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回不去了?(上)

2019-10-03 20:05

点击阅读《香港回不去了?(下)

从6月香港出现反对《逃犯条例》草案修订的大规模抗议活动以来,香港街景与经济都发生重大的变化,很多人都在谈香港回不去了?香港目前的失序,不但影响着香港的未来发展,也涉及两岸三地关系的变化,甚至成为国际政治角力的场域。

例如这段时间蔡英文躺着不干事,民调竟也能不断攀高,都要拜香港抗争之赐;在中美贸易战中,川普也经常拿香港说事,企图以此为筹码在中美贸易战中牵制大陆。香港何去何从已经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更是所有华人都应该关心的议题。

反修例的背后原因

对于此次香港动荡的原因,出现非常多的论述与分析:有些人认为这是港人对于中国大陆法治的不信任,加上对《逃犯条例》草案修改的误解,认为修例通过将使中共今后可以任意将香港居民送往大陆受审(许多人甚至认为,以后在脸书上发些牢骚文都会被“送中”),人身自由与生命受到威胁;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支持者更从维护香港法治、自由的基础,进而希望透过此次抗争提出争取香港普选的民主要求。

另外一些人则强调勇武派与黑衣人的暴力手段与精良装备,断言帝国主义在背后的指挥策划;但也有些人坚决不同意西方帝国主义幕后黑手的说法,坚称这是一场无组织、无领导、无大台的社运运动,拜网络新科技之赐,让不满的年轻人能够被动员出来。

还有人认为是香港的土地、金融资本既得利益阶级在幕后主导推动,要把压低房价的林郑月娥赶下台,这与当年对付董建华、梁振英的手段如出一辙;类似从社经不平等的角度分析,亦有人指出香港社经结构的固化与贫富差距的扩大,使得年轻人普遍觉得未来无望,大规模走上街头进行激烈抗争,不惜采取玉石俱焚的“揽炒”。

社会运动从来不是单一因素所构成的,尤其此次香港反修例所引发的多日大型社会运动,参与人数如此之众多与复杂,其背后的因素也必然是多重的。6月初因修例引发百万人上街时,其中就包含许多人的各种动机,上街的人中许多都是对于修例有强烈的情绪,这种情绪有些人是对于中国大陆的法治不信任所致。从1949年到改革开放以来,部分从大陆来港的民众在政治立场上是与大陆政府有着强烈的对立,他们的反共意识使得他们对于大陆政治体制充满着不信任与排斥;另外香港是许多大陆贪官与商业犯罪者聚集的地方,这些人与香港许多在地资本家都担心修例通过后会被遣返回大陆,因此他们都成为反对修例的坚决支持者。

但是更多走上街头的香港人,特别是年轻人,多数是对香港的现况存在着不信任与失望,更对大陆充满着误解与排斥。他们是愤怒的世代。年轻人的愤怒是当前世界普遍的趋势,受到新自由主义的影响,全球各地都出现严重的贫富差距与青年贫困问题。

但香港青年人的不满还与对中国大陆的敌视有关。1997年回归以后,北京尊重一国两制原则,使得香港的教育体制与内容仍然掌握在一群反共的教育人员手中。台湾的经验显示,群众从反共意识形态到转化为反中观念形成的过程是不需要太长时间就能实现。二十几年的时间,香港新一代的年轻人中反共、反中的比例愈来愈高。香港政府与大陆当局所面对的不只是政治、经济矛盾的解决,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是另一个战场。

怎么办?

多年来,大陆政府提供大量经济援助给香港与台湾,希望有助于与大陆关系的改善,却未达到它期待的目地,反而似乎是情况持续恶化,终至此次香港出现强大的反对中国的浪潮。不管香港政府如何让步与调整,问题都不会完全得到解决,因为香港的反对运动得到境外的政治力量强力的支持,随时找碴。因此香港当务之急是应该立即止暴制乱,同时将外国因素有效的排除。

此次香港动荡,美国等外国势力如此公然介入,香港政府却完全束手无策,这是香港当前的严重危机。正是因为有外国力量的介入,才会有如此多的黑衣人敢如此猖狂的从事各种暴力行为。要将这些乱源找出来,不让他们再产生破坏作用,却困难重重,因为冷战时代香港存在着大批英美情报部门安插的细胞,甚至潜伏在香港的警政部门,执行着反共的任务。不将外国势力清除,香港将永无宁日。

更彻底的正本清源之道是改变现有的社经体制与结构,解决贫富差距的矛盾,让香港的年轻人觉得未来还有希望。其中广设平价的公宅,让居住不再是困扰香港年轻人的问题,是当前迫切待解决的问题。此外,提高社会保障的水平与覆盖的范围,是另一个亟待面对的议题。与大多数资本主义发达地区相比,香港的养老给付水平与社会保障覆盖范围都是最低的,如果不能在社会政策提出大幅度的变革,香港民众的不满,特别是年轻人的愤怒将永难平息。如果不能从社经的源头解决香港社会的矛盾,香港的动荡就可能会继续不断出现。

在追求经济成长的同时,我们更应该思考成长的果实是如何分配的?在经济成长过程中谁受益?谁受害?过去香港一昧追求经济成长的目标,忽视社会分配的重要性,现在已经到了彻底改弦更张的时候。

意识形态的斗争是另外一个高难度解决的领域。自由民主普世价值的说法已经深入台港人民的内心深处,虽然自由主义的市场经济与代议民主近年来已经在西方遭遇到空前未有的危机与挑战,但在台港地区却仍然是核心价值,因此很容易将当前香港的对立宣传成自由民主与独裁极权的对抗,要想改变香港年轻人的刻板印象也就难上加难。

尤其改革开放初期大陆以追求GDP成长为目标所采取的各种政策,使得贫富差距日益扩大,也未能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提出具有说服力的理论解释,这使得大陆在争夺话语权上一直无法取得胜利。近年来大陆的贫富差距有缩小的趋势,社会保障体制也在全面建立中,未来如果能够发展出一套完整的社会主义论述,才能取得文化领导权,化解香港民众的认识误区,有效的压抑右翼的民粹主义运动。但如果香港的学校教育持续灌输学生反共与歧视中国的教育内容,增加香港年轻人与中国之间的鸿沟,则香港与中国大陆的对峙将很难化解。

点击阅读《香港回不去了?(下)

(本文首发于《多维CN》第50期名家栏目)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