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韩国瑜输定了?

2019-10-08 05:37

日前,针对国民党籍候选人韩国瑜民调一路走低,香港中评社发表评论文章,指出年轻选民、知识蓝、经济蓝是韩国瑜的最痛。从目前看来,不仅韩未能整合郭台铭,连国民党大老都整合不了,且最欠缺的高大上那块迟迟补不上,成为选战的重大危机!

文章指出,韩国瑜9月迄今的民调稳定落后10%以上,还有到20多趴,资深媒体人赵少康形容,“韩国瑜已经变成年轻人嘲讽的对象,40岁以下他几乎没票”。TVBS9月25至27日做的民调,蔡英文在20-29岁选民支持度75%,韩国瑜只有22%。喜欢韩的31%,不喜欢52%,等于有半数受访者不喜欢韩国瑜。信任韩的30%,不信任的55%。 对于选情的诸多不利,韩国瑜可说是先天不良,后天失调。先天的部份,台湾1996年直选后,民选领导人或候选人,若非留美博士,就是台湾大学高材生、律师等等,台湾选民习惯领导人就是要高学历、高社会地位、仪表堂堂。韩国瑜去年以庶民路线,标榜一瓶矿泉水、一碗鲁肉饭赢得高雄市长选举,但大选不同于地方选举。选民对领导人和对市长有不同标准,这也是韩在经济蓝、知识蓝这块一直补不起来的原因。最直接讲就是有些人看不起他。

然而,想要弄清韩国瑜民调为何一路输,务必需要厘清一个问题,何为知识蓝、经济蓝?这种说法在半年内大行其道,正是从郭台铭搅局开始,不仅绿营黑韩不止,国民党内的反戈一击者也大有人在,一年前一人救一党的韩国瑜被冠上了政治草包,而失联五十年的党员半路杀出,反而被形塑成务实、中道的代表。不可否认,白手起家的郭台铭在商业帝国的成就的确令人称道,但转战政坛后,从妈祖托梦到指戳记者,从参与党内初选到落败后差点掀桌翻脸,难道不问苍生问鬼神,不遵守游戏规则的表现符合所谓知识蓝、经济蓝的特质与期待?

事实上,如果按中评社文章所述,台湾选民习惯领导人就是要高学历、高社会地位、仪表堂堂,政治大学东亚研究所毕业的韩国瑜即便不是出乎其类、拔乎其萃,连任三届立委的他论学经历在国民党内也可算中上水平,怎会短短半年时间,百年难遇的政治奇就变成了政治草包?昔日挺喊者是那批人,而今要韩望似人君的还是这批人,至于所谓仪表堂堂,不知韩国瑜比起苏贞昌、陈水扁可否略胜一筹?如果唯高富帅才有资格角逐大位,那三级贫户草根出身的阿扁和中国海专毕业的郭董岂不连总统梦都不必做?而如果提出比“一中各表”更激进的“两国论”主张都能被称为中华民国最强外挂,这些人身着的蓝衣是否也早就套上了绿皮?

因此,所谓的知识蓝和经济蓝不过是反韩者的无中生有,数月之前,当郭台铭传出有意参选时,党部对其党员身分说法一日三变,隔天党中央竟火速颁发证书、确认党员身分,摆明“挺郭”力量早在台面下运作。曾经借韩流异军突起声势坐享其成的党内精英、导演了这幕卡韩大戏,当他们打蓝不遗余力,甘当绿营的帮凶,面对内外夹杀穷追猛打,韩国瑜的民调怎能有所起色?2020,韩国瑜面临的根本是一场不对称的战争!

至于所谓争取年轻选民的支持,端看马英九当年培养拔擢的那批“青年军”,有人在太阳花时反攻倒算、有人建议国民党改名,这些人甚至不能称为蓝皮绿骨,理念主张已经和台独别无二致,国民党内如此,遑论经过三十年去中国化教育,把台独视作天然成分的年轻世代。伴随选民解构的改变,韩国瑜争取年轻选票乏力背后反映的是中国国民党在台湾面临对的困境。当台湾社会形成了形成了一个新的主流论述,即选择新的历史观点,认同台湾人受外来欺压、争取自决的历史意识。在这套已经深入人心的论述中,反对力量本身就足以获得极高的道德正当性,而短多长空的选战策略,也让国民党放弃了对民意的引导。但是事实证明,当国家认同危机的出现颠倒了民主转型的主次关系,国民党在台湾政治空间存在的正当性并未因此得到提高。

其实,韩国瑜虽是军系立委出身,但当年新党掀起反李浪潮时,却是坚定的挺李派,他与国民党本土派合作,以“谁分裂国民党,谁就是历史罪人”主题,发动国民党立委集体联署表态资深政治记者高凌云在《暴冲的韩流 从来都不是正蓝军》一文中写道,韩国瑜一路走来多是靠拢国民党本土势力,他离开立法院后的两个老板,一位中和市长邱垂益,韩国瑜的立委地位,远高于中和市,但仍愿屈从中和市副市长,靠拢本土势力。第二位老板柯文哲第一次胜选台北市长,更是拜民进党支持所赐。笔者早有言,承认“九二共识”的韩国瑜是反对台独的,而一路走来的经历也证明他并非洪秀柱一样的统派,甚至不能算是正蓝军。然而,即便是这样的“现实派”,因为外省出身以及国民党籍的背景,哪怕高喊反对“一国两制”,说出Over my dead body

都能被认为“亲中卖台”,岛内独气之盛也就可见一斑了!

坦白说,面对当下时局,指望韩国瑜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未免强人所难,因为百年老店积弊甚深,面临的困境又岂是一场2020选举就能迎刃而解?一场果冻之乱不过冰山一角,倘放诸更长的历史时空中, 1949年后的70年里,中国国民党没能救赎在大陆挫败的命运,在台湾又无限期承担一党威权专制的原罪与政治负债,在这搜冰海沉船上,百年难遇的政治奇才只是陪绑,一年前的韩国瑜虽带来了几缕荧荧之光,但终究无法改变百年老店丢掉党德、党魂,失去号召人心的理想,丧失政策论述的能力,一步步走向垂危的宿命,这未必是韩国瑜个人的失败,只是再度印证了政治的现实与残酷!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