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瓶装旧酒──印太战略无法遏制中国(上)

2019-10-06 02:21

美国总统川普(Donald Trump)是个非典型的政治人物,就任总统后凡是欧巴马(Barack Obama)的政治遗产全部都要否定推翻,从国内的欧氏健保到国际上欧巴马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PP)与《伊核协议》皆不例外。在美国的区域对华大战略上,川普同样要推翻欧巴马提出的“亚太再平衡”(Rebalance toward Asia-Pacific),另外提出带有川氏色彩的“印太战略”(Indo-Pacific Strategy)。

从相关报告文本以及实际的战略布局来看,印太战略除了将围堵中国的地域范围从西太平洋扩大至印度洋之外,其本质仍是延续欧巴马的再平衡战略,将亚太再平衡的地域范围向西延伸至印度洋和南亚,一方面加大美国在该区域的军事力量投入,二方面扩大和加深与盟友伙伴的军事合作,三方面则帮助盟友提升军事能力,其指向均是对中国的遏制与围堵。然而随着中国解放军加速现代化进程以及一带一路的深化开展,在亚太再平衡基础上“新瓶装旧酒”的印太战略,既了无新意也无法有效遏制中国在印太地区扩大综合影响力。

从“亚太”到“印太”

在欧巴马执政期间,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Hillary Clinton)先是于2011年10月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杂志上撰文《美国的太平洋世纪》(America‘s Pacific Century),提出“重返亚太”(Pivot to Asia-Pacific)战略,之后考虑到为了避免让各国联想误解过去美国历届政府的亚洲政策,改以“亚太再平衡”作为表述。

2012年1月美国国防部发布的《国防战略报告》正式以“再平衡”来描述其亚太战略,当年6月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时任美国防长帕内塔(Leon Panetta)发表《美国对亚太的再平衡》的主题演讲。此后“亚太再平衡”便成为欧巴马时期亚太战略的核心,其主要内容包括外交再平衡、军事再平衡、经济再平衡,再平衡的对象皆有意无意地剑指中国。

澳洲、印度和日本比美国更早从“印太”连动的视角来进行学术分析和政策制定,自2010年起澳印日三国官方频繁地使用“印太”一词,而美国战略学界和官方在欧巴马执政后期才相继将视角从“亚太”进一步向西扩大到“印太”。“印太”一词较早于2003年出现在澳洲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的“印太亚洲”(Indo-Pacific Asia)海洋安全研究项目,2012年10月澳洲政府发布的《亚洲世纪中的澳大利亚白皮书》则具体指出,“印度洋正在取代大西洋和太平洋成为世界最繁忙的海洋,“印太”的出现则意味着相关国家将会把印度洋与太平洋连在一起作为战略整体考虑”。

川普上台后不愿采用欧巴马的“亚太再平衡”战略,经过将近一年的酝酿,时任国务卿提勒森(Rex Tillerson)于2017年10月在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发表题为《下个世纪的美印关系》的演讲,以及11月川普在越南举行的亚太经和组织(APEC)峰会上的演讲,全程均以“印太”(Indo-Pacific)代替“亚太”(Asia-Pacific)。同年12月美国白宫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中国和俄国视为最大的战略竞争对手(rival powers),并恶意指责中国对美国进行“经济侵略”,指出今后中俄将与美国争夺地缘政治主导权,同时将印太作为美国全球战略最重要的地区。

2018年1月美国国防部发布的《国防战略报告》进一步明确指出,大国竞争已取代恐怖主义成为美国国家安全最大的首要关切,提出中国、俄罗斯、北韩和伊朗等4国及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的“4+1”威胁判断,并将中国视为最大的“战略竞争者”,这与欧巴马时期对华战略采取“合作+防范”相比,该报告更加突出了对中国的遏制和竞争。

该报告延续《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的思路,将印太地区作为美国国防战略的重要区域,并将西太平洋到印度洋视为一道战略弧,这是美国历次《国防战略报告》首次将“亚太”改为“印太”。之后美国前防长马蒂斯(James Mattis)于2018年5月30日在夏威夷宣布将原美军太平洋司令部(Pacific Command)改名为美军印太司令部(Indo-Pacific Command),并在当年6月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正式提出印太战略是美国大战略“向西看”的重要组成。

在经过两年的政策酝酿和规划后,美国国防部在2019年6月1日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向与会的各国防长发布了内文共55页的《印太战略报告》(Indo-Pacific Strategy Report),这是美国官方首份以“印太战略”为名并完整阐述其内容的报告。美国代理防长夏纳翰(Patrick Shanahan)亲自撰写了两页的前言,自行将中国定性为所谓“修正主义强权”(Revisionist Power),开篇便直指“由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试图藉由军事现代化、影响力运作、以及掠夺性经济来强迫其他国家,从而改变该地区秩序以塑造其优势”,并提出印太战略相应的“3P”措施,至此印太战略的政策框架大致形成。

