这些花销实在无法指望当时每年只有两三亿元财政收入的当地祁县政府。因此,当时为了给乔家大院谋求更响亮的招牌,而为其引入民间资本不失为一个变通的权宜之计。

但此权宜之计却引起舆论的广泛质疑,被中国部分媒体斥责为“处心积虑变卖国有财产”,最终中国国家文物局、山西文物局等文保部门以违反《文物保护法》为由,叫停祁县政府转让乔家大院经营权。舆论之所以持此保守立场主要出于一种担忧:企业追求利益最大化,若轻率地将国有景区经营权交由民间资本主体运作,文物恐怕沦为逐利的工具,反而不利于文物保护及当地旅游业的可持续发展。

后续事实证明舆论的此番担心并非杞人忧天。尽管乔家大院试图走上商业化道路阻力重重,但还是一步一步实现了,2008年乔家大院开发公司在一片反对声中还是成立了,在2016年(乔家大院如愿创建5A两年后),乔家大院彻底由国有控股公司,转为国有参股公司。民营资本控股后,慕名前来游客面对的却是各种坑。

俗话说“皇家有故宫,民宅看乔家”,乔家大院变更为民营资本控股私有化后,其门票呈现年年上涨的趋势,截止被摘牌前乔家大院的门票已经比北京故宫的门票高出两倍多。但里面的景观体验似乎配不上这样的门票价位。伴随院中富有历史感的古迹越来越少的是:以牟利为目的的商铺摊位越来越多,有的甚至霸占了景区观光的位置,涉嫌消费欺诈的现象比比皆是,因此被游客吐槽为“花135元赶了场大集”。靠商业化成功晋级的乔家大院,在过度商业化的路上越走越远,直到最后被摘下5A的金字招牌也是众望所归。

乔家大院从4A到5A的美景晋级之路,折射出中国众多财力配不上梦想的地方景区之艰难。而它们之所以在攀登景区等级的路上这么难,不是它们不够美,而是其追逐的衡量标准已经远远超越了审美的范围。什么样的审美标准,决定了什么样的逐美方式,当无价美景被明码标价,已误导游客错过众多貌美家贫的大好河山,若这些所谓的美景再沦为地方政府政绩工程的棋子时,诗和远方的美景只能存在于人们的想象之中了。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