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会如何兑现“保护沙特”的承诺?

2019-09-29 00:06

9月14日,全球最大石油出口国——沙特阿拉伯旗下阿美石油公司(ARAMCO)所拥有的几处重要石油设施遭到来自空中的突然袭击。

据沙特阿拉伯内政部所披露的信息,遭到袭击的石油设施位于全球最大石油加工厂Abqaiq工厂和Khurais油田,沙特全国最大的五座地下储油罐(总储油量高达数千万桶)中两座遭到破坏,这导致沙特石油日供应量减少约570万桶,相当于全球石油供应量的约6%。彭博社9月16日援引未透露来源“内部消息”称,至少需要数周时间才能恢复产能。

消息导致全球原油市场的剧烈反应:11月交割的北海布伦特原油期价单日上涨8.80美元,涨幅高达14.6%,录得1988年该品种上柜以来单日最大涨幅,隔夜纽约WTI原油指数同样在开盘短短几分钟内攀升了14.7%。业内人士担心,此事件可能导致欧洲等地成品油价格进入剧震区,由于欧洲即将进入冬季能源高消费季节,且当前经济形势叵测,后续事态注定引发高度关注。

此次袭击的最大受害国无疑是沙特阿拉伯。

因为卡舒吉事件和持续两年多在也门的军事干预导致大量平民伤亡,沙特和欧洲和其它许多国家间关系处于微妙状态,这迫使沙特不得不高度依赖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所一力倡导的“美国-以色列-沙特”三角同盟,但沙特和以色列的“眉来眼去”令其付出在阿拉伯国家和伊斯兰世界号召力下跌的代价,而沙特和“基地”、“伊斯兰国”等原教旨组织的瓜葛,以及王室在卡舒吉事件中所扮演的神秘角色,又掣肘着特朗普政府所能给予沙特的支持和庇护力度。此前由于沙特坚持对也门胡塞尔派武装的军事打击,其境内石油设施曾多次遭到火箭弹和无人机袭击(尤其5月和8月的两次规模较大),但均未造成严重破坏和巨大损失,正因如此,此前沙特一再宣称“有充分能力自卫”,而美国也信誓旦旦对沙特国土及石油安全“大包大揽”。此番导致严重直接后果的袭击却足以表明,所谓“充分的自卫能力”不过镜花水月,这足以摧毁沙特人和世人对美国-沙特同盟保卫沙特乃至美国在中东根本战略利益的信心,并令二者双双陷入尴尬境地。

更严重的是,此举足以动摇投资者对沙特石油生产稳定性和盈利前景的信心。原本为实现经济多元化的目标,同时分摊风险,沙特一直努力推动阿美公司在全球证券市场上市,并将之作为穆罕默德王储(Mohammed bin Salman)“愿景2030” (Vision 2030)经济战略蓝图的核心。按照稍早披露出的一份计划,阿美公司本拟11月在沙特率先上市,并于2020年在国际各证券交易所招股,从而令其有机会成为全球有史以来总股值最高的上市公司。但出于对沙特投资环境和中东地缘政治形势的担忧,阿美上市计划一再被质疑、遭推迟,此次沙特石油设施遭如此重创,对阿美上市这一愿景,无疑绝不是什么福音。

这次在战术上十分成功的袭击究竟是谁干的?

也门胡塞尔武装宣布,这次袭击是他们的杰作,目的是报复沙特所倡导“联军”对也门的“侵略与封锁”。9月16日,针对沙特和外界对胡塞尔派“是否有能力发动如此水平袭击”的质疑,胡塞尔派所控制的Al-Massirah电视台援引该派发言人沙雷(Yahiya Saree)称,他们“拥有随时打击任何目标的‘长臂’”,并敦促所有外国人和外国公司“早日远离沙特石油设施,以免给自己带来危险”。

沙特当然不愿仅仅将目标对准早已是其大打出手对象的胡塞尔武装,其政府发言人在事发后不久就点名指责“系伊朗发动了袭击”。这一指责旋即遭到伊朗外交部发言人穆萨维(Abbas Mousavi)的指责,后者表示,针对伊朗的“有罪裁定”是“愚蠢而难以理解”的。随后伊朗总统鲁哈尼则在随后表示,沙特“每日都对也门目标狂轰滥炸”,本土目标遭炸“不过是一报还一报”,这种表态一方面继续“撇清”伊朗自己,另一方面也毫不掩饰对这一行动的“欣赏”,对胡塞尔派的支持,以及对沙特“倒了大霉”的幸灾乐祸。

