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来的最大成就 70年后的两大挑战

2019-09-23 04:58

最近一两年因工作原因大多时间都待在香港,以至于每次回北京时都会有“咦?这楼是什么时候盖起来的”等生疏之感。这两日则因回京续办外国人工作居留许可证,需要有一段时间都在北京,正好也赶上了国庆节,满城浓郁的庆祝氛围,令北京成为了这段时间最能体会到70年大庆的城市,我这也算是赶巧了。

话及至此,最近莫斯科《生意人报》的中国版编辑联系到我,希望我帮他整理整理中国年轻人对“中国建国70年来最大成就,以及如今面临的最大挑战”之看法。闲来帮他征询了十来位朋友的看法,也附上了一些我自己的浅见。

我是个“在华外籍华裔”,幼时在成都生活,乳牙未换齐时便移居海外,先是作为小留学生,后是随父母移民,周转了三四个国家,最终在毕业并于北美工作了几年后,再独自迁居国内,如今算来也已有五个年头。

之所以做这些介绍,一是为了明言在先我代表不了“中国年轻人”,二是因为针对这两个问题的回答,我想说的确实是我的真实感受,而非政治正确又或“被国内教育影响过深”:在我看来,中国建国70年来最大的成就,就是“让中国人终于站起来了”。

不可切割的70年

所谓“站起来了”,不乏有人将之视作改革开放40年后的成果,这也就牵扯到如何看待中华人民共和国70年建国史的问题:很多人以“约30年的毛时代-约30年的邓时代和紧接着的习时代”看待国史,认为这三个时代的政策发生了颠覆性大转弯。

但我不这么看,当谈到中国这70年来的最大成就时,所谓“让中国人终于站起来了”,与这三个时代都密切相关,没有任何一个时代的功劳大过另两者。

当习近平一再说“中国梦”和“伟大复兴”时,这绝不是所谓对邓小平“韬光养晦”的颠覆,而是延续了1997年中共十五大时就提出、并由江、胡任内逐步发展的概念,是对由毛时代和邓时代的延续:在这70年间,中国人一直在为自己寻找一个在世界舒服而有尊严地存在的位置。

为了这个目标,为了“让中国人站起来”,中国人在毛时代抵御外敌、折冲御侮;在国内力挫各种分歧,凝聚出一个统一的发展方向,也即对一个以农业为基础、以家族为单位的国家,进行现代化改革,变为一个以工业为基础、以社会为单位的国家;在国际上拓展独立于冷战时代两大阵营的生存空间,并借着数次战争/战斗,以及核武等军事能力,夯实了自身以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为代表的国际地位。

正是在此基础上,中国人在毛时代完成的伟业在于打下了工业基础;巩固了军事实力,让国家安全有了保障,让经济发展有了安全的外部条件;并重新构造了社会结构,释放出大量新动能(虽然也为此付出了血与泪的巨大代价)。

没有这些毛时代的伟业,后几十年的经济奇迹则绝无实现的可能。在这成千上万先人的牺牲、付出和成就上,邓时代的人们辟蹊径、倡实干、防老路、堵歧路,创造了中国数千年少有的长达数十年的长足稳定发展,堪称盛世,无愧为历史交予那一代人的使命。如果说毛时代为中国提供了政治和军事基础,那么邓时代则无愧为提供了富足的基础。

而毛时代和邓时代的成就,也为中国人在习时代真正“于文明角度站起来”提供了前提。在前辈们所取得的政治和经济成绩下,如今这一代中国人得以完善政制体系,优化治理能力,为了下一个数十年的经济发展重新改革经济结构,乃至有越来越充足的国力和国际影响力去推动国际秩序革新,令这个越来越显得不合时宜的、以西方中心论为根本的战后国际秩序,变得更为多元、更为有代表性。而在这一系列工作的过程中,也让中国人自19世纪被欧洲人以坚船利舰粗暴地轰开国门后坠入谷底的自信心,重新得以恢复,这在我看来才是“伟大复兴”最重要的一环。

