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慫恿記協「趕印一萬張記者證」,香港新聞自由堪憂

2019-10-08 22:48

過去幾個月,暴力裹挾下的香港面臨著一個不爭的事實:傳媒業已演變為達成政治目的的工具。近日,繼政府宣布訂立《禁止蒙面規例》後被暴力示威者瘋狂報復,有消息稱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慫恿香港記者協會,「趕印一萬張記者證」將暴力示威者偽公民記者,慾對抗規例,合法戴面罩。

記者是真相的記錄者、挖掘者和保衛者應不偏不倚地報道事實,但香港修例風波以來,卻連連出現令人憂慮的聲音:紅衣出租車司機血流披面,被報道為故意衝撞人群;831太子站本無人死亡,死者名單大肆流傳。多宗事件被過度炒作、抹黑,正在燃燒香港傳媒公信力的根源。

看不到真相的香港才令人恐懼

媒體雖是社會公器,但記者不是絕對的無冕之王,新聞自由亦不是無底線的恣意縱行。報道真相始終乃記者使命。新聞報道若要保持「中立客觀」,最根本的是要站在第三方角度看問題,香港暴力示威者是這場運動中的主角,有政見、有訴求、有革命藍圖,無可能有所謂中立態度。就像體育比賽中,無法既當運動員又當裁判員,今次反修例運動中,也無可能既是暴力示威者又是公民記者。

若不能將「客觀真實」為底線,硬幣的另一面則是戴著有色眼鏡,推行話語霸權,甚至是「主觀印象」來製造虛假新聞。所以我們才看到,明明是暴力示威者無差別地襲擊無辜市民,行為卑劣,這樣的惡性事件,竟然變成了老伯殺學生的荒謬報道。

反觀香港記協,「藍絲」卻一證難求。答案非常簡單,香港的這個夏天,只允許「黃絲」主導話語權,異議人士不能自由發表意見。日前,一名持內地口音的男子在示威人群中說了一句「我是中國人」,當即被圍毆。這些都與香港社會一以貫之的自由背道而馳。

大家都應該想一想,與香港暴力風波演變成政治奪權相比,一個看不到真相的香港,是不是才真正令人恐懼。

新聞不能淪為政治的附庸

若要防止新聞淪為政治的附庸,就不能籠統抽象地講新聞自由。應將恪守「社會責任」作為前提,讓社會變得更有秩序作為方向。但持續4個月的混亂,讓我們很難把暴力示威者肆無忌憚的打砸搶燒與「社會責任」四個字聯繫在一起。

無辜的市民、四處縱火,商鋪被砸,道路被阻,車站被燒,目之所及,暴力浪潮難尋平息跡象。

在新聞報道中,我們看到的卻是暴力示威者「煽情的子彈」,把謀殺說為「被害」,把破壞說為「裝修」,把縱火說為「魔法」。我們看不到的是涉及60萬人的生計困境,幾乎「手停口停」。八月份,零售按年下降了25%,酒店入住率只有66%,商場很多都被迫提早休息或全日關閉,十月黃金周,來港旅客下降超過50%

近日政府出台《禁止蒙面規例》的目的,就是協助警力有利執法,不是戴上面罩,就意味可以做違法行為。更重要的作用是阻嚇,幫助社會恢復安定。但凡是新法例或政策,都不可能立竿見影,我們不能因為短期內看不到成果就指法例沒有必要性。

如今,規例剛剛讓香港市民看到了恢復安寧的曙光,黎智英就跑出來拆臺,發一萬張記者證」的本質,其實是枉顧每一個香港人的利益。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