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的堕落就是从抒发个人的感情开始

2019-10-09 22:58

讲文人的堕落,这可是个大题目,弄不好把自己也带了进去,毕竟自己也是写了文章的,但最近NBA的所谓言论自由和杨炼的《致香港人》又让我不得不出来讲一讲。

有人说得好:言论当然可以自由,但你也必须接受由你的言论所造成或引起的结果,你不能只要言论自由,而不要接受其后的结果,这不是一个负责任的人所应有的品德或道德。一个不负责任的人就是一条人类社会里的害虫,不应该在一个群体中存在,应该被消灭,所以只有负责任的人,只有在此条件下,才有言论自由。

再看《致香港人》

你们是星,我们是夜;

你们点燃,我们熄灭;

你们是汉,我们是奸;

你们泪热,我们心死;

你们赴死,我们偷生;

你们走上街头,我们缩进沙发;

你们为明天而流血,我们为今天而苟活;

你们珍视爱的宝贵,我们死守命的价钱;

你们三十年前还没出生,我们三十年后已经腐烂。

什么东西,没有任何事实,只有抒情和煽情,所以堕落得很深。

大家回头看:孔孟以前的时代是个写实的时代,文字主要用来记事和记言,文人为了记事和记言的准确是可以不惜被杀的,评论是要有根据的,没有根据是可以像少正卯那样被杀的,所谓的蛊惑和造谣是也。孔孟时代当然更没有电脑,电视,电影的,连小说都还没有,只有诗歌,神话和传说。诗歌,神话和传说的传播当然靠的也是文字,也要靠文人,但这只是文人中的一小部分,而且主要是记录而已。

庄子和屈原是开了文人用文字来抒发个人感情的先河,但同时也开始了文人的堕落。为什么说用文字来抒发个人感情是文人的堕落?是因为这些文人把文以载道的记事和记言功能,转变成文以传情的煽情和蛊惑功能,尤其是将用以个人向用以社会转变,这样如果一个道德败坏,不讲道德或不懂道德的文人就可以通过文章来煽情和蛊惑无知的大众起来,不依据事实和社会制度来进行社会活动,从而给社会造成混乱和伤害。

用文字的科学家一般是会遵循文以载道的,而很多所谓的哲学家,政治家,经济学家,历史学家,律师们,要留意他们的评论,如果这些评论是抒情的,煽情的,没有事实或歪曲事实的,那只能说明他们是堕落的,不负责任的,是社会的害虫。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