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美国“外交官妻子”何以遭遇“国政路障”

2019-10-17 03:32

10月12日,英国外相拉布(Dominic Raab)表示,因在英国撞死骑车少年并随后借“外交官豁免权”逃回美国躲避法律惩罚的“美国外交官妻子”、42岁的安妮. 萨库拉斯(Anne Sacoolas),因其丈夫“业已离职”,而不再享有这项特权,从而令这起震惊世界的“交通肇事逃逸”峰回路转。

今年8月27日,19岁英国少年哈利.邓恩(Harry Dunn)骑着他的绿色本田摩托车,打算回自己父亲蒂姆.邓恩先生(Tim Dunn)家里,路过位于北安普顿郡的英国皇家空军克劳顿空军基地门前时,被一辆逆行的沃尔沃SUV撞倒,送院后不治身亡。

闻讯赶来的北安普顿郡警察随即控制了驾驶SUV的萨库拉斯(车上还有她的两个孩子),后者自称是“外交官的妻子”并享有豁免权,但承认“有罪”,并表示“愿意和警方配合、不会离开英国”。警察不顾稍后同样赶到现场的蒂姆.邓恩等强烈反对,执意暂时释放了肇事者,并着手办理让萨库拉斯主动放弃外交豁免权的手续。

但当警方再联系萨库拉斯时,发现她竟然已经回到了美国,并表示“不会再回英国受审”。

原来这位“外交官妻子”的丈夫乔纳森(Jonathan Sacoolas)在事发后几天,就安排妻子在英国米尔登霍尔空军基地搭乘一架私人飞机,直飞美国空军萨福克基地,从而成功规避了英国海关、边检的重重盘查——而且还用的是美国公款。

萨库拉斯并非第一次犯下交通肇事过错:2006年,她在美国曾因“驾驶分心”而被罚款。

随着事件迅速发酵,越来越多英国媒体和公众开始关注这个不寻常的“外交豁免”本身。

那位能动用私人飞机将妻子绕过海关、边检“门到门”送回美国的“外交官”乔纳森,并非在美国驻伦敦使馆、或驻某个英国城市的领事馆工作,而是就在妻子交通肇事地点不远的克劳顿空军基地办公。

克劳顿空军基地是英国皇家空军第422“基地小组”的驻地,但这里还有一个“客人”——美国国防情报局旗下的欧洲联合情报行动中心(JIOCEUR)。

JIOCEUR是美国在欧洲情报收集、分析的枢纽,目的是为美国欧洲司令部和非洲司令部,也为北约提供情报信息支持,原本设在剑桥郡的皇家空军莫尔斯沃斯空军基地,但2015年因费用谈不拢,该基地宣布将在2023年关闭,因此大部分“业务”逐渐搬到了克劳顿基地。此前美方还计划将美国非洲司令部(因为没有一个非洲国家欢迎因此一直在德国斯图加特“飘着”)也搬到克劳顿来,与JIOCEUR“作伴”,因此这里原本是个极其重要且秘密的所在——简单说,所谓“外交官乔纳森”,真实身份是一名间谍,天空电视台披露称,英美两国“似乎”在1994年签署了秘密豁免协定,允许原本只适用于“正规外交官”及其家属的外交豁免权,也能照顾到这些“特殊外交官”。若非此次安妮.萨库拉斯撞死了英国少年,这一让许多英国人怒不可遏的“奇怪安排”,恐怕永远也不会大白于天下。

10月上旬,在死者家长、父亲蒂姆.邓恩和母亲夏洛特.查尔斯(Charlotte Charles)的推动下,这桩“交通肇事逃逸”官司突然变成网络和媒体的“火爆热点”,并迅速惊动了英美两国领导人。

此时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正被“脱欧综合症”弄得狼狈不堪,而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也被“乌克兰事件”、“库尔德事件”、“贸易战事件”及由此引发的弹劾风波苦苦纠缠,且两人都正在和极可能面对选战。对于突如其来的“公关危机”,他们自然都不敢怠慢。

10月8日,约翰逊代表英国政府发言,称“将积极配合死者家庭”,并呼吁和他私交不错的特朗普“介入”,让肇事者早日放弃外交豁免权到英国受审;翌日,约翰逊就此事专门与特朗普普通话,在约翰逊办公室公布的电话摘要中,约翰逊敦促特朗普“重新考虑美国立场,以便促使肇事者尽快回到英国和警方合作,从而令哈利家人得以伸张正义”、“两国领导人同意共同努力,以尽快找到前进方向”。

但特朗普却提供了一个十足的“逆行”版本。

10月9日稍晚,特朗普在新闻发布会上发表了令死者家属和许多英国人感到愤怒的讲话。在讲话中他称“理解死者家属的愤怒”,但“如今的问题不是惩罚肇事者而是交涉取消外交豁免”,而“外交豁免是复杂的问题”,称“这是个可怕的事故,但肇事者不熟悉英国交规(英国靠左行驶,和美国相反),要知道我在英国也犯过逆行的错”,他还表示“将很快和死者家属谈谈,看看能否做一些‘治愈系’的事”。有媒体人注意到,这位承认“自己也曾在英国开车逆行”的美国总统,甚至都没有提及肇事者的姓名。

