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可可西里沒有海

2019-10-14 09:24

《可可西里》的命題無疑是悲壯的,它包含了生命、信仰、生存境況、人文關懷以及環境和諧諸多當代語境下時髦的哲學詞組。


它將焦點鎖定在人類永恆的死亡主題,卻又將生命存在的巨大張力釋放無疑,沒有歌頌、沒有諷刺、沒有批判,只有信仰。


而信仰永不會死。




說起可可西里,你會想到什麼?


地勢高寒,空氣稀薄,吃人的流沙,生存禁區……或是大冰的那首民謠《陪我到可可西里去看海》,大冰真挺浪漫的……


這些印象都是可可西里的標籤。但陸川鏡頭下的可可西里,沒有浪漫,甚至沒有湛藍的天、碧綠的草。我看到了信仰。





See CNET's Editor's Choice for Home Security.


Sponsored by SimpliSafe


陸川拍《可可西里》,去還原一個志願巡山隊的真實故事。借「記者」尕玉的眼睛,展開了第三視角的敘事線,牽著我們這些看客,層層剝皮,直達故事中心。


紀錄片式的講故事手法,真實到近乎殘忍。沒有主角光環,沒有登頂之後讓你喘息的平坡,甚至沒有正義戰勝邪惡這樣的既定規則。


作為和「尕玉」一樣的第三者,我們既旁觀著也親歷著,這感覺像被扯下羊皮的藏羚羊,我也覺得冷。




電影從開篇到結尾,給了我一個又一個張大嘴巴無法合上的瞬間,那是可可西里的死亡瞬間。


一開篇,盜獵分子就一槍崩了落單的巡山隊員,開槍的速度幾乎沒給觀眾反應的時間。你假設的所有能性,在這裡都不會出現,就是乾脆的一槍。


之後,是瞬間被流沙吞沒的成員劉棟。



Need To Cleanup? The Bagster Bag Can Take It On.


Sponsored by Waste Management


為救隊友的命,劉棟幾天幾夜沒合眼的把車開到了山附近的衛生室,打開車門,割掉綁在車頂吊著自己脖子的繩子,劉棟爬下車,叫了醫生。




僅僅在醫生給隊友看病的時間睡了一會,就起來賣皮子換錢,再拿錢去換物資。兄弟們的命好像都壓在劉棟的身上。而從劉棟進山的瞬間,志願巡山隊的命運似乎就已經註定。


剛進山,車爆胎了,轉到車身後的劉棟,一腳就陷進了流沙,瞬間半截身子就沒了,越掙扎越往下陷,最後沒過臉,一股煙似的,這人就蒸發般的消失了,一點痕跡都不剩。死亡進一步瀰漫。





Are You Prepared To Save A Life Today?


Sponsored by Uncharted Territory Solutions


故事最後,物資沒了,油也沒了,兄弟也沒了,剩下巡山隊長日泰和假扮記者的警察尕玉,孤零零的兩個人跟一眾盜獵者相遇。




狹路相逢勇者勝,在可可西里這樣的廣闊天地相逢,人多的就贏了。日泰抓了這麼久的盜獵頭子,牧民口中的老闆,面對面了,除了滿腔的憤然,日泰再沒還手之力。日泰剛一出手,對方手底下的人開槍,老闆不用親自動手,日泰就倒了。




尕玉跪在倒下的日泰面前,我也像尕玉一樣,瞠目結舌。沒有善有善報,沒有英雄不會死,英雄就死在你面前。像暴露在太陽底下的藏羚羊白骨,冬季的可可西里瀰漫著死亡。



Watch The Latest Bhangra Music Videos


Sponsored by DistroTV - Free TV & Movies


死亡面前還有信仰,信仰是不會死的


從尕玉和他們的對話當中,讓你看到,人是需要信仰的。日泰是這樣,志願巡山隊的隊員是這樣,剝皮子的牧民馬占林是這樣,消失在可可西里的地質學家是這樣。


尕玉問給老闆剝皮子的牧民馬占林,


您是做什麼的?


「我是剝皮子的」


剝一個皮子給您多少錢?


「給我5塊錢 」


馬占林接著說,


「在格爾木啊,我是剝皮子最快的人,


孩子們都在這個地方,


這是老大,這是老二,這是尕娃子,


我以前是放牧的啊,放羊,放牛,放駱駝,


這個草叢啊變成沙灘了,


牛啊,羊啊,沒有吃的,


死的死了,賣的賣了,


這個人啊,人也沒有吃的,


所以人也活不下去了」


為了活下去,像馬占林這樣年紀大的老人,也要進可可西里,跟著販賣藏羚羊絨的老闆,剝羊皮子。


馬占林被俘之後,因為日泰隊里物資不足,日泰跟馬占林說,我每次抓你都罰你款,這次我放你走,走出去,就能活命。





Second CIIE to Be Bigger in Scale


Sponsored by China International Import Expo


馬占林說:「我年紀大了,我走不出去」。可最後,落單的日泰跟老闆交鋒的時候,最先看到的是馬占林。馬占林只想著活下去,也就真的活著走出去了。


日泰跟兄弟們一個一個的告別,剩下尕玉,兩個人繼續深入可可西里。路上日泰說的最多的除了「希望不要下雪」,還有一段和尕玉的經典對話,極盡諷刺。


你們現在最大的困難是什麼?


「錢也沒有人也沒有槍也沒有」


「我的弟兄們一年沒工資了」


縣裡不能解決經費問題嗎?


「我們沒編制」


隊里的經費是不是特別緊張?


「都是我們自己解決」


那你們怎麼處理繳獲來的皮子?


「大部分上繳」




你們會不會也賣一部分皮子來解決經費問題?


可賣皮子是違法的,我該怎麼寫這篇報導?


我一直以為我是一個好記者。



Find Your Next Branding Iron - Made in the USA


Sponsored by Gearheart Industry LLC


「我知道你記者,


這可可西里就是你們記者保護著唄


我日泰可以進監獄


我知道賣皮子是犯法的


但我現在不考慮你說的這些


我只考慮可可西里,考慮我的兄弟


見過磕長頭的嗎,他們的手和臉特別髒


可心裡特別乾淨


我賣過皮子,可我沒辦法」




日泰心裡只有兄弟,所以志願巡山隊戰鬥到最後一刻。


最後的事件結果,志願巡山隊解散,可可西里自然保護區的藏羚羊恢復到3萬餘只,大部分國家也都已立法,藏羚羊絨買賣違法。


志願巡山隊解散了,可正是他們曾經的執著跟努力,才換來了最後這一點點的改變。你問他們為什麼執著,我想他們自己也說不清。


就像那個年輕的隊員跟尕玉說:「說個老實話,每次巡山到了最後發瘋一樣的想出去,見到公路上的燈就像見到家一樣,可下去沒兩三天,又想著可可西里」。有的時候,信仰會逼著你做出選擇。


...


「你知道可可西里是什麼意思嗎?


可可西里在我們藏語裡,是美麗的青山美麗的少女」


……


你看,信仰是永遠都會在的。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