我想,这一脉相承的工作,应该就是中国人在这70年间所取得的最大成就吧?让中国人有了“终于站起来”的前提条件,以至于能在未来数十年内真正地站起来。也是这样,此次国庆节以“人民万岁”为主题,是令人欣慰的。

以上是我认知中的“中国建国70年来最大成就”,可能有些过于抽象、过于笼统。那么便说说我认为中国现在面临的最大挑战吧,在我看来有两大挑战,相较于成就,挑战也会具体的多:一者,如何讲好故事;二者,魔鬼在于执行。

挑战之一:讲好故事

如今各国息息相关,一国的政经情况皆受到国际态势的影响,因此中国光是自己做好是不够的,还需要他国“不添乱”,又或是他国不认为中国在给世界添乱。这也就牵扯到“讲好故事”的能力。

中国于过去70年所取得的成就是很值得夸赞的,但中国毕竟是单一政党执政,对今天的世界主流价值观而言,当中国想要让世界其他地方的人理解“中国梦”的时候,这是个天然短板。且不说他国,单是香港台湾今天对“中国梦”的接受都是有限的。对此,过去如苏联可以靠官方宣传,但这在今天难度却大得多,且效果很可能得不偿失。

但另一方面,期待中国放弃这种“天然短板”,改变单一政党执政的现况,改变现行政治经济社会发展及治理模式,就更是不可能的,且对中国和世界而言都是很危险的。事实上,这对中国人而言也是不公平的,因为至少对中国这片土地和其国民而言,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制度正逐步展现其优越性:自由市场、社会主义公平正义的发展蓝图、社会创造力、以及因时而变的政策调控,令国家得以持续稳定地发展,且发展的并不仅仅是经济领域,亦包括政治发展和文化发展。

因此,中国有好原材料、好灵感,但如何将原材料做成一道佳肴?如何将好灵感变成一份好剧本、好故事?这就是另一个问题,这也是如今中国政府乃至中国人都在面临的问题。

今天中国宣传机构在很努力地适应着中国社会的转变,很大程度上其所宣扬的主旋律,也受到社会主流的认可。但可叹的情况在于,掌握着更多知识、社会、经济资源的精英群体,对该主旋律的认可反而更低,而对仍由欧美主流文化占统治地位的国际社会而言,中国官方所宣扬的内容就依然不全被接受,而其宣扬的方式就更无法达到效果。

上周我与一位日本外交官朋友饮酒闲聊时,他跟我说,“中国的软实力可以也应该是很强的”,这是中国的一大潜力,也是中国现如今的一大短板。

挑战之二:魔鬼在于执行

另一个挑战则是个中央王朝自古皆有的老问题。我不担心现在的中美摩擦,不担心中国经济,也不担心中国政府近几年越来越强的社会管控(我觉得这是政府面临经济和国际政治环境的关键转型期,所采取的阶段性手段),但我担心的是中国政府如何将其很好的计划和治理思路通过庞大的党政机构落实下来,将有利于“中国梦”实现的政策予以执行,我担心的是各层级尤其是基层官吏如何做到不怠政、不渎职。

这还不是简单的贪腐问题。相较之下,一定限度的贪腐是不可避免的、是可被接受的,乃至是提高效率的。但怠政渎职则是另一回事,且更为严重:若执行得不好,不仅人们不觉得你讲的是好故事,甚至人们会觉得你连灵感都是差的。执行过程永远是中央集权政府的大挑战。

从这个角度来讲,这第二个挑战与“讲好故事”是密切相关的。中国已经大体实现了工业、农业、国防和科学技术的“四个现代化”,那么能否完成习近平口中的“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能否令国家经详尽调研、严肃评估之后所制定的政策,有效地、人性化地、不一刀切地落实?我想,当现任领导层一再又一再地强调“不忘初心”,乃至此前的“习核心”,如今《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中强调的“法治城市示范”、“城市文明示范”、“民生幸福示范”等等,乃至是雄安特区之设立,都是为了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为了应对“魔鬼在于执行”这个大挑战。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