有分析家注意到,外界一般的报道都将此次袭击所使用的手段称作“无人机”,而沙特却一直坚持使用“巡航导弹”的概念。事实上“巡航导弹”就是“无人机”的一种,世界最早投入实战的巡航导弹——纳粹德国V-1巡航导弹,也被称作“V-1无人机”,英美至今在其空战战史中将1944年8月4日英国皇家空军“流星”战斗机击落V-1,称作“世界上首次喷气机之间的空战”,而拒不承认俄罗斯等国“世界首次喷气机空战发生在1950年11月7日,在苏联米格15和美国F-80C之间”的定义,正是将V-1视作“无人驾驶喷气机”的缘故。此番沙特一口咬定挨了“巡航导弹”而非“无人机”的炸,却闪烁其词,始终不愿透露究竟是什么型号的“巡航导弹”所为,在许多军事专家看来,无非是打算借“无人机”和“巡航导弹”这两个相互间有很大交集的概念进行“偷换”,设法把“黑锅”结结实实地扣在宿敌伊朗头上。

正如新加坡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RSIS)中东问题专家多尔西(James Dorsey)等所指出的,沙特联军空有武器装备和军队人数优势,却始终无法彻底压倒也门胡塞尔派,就更不用说伤损其后台伊朗,因此此番“小动作”的真正目的,是自己不与伊朗直接大打出手,但千方百计拉美国下水,希望暴躁和最近事多不顺的特朗普为自己火中取栗——这样就必须让伊朗显得“罪证确凿”。

在此情况下美国何去何从就成为关键。

最初的反应似乎正顺着沙特所期待的方向发展: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北美时间14日表示,没有证据表明胡塞尔派有能力发动如此水准的袭击,并指责伊朗“支持了这次袭击行为”,强调美国将“努力确保原油市场供应”。但有细心的观察家注意到,蓬佩奥的口径和沙特方面实际上有微妙差别——沙特暗示袭击直接由伊朗发动,而蓬佩奥只说伊朗“支持”了袭击。

9月16日,“转正”不久的美国国防部长埃斯佩尔(Mark Esper)称,伊朗对沙特实施了“史无前例的攻击”,是对“美国所捍卫国际秩序”的破坏,美国军方将与“美国的伙伴”密切合作,“回敬”这次袭击——这一口径似乎进一步迎合了沙特方的期待,向美国军事打击伊朗迈进了一大步。

但几小时后特朗普本人的口径又向后倒退:他对巴林媒体表示,伊朗“似乎”支持了对沙特的袭击,不过“我们需要确定到底是谁干的”。似乎惟恐人们听不明白,他进一步表示,美国决心“帮助”沙特,但“最好尽量避免与伊朗直接开战”。

特朗普一直希望美国尽量减少在海外驻军和用兵,更不希望在2020年大选前横生枝节,增加落选风险,因此在此前多次“关键节点”猛踩刹车,避免了和伊朗发生直接武装冲突。就在9月10日,他还将一直千方百计推动美国和伊朗开战的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一脚踢出政府,沙特石油设施遇袭事件发生前,有可靠消息称美国将寻求在9月17日起开始的联大会议上和伊朗进行外交接触,尝试“热点降温”可能性,如今变生肘腋,“降温”大约已不现实,但特朗普恐怕更不希望因此“升温”——那无疑会给自己选情添乱,并不啻替博尔顿打自己的脸。

或许意识到一时半会很难让美国“入圈”,沙特外交部9月16日也悄然改变了口径,转而称,将邀请“区域内友好国家”和“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专家调查此次袭击,“找到罪魁祸首并予以严厉惩罚”,这等于暗示自己此前针对伊朗的指责并无“实锤”。当然,同一天沙特所领导的、对也门实施武装干预的“联军”发言人马利基上校(Turki Al-Maliki,)称,胡塞尔派“只是伊朗‘恐怖主义政权’的傀儡”,“所有迹象都表明操纵武器的是伊朗人”,给沙特留下了一个“后门”,即“即便调查证明确是胡塞尔派干的,也可解读为‘胡塞尔派所为即等同于伊朗所为’”。

不过事发前国际社会、包括欧洲大多数国家就已对沙特在也门的军事干预扩大化啧有烦言,事发后各方表态也十分严谨,始终避免直接指责任何一方为事件直接责任人,沙特的所谓“国际调查”将会得到怎样结果固然难说,更关键在于,如果特朗普仅打算借此对伊朗继续“极限施压”,加大本方讹诈筹码,而不是帮沙特出头和一个地区性大国打仗,替沙特消灭心腹大患,那么一切闪转腾挪都注定如此前“油轮遇袭谜团”一样,归于一场无用功。

9月15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在必要时会动用美国战略储备石油稳定市场”,同时称“希望由沙特来告诉我们谁是罪魁祸首,以及需要我们采取怎样的方式行动”,很显然,这些就是美国目前所愿采取的“帮助”措施:动用石油储备可以,但要等到“必要时”(何时“必要”由特朗普自己定夺);“罪魁”是否是伊朗、应该怎么做请沙特来下定义,届时打不打再说,即便打了、打错和打砸了,也是沙特“误导”,而不能把帐算在英明神武的特朗普头上。

(本文首发作者多维客专栏)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