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黎智英怂恿记协“赶印一万张记者证” 或侵扰香港新闻自由

2019-10-09 05:18

在一些观察者看来,过去几个月暴力裹挟下的香港,面临着一个必须正视的事实:部分香港媒体或许已演变为达成政治目的的工具。10月4日,特首林郑宣布订立《禁止蒙面规例》后被暴力示威者疯狂报复,香港骚乱升级。因为规例规定记者可豁免佩戴口罩,有消息称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怂恿香港记者协会,“赶印一万张记者证”,将暴力示威者伪装成公民记者,欲对抗规例,试图为暴力示威者合法戴面罩,为暴力骚乱持续发酵创造条件。

针对此一消息,有评论认为,媒体是社会公器,新闻自由不是无底线的恣意妄为,记者是真相的记录者、挖掘者和保卫者,应不偏不倚地报道事实,报道真相始终乃记者使命,新闻报道若要保持“中立客观”,最根本的是要站在第三方角度看问题。香港暴力示威者是这场运动中的主角,他们有政见、有要求、有革命蓝图,但只代表一方的态度,不可能代表中立。就像体育比赛中,无法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今次反修例运动中,也无可能既是暴力示威者又是公民记者。

新闻报道若不能将“客观真实”作为底线,而是戴着有色眼镜,推行话语霸权,则免不了靠“主观印象”来制造虚假新闻。所以在香港示威中人们经常看到,明明是暴力示威者无差别地袭击无辜市民,行为完全失当,这样的恶性事件,在一些媒体报道中竟然变成了加害者变受害者的荒谬报道。

同时反观记协,“黄丝”记者满街,“蓝丝”记者却一证难求。答案非常简单,香港的这个夏天,有人希望“黄丝”主导话语权,异议人士不能自由发表意见。日前,一名持内地口音的男子在示威人群中不过说了一句“我们都是中国人”,当即被黑衣蒙面人殴打。这些都与香港社会一以贯之的言论自由背道而驰,也让人认识到,和暴力风波演变成政治夺权相比,一个看不到真相的香港,才真正令人恐惧。

新闻不能沦为政治附庸

若要防止媒体沦为政治的附庸,就不能笼统抽象地讲新闻自由。应将恪守“社会责任”作为前提,引导社会向更为有序的方向迈进。但持续4个月的混乱,让我们很难把暴力示威者肆无忌惮的打砸烧与“社会责任”四个字联系在一起。无辜的市民被殴打,四处纵火,商铺被砸,道路被阻,车站被烧,目之所及,暴力浪潮难寻平息迹象。

而在一些香港媒体的报道中,我们看到的却是暴力示威者“煽情的子弹”,把破坏说为“装修”,把纵火说为“魔法”。媒体应该关注却没有关注的是,涉及60万人的生计困境,几乎“手停口停”。八月份,香港零售业总销货数量同比下降了25%,酒店入住率只有66%,商场很多都被迫提早休息或全日关闭,十月黄金周,来港旅客下降超过50%。

近日港府出台《禁止蒙面规例》的目的,就是协助警方有利执法,告诉示威者不是戴上面罩,就意味可以做违法行为。更重要的作用是阻吓,帮助香港社会早日恢复安定。但凡是新法例或政策,都不可能立竿见影,人们不能因为短期内看不到成果就指法例没有必要。

可悲的是,规例刚刚让香港市民看到了恢复安宁的曙光,就有人就跑出来搅局,妄图用所谓的“记者证”给违法暴力分子提供掩护。“发一万张记者证”的本质,是赤裸裸的将媒体沦为政治的附庸,若这一消息属实,不仅会摧毁媒体的公正价值,最后的结果也只能是侵害每一个香港人的利益。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