更让英国人尴尬的是,《华盛顿邮报》记者拍摄到标有“绝密”的便条,显示此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和英国外相拉布曾经通话,前者明确而生硬地表示“美国政府雇员的配偶绝不会因交通肇事返回英国”。与之相印证的则是拉布和死者家属当天稍早为时45分钟“气氛不愉快”的会谈,会谈期间,拉布用生硬口吻告知死者家属,“肇事者很可能不会回英国受审”,随后约翰逊也吞吞吐吐表示“美国政府不同意放弃使用外交豁免保护自己的公民”。

很显然,选战方酣、危机四伏,此时此刻的特朗普,并不敢冒被选举对手和选民指责为“对本国公民保护不力”的风险,去满足“老朋友”约翰逊的要求。而约翰逊虽然同样尴尬且对此十分不满,但一时并不敢为一桩“交通肇事逃逸”官司彻底和特朗普翻脸。

那么,短短3天功夫,何以这桩“逆行”公案又开始戏剧性“反转”了?

原来,所有人都忽视了一个关键要素:肇事者的家属。

在拉布和死者家属会晤时,前者曾一度赶走了自称“死者家属全权代表”的名律师西格(Radd Seiger,),但死者父母坚持“不见到西格不开口”,迫使拉布不得不收回成命。此时不论约翰逊、拉布,还是特朗普和那对“外交官夫妇”,甚至神通广大的英美媒体,都未能从这个西格的出现中看到更多的信号。

西格是伦敦霍华德.肯尼迪律师事务所(Howard Kennedy LLP)的前合伙人和金牌律师,曾成功处理了著名的Corillian建筑公司保险纠纷,这位名律师住在北安普顿郡的布雷克利——确切说,住在死者一家的隔壁,他和死者父母是老朋友,更是看着死者哈利长大的“世叔”。

哈利是英国人,但他的父亲蒂姆.邓恩却是如假包换的美国人,熟知美国司法体系和习惯。蒂姆.邓恩和西格迅速组建了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豪华法律团队,其中包括霍华德.肯尼迪律师事务所著名律师、曾为阿桑奇工作,更曾受托为戴安娜王妃和詹姆斯.休伊特恋情辩护的斯蒂芬斯,和先后代理过拉什迪、泰森和阿桑奇案件的重量级法律界人士罗伯斯顿。在这些法律专家的安排下,邓恩一家一方面不断向约翰逊政府施压,迫使其不敢放松“外交豁免权”问题上对美压力,另一方面积极准备在美国打官司“讨回公道”,死者父母在第一次会晤拉布后第一时间发表声明,指责“会晤仿佛是一场为会晤而会晤的政治秀”,随后迅速双双飞往美国,并密集约见了NBC,ABC,CBS,CNN和Fox等美国知名媒体,在网络上掀起“绿色风暴”(以哈利遇难时骑的绿色本田为标志)行动,扬言要“和特朗普直接对话”,引发美国舆论和公众的广泛同情。

这当然不是“误打误撞”:邓恩家族在美国的一切行动,都由众筹平台GoFundMe顾问、Eggleton Communications公关公司创始人、著名基金会Jo Cox公关总策划,著名公关和众筹媒体专家埃格尔顿(Jane Eggleton)一手安排,埃格尔顿女士是西格的老熟人,而为哈利众筹的GoFundMe页面在短短几天内已成为该网站有史以来访问量最高的页面——正因如此,尽管目前“账面亏一半”,但埃格尔顿仍然决定免费为邓恩家族工作(西格也一样),而蒂姆.邓恩夫妇在美期间全部差旅费,则由GoFundMe众筹支付。

这种突如其来的、高度专业化和“公关炸弹式”操作,显然命中了约翰逊和特朗普、尤其后者的要害:如果任由这枚“公关炸弹”连环引爆,不仅将令其最初“嘴硬”所一心维护的“选举期公关脸面”变本加厉地丧失,也未必能庇护那位“外交官妻子”周全。

于是“反转”就此心照不宣地发生:“豁免权消失”的原因是“外交官早已离职”(尽管这看上去十分滑稽,因为“离职外交官”居然能让妻子搭乘专机逃回国内),而通知方式则是让拉布给死者家属写信,再由死者家属透露给媒体,约翰逊也好特朗普也罢,都既不承认、也不否认此事。死者家属仍然需要和肇事者直接联系,促使后者“自愿”返回英国受审。很显然,这一系列操作的目的只有一个——让事件降温。

突然遭遇“国政路障”的萨库拉斯已开始改唱“苦情”:她在10月15日首次公开出镜,称逆行“是个意外”、“对面是个坡”,强调自己的“歉意”,并借当时车上自己的两个孩子争取舆论同情,称“我也不想的”。

然而死者家属背后的“老江湖”团队显然不那么好糊弄,他们业已表示“会再接再厉”,因为死者父亲在儿子弥留之际曾答应儿子“会为你伸张正义”。

公关危机仍在持续发酵:网络社交平台上,英国人仍乐此不疲地吐槽那些披着“外交官”外套,遍布英国各地的美国情报人员“横冲直撞”,并继续质疑“这样的‘外交豁免黑箱’究竟还有多少”。而特朗普和约翰逊则必须尽快“搞定”这个棘手的麻烦,以便腾出手来,应付接踵而至的更大麻烦。

(本文首发作者多维客专栏)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