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言論自由的標準

2019-10-10 12:24

      (圖片來源於網路搜索結果--基於 scarborough girl, attack)


      記得是2018年的時候,加拿大可是出了個大新聞。說是一個居住在施家堡(多倫多的一個大鎮)的穆斯林的10歲左右的小女孩與他的弟弟在上學路上被幾個亞州人面孔的人欺負,把穆斯林標誌性的頭巾給撕了。這可不得了了,第一時間,總理小特魯多,市長庄德利,以及一大幫社區的領袖們,議員們一個個紛紛站出來表態。基調都是一個:反對欺凌與岐視穆斯林,反對欺凌穆斯林頭巾,反對欺凌穆斯林的一切。事情鬧得很大,因為這個事件涉及到兩個「最政治正確」的群體(黑人,穆斯林)之一。新聞媒體一直最大火力的追蹤。把警方搞得亞歷山大。終於在近一個月的追查之後,警方給出了報告:此事不實,涉及到小孩不知原因下的撒謊而已。這下華人不幹了,出來遊行要求總理和市長為先前的言論出來道歉。 

      為什麼是華人出來遊行要求總理和市長道歉呢?原因是在之前的新聞報道中,媒體都在故意曲解引用這些名人的發言,在媒體報道中暗示華人是反對穆斯林頭巾的一方。因為施家堡對於多倫多其實有一點特別,就是華人很多。但這其實是華人,韓人,阿拉伯人,白人,黑人雜居地區, 不知道為什麼白人的語景里,施家堡就成了華人的地區了。我初來時,有個英語老師就說過,在施家堡,你不用學習英語的,你必須要學習的是普通話(註:加拿大的中文有兩個,廣東話和普通話,因此不會在口語里講中國話這個詞)。我知道在警方的語景里華人就是優秀小組的代名詞,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在普通白人的語景里,華人就成了動了他們蛋糕的那一個小組了。因此就有了媒體有意無意地暗示是華人牽涉在其中。結果警方的結果一出來,憋了一肚子氣的華人當然要站出來叫這些名人們在事情都不真實的背景下就出來聲援阿拉伯社區的行為道歉呀。結果呢,總理與市長沒有道歉,因些華人與自由黨政府在心裡結下了梁子(還有一個梁子就是性教育課程進入小學三年級的事)。

      為什麼一個根本不存在的事,引起西方世界的沸騰,一大幫政治人物出來因為一個虛無的事急切地表態支持穆斯林社區?所有的主流和不主入流媒體都發瘋地傳播這件事?這事情其實牽涉到加拿大的言論自由的基調。不單單是加拿大,就是美國也一樣的,有兩個不可挑戰的言論的禁區,就是涉及到黑人和阿拉伯人( 加拿大還有一個禁區就是性自由和同性戀)。有時這種禁忌已經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

      所有人,不論黑人,白人,華人,阿拉伯人,都非常清楚一個事實就是大型公寓區的片區,學校的排名是上不去的。知道是沒問題的,問題是你不能把這個事實講出來,一講出來就涉及到岐視了(岐視的事,可能不身臨其景的人不了解,它是西方社會最嚴重的罪名,一旦涉及到這個罪名下的官司,絕對麻煩大)。誰都知道黑人和阿拉伯人的聚居區治安都不好,更是不能說的。

      更搞笑的是一個單詞,就是黑色這個詞,它現在都不能做名詞用了。因為在口語里往往the是消音了的,就是講在日常講話中 black 和 the black是幾乎不好分辨的。這就有一個風險,不知道你講的是black 還是the black。甚至現在大家也都默認了 black 就是 the black。關鍵是你講black,就是岐視,因為黑人反對人們稱呼他們為black。現在你看,如果black 後面不緊跟著一個其它名詞,人們都不去用這個詞了。英語中這個詞估計在英語最初有文字時就有了這個詞吧,現在這個詞怕是要慢慢的退出使用了(我的英語老師就嚴肅告誡過我們要小心使用這個詞)。從外人的角度看這也實在太搞笑了吧。但是加拿大人習慣了,他們看不到這是言論不自由。他們總是想表現出他們是言論自由的。

      最新的一個例子出來了,一個叫梁漢華的原保守黨的參選聯邦議員的候選人(看她的姓的拼法是Leung,應該不是來自大陸的),就在選舉前的幾天前被保守黨踢出黨,不能代表保守黨參選了。原因是她以前批評「同性戀是變態的生活方式」的言論被挖出來了。但是她的名字都在選票上印好了,所以她要以獨立參選人的身份參選。

      同樣我相信,絕對是佔大多數的人是同意她的言論自由的,但是事實上她不可能在同性戀的話題上享有言論自由。在黑人群體上和穆斯林群體上,人們同樣也沒有言論自由的。

     這樣的情況下,現在的穆斯林和黑人完全成為了加拿大政治生活和日常生活中的兩個超國民待遇群體了。現在的現實是黑人的小偷(他們不應該叫小偷了)好直接的就可以走進酒類專賣店直接拿上一兩瓶酒,直接往外走。沒有店員敢去攔下他們。小偷現在是理直氣壯的一方,心虛的是店員,事實上店員連瞪小偷一眼的膽量都沒有。曾有華人不信邪的,把反覆多次偷他們店東西的一個黑人抓了起來,結果警察來把黑人小偷放走了,把華人店主起訴了。鬧得好大一件事。

      這就是事實,加拿大的言論自由就是不能談論黑人,穆斯林,和同性戀,這是政治正確的範圍(儘管毫無堅實的支持基礎)。歐洲同樣也不能談希特拉,儘管他們這麼多年來都在一直追求希特拉統一歐洲的夢想。

       奇怪的是,他們這幫人總要站出來指著別人的鼻子教訓說「你沒有言論自由」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