印太战略的3P政策

在《印太战略报告》中,夏纳翰提出将以“完善准备”(Preparedness)、“伙伴关系”(Partnership)、以及“促进区域网络”(Promotion of a Networked Region)等“3P”政策来落实印太战略。

首先,“完善准备”是指加大美军对印太地区的军事投入,扩大美军在印太地区的关键点位布署,做好应对印太地区军事冲突的全方位准备。该报告所列举的计划包括:加大对美军太平洋-阿拉斯加联合训练基地的投入,使演练环境更加贴近实战;确保美国空军和海军8成的战斗机在备战状态;在日本和澳洲升级弹道飞弹防御系统;加大对下一代“哥伦比亚级”(Columbia-class)战略核潜艇的投资,以提高战略威慑;新购110架第四代和第五代战斗机、约400枚空对空飞弹、约400枚扩大射程的空中对水面飞弹、两艘无人水面载具(Unmanned Surface Vehicles)、远程反舰飞弹、海上打击专用的战术型战斧飞弹(Maritime Strike Tactical Tomahawks);在2020至2024财年新购10多艘驱逐舰,以提高反水面、反潜舰、以及弹道飞弹防御(Ballistic Missile Defense, BMD)的能力等。

除了以上军事力量的投入和升级之外,为因应现代化战争的“多领域作战”(Multi-Domain Battle)以及提高盟邦作战能力,未来美军在印太地区推行的三项计划值得关注。

一是美军将加快和扩大“多领域特遣队”(Multi-Domain Task Force)在印太地区的布署,强调横跨陆海空三军乃至电子战、网络战和太空站的跨领域整合与多军种协作。二是扩大“太平洋栈道”(Pacific Pathways)计划,减少美军在印太地区的部队运输和轮调,以增加在单一区域的布署时间,从而加深与美国盟友和伙伴的军事关系。三是增派“安全部队援助旅”(Security Force Assistance Brigades)至印太地区,协助盟邦提高战斗部队在前沿地区的战斗能力,增强跨国部队的联合作战能力。

此外,该报告还指出,未来美军将进一步演练和采取“远征前进基地作战”(Expeditionary Advanced Base Operation, EABO),这是因应西太平洋岛链地形的新一代“跳岛战术”,今年3月美军第31陆战队远征分队便曾偕同空军和海军,在琉球西部外海的伊江岛演练该战术的协同作战。上述几项特殊的作战防务计划,实际上并非川普上任后才推出,而是在欧巴马执政后期美国国防部便开始制定试行,川普政府不过是将前朝既有的作战计划放到新的印太战略之下。

其次,“伙伴关系”是指深化美国与印太地区盟国和战略伙伴的双边军事合作,包括强化与日本、韩国、澳洲、菲律宾和泰国等五个美国在印太地区传统盟国的军事关系,以及此次《印太战略报告》着重提出扩大与新加坡、新西兰、蒙古和台湾的伙伴关系,还有在南亚与印度、斯里兰卡、马尔代夫、孟加拉国及尼泊尔开展“大防御伙伴关系”(Major Defense Partnership)计划,以及在东南亚与越南、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文莱、寮国、柬埔寨继续强化军事合作。此外,该报告还指出在此域外的美国传统盟友英国、法国和加拿大于印太地区也有自身的利益认知,因此美国也将加大和以上盟国在此地区的军事合作。

值得注意的是,该报告刻意将台湾与新加坡、新西兰和蒙古并列为“强化中的伙伴关系”(Strengthening Partnerships),称四者皆为可信赖(reliable)、有能力(capable)和天然的(natural)伙伴,并将台湾与其他三国并称为积极维护自由开放国际秩序的“国家”(countries),这并非误植而是五角大楼和川普政府对北京决策者的一次擦边球式的试探。不过这种试探也就仅此而已,美国不可能与台湾官方正式建交、互派大使,否则中美关系大局便将天摇地动式的崩解。川普上任以来美国政府虽然多次大打台湾牌,但仍未到彻底颠覆“一个中国政策”(One China Policy)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

再次,“促进区域网络”是指在印太地区将以美国为轴心的双边盟国和军事伙伴关系,进一步交迭延伸为三角、四方、乃至多边的军事合作,其背后没有形诸文字但却遮遮掩掩的潜台词,即试图仿照以北约遏制苏联和俄罗斯,在印太地区组建一个“新北约”来遏制中国崛起。

由于印太地区的地缘政治、历史和各国间复杂的矛盾纠葛,例如在日本和韩国之间的历史恩怨便使得美日韩三国同盟至今无法形成,以及如东盟国家对中美两国进行两面下注与大国平衡,再加上如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等国家奉行独立自主的不结盟传统,致使印太各国远未能向美国一边倒并整合成一个团结的军事结盟集团。因此,美国在印太战略的布局中只能先推动双边盟友向多边合作推进,试图组建多个三角和四方的“小北约”,待未来时机成熟时再将多个“小北约”整合成针对中国的“新北约”。

阅读《新瓶装旧酒──印太战略无法遏制中国(下)

 

(本文首发于《多维CN》第49期名家栏目)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