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瓶装旧酒──印太战略无法遏制中国(下)

2019-10-06 20:22

美日印澳的四边合作

美日印澳的四边合作是印太战略的核心,最早由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于2007年首次执政期间提出四国合作的构想,以呼应安倍所提出的“自由与繁荣之弧”,2007年5月首次美日印澳四国安全对话(Quadrilateral Security Dialogue, QUAD)在东盟地区论坛会议期间举行,同年9月四国和新加坡在孟加拉国湾共同举行联合军演,“亚洲版北约”(Asian NATO)的说法一度甚嚣尘上。

不过此后随着相对友华的澳洲工党籍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上台执政并宣布退出四边对话后,日本民主党的鸠山由纪夫在2009年担任首相期间选择在中美间维持等距离关系,而时任印度总理的国大党籍辛格(Manmohan Singh)也因顾忌中国的反弹而对此低调以对,美日印澳四边安全对话合作便进入为期近10年的停摆阶段。在此期间,美日印澳之间的各种双边和三方对话合作及联合军演仍持续进行,与此同时中国的综合国力也在这10年间快速增长而加深周边国家的战略疑虑,这些都为川普上台后重启美日印澳四国安全对话铺垫基础。

在2017年11月川普刚刚提出印太战略并前往菲律宾马尼拉出席东盟暨东亚峰会之际,美日印澳四国安全对话会议也再次重启,除了美国总统川普、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澳洲总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等四国首脑会晤之外,四国外交官员还进行工作性质的四方磋商,重点聚焦在包括以规则为基础的亚洲秩序、国际海域航行与飞越自由、尊重国际法、加强互联互通、海上安全、北韩核武飞弹威胁与反核扩散、恐怖主义威胁等相关议题,指出了四国安全合作的未来方向。

随着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国防战略报告》、《2019年国防授权法》等相继将美日印澳四边合作放在印太战略的框架下,四国针对上述议题于2018年6月和11月两度举行四边安全对话,QUAD出现朝常态化机制方向发展的势头。然而从2018年下半年至2019年上半年期间,中印关系和中日关系出现了反转和回暖的状态,印度和日本担忧QUAD的常态化将会过度刺激中国而损害本国利益,印度开始对QUAD兴致缺缺,而日本在与美印澳三国继续深化关系的同时也十分谨慎地淡化对QUAD的倡议,这些微妙的变化使得此次美国国防部最新发布的《印太战略报告》仅对QUAD一笔带过,并未将其作为重点大书特写。

应者寥寥的印太战略

2017年8月中印边境的洞朗冲突落幕以及2018年4月中印领袖在武汉东湖进行的非正式会晤,是中印两国从对抗向对话、从冲突向合作的关键转折。在洞朗冲突期间,美日澳三国并未对印度伸出实质援手,让印度看透了在QUAD框架下美日印澳连手对抗中国绝不符合印度的根本利益,印度绝不愿再次卷入一场与中国的正面对抗乃至战争当中。习近平和莫迪在东湖畔的非正式会晤中建立起个人的私交,中印领袖彼此形成战略谅解的默契,印度对中国的战略疑惧也大幅削减。

对于主张不结盟和坚持外交自主的印度而言,“印太”只是个地理概念而非战略概念,莫迪在2018年香格里拉对话会上便表明“印度不认为印太应该是个战略”,印度海军司令兰巴上将(Admiral Sunil Lanba)也表明目前没有实行QUAD的紧迫需求。美日印澳四边合作独缺印度一角,使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维森上将(Admiral Philip Davidson)也因而声称QUAD可能将就此被搁置。

日本虽然是美国的传统盟国,也是美军在印太地区驻军最多、分布最广、合作最深的国家,日本首相安倍虽然看似是与川普私交最好的盟国首脑,然而在川普推行贸易保护主义和“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的政策下美日经贸谈判已经启动,日本在包括农产品和汽车等领域拒不退让。

为了提高日本对美谈判的筹码和底气,降低日本在全球新变局下的脆弱性,日本从2018年开始便加大力度改善中日关系,除了当年10月安倍亲自访华,2019年4月也派遣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以安倍特使率团前往北京出席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同时邀请习近平出席6月在日本大阪举行的G20峰会。

中日两国也达成在一带一路国家开展第三方合作,共同投资一带一路的基础设施建设。尽管日本在安全领域上仍然需要紧紧依靠美国,但在经贸领域上却需要与中国深化合作,因此日本已经改口称“印太构想”,而不愿让印太战略和QUAD破坏当前中日关系转暖的氛围。

除了印度和日本对印太战略转为冷淡以对之外,东盟十国对印太战略的消极态度也注定了印太战略无法有效遏制中国。一方面,美国首份的《印太战略报告》由国防部发布,表明印太战略聚焦在军事战略领域而对促进经贸合作的轻视;另一方面,随着中美贸易战和科技战逐步升级,东盟国家作为区域内的中小国家更加担忧被迫卷入中美对抗之中。

为此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今年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发表主题演讲时,呼吁美国要正视和接受中国的崛起,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迪(Mahathir Mohamad)此前也公开提醒美国不可能永远是科技实力最强的超级大国,而菲律宾总统杜特蒂(Rodrigo Duterte)更是多次批评美国在南海的军事行动只会激化冲突而无助于和平解决南海争端。

以上各国首脑的态度表明大部分的印太主要国家拒绝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队,揭示了印太战略在东盟乃至整个印太地区不得人心而应者寥寥,美国若想寄望于以新瓶装旧酒的印太战略来遏制中国最终恐将无功而返。

阅读《新瓶装旧酒──印太战略无法遏制中国(上)

(本文首发于《多维CN》第49期名家栏目)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