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20年 最动人的中国梦

2019-09-12 05:10

什么是普通人的中国梦?要回答这个问题,20岁的阿里巴巴无疑将是最具分量的注脚之一。

得出这个结论,不仅仅是因为阿里巴巴本身就是过去20年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最激励人心的商业神话,让数万阿里员工实现了所谓“财富自由”,彻底改变了自身与家庭的经济状况;更因为阿里巴巴在追求商业成功的同时,通过对正向外部性的兼顾,极大扩展了中国语境下社会型企业的内涵,进而为涉及阿里生态体系的亿万国人,为这群普通的追梦者提供了可能。

按照传统的社会型企业理论,狭义的社会型企业多是具备自身造血能力的公益性组织,广义的社会型企业则更多是在寻求盈利目标的同时为特定社群创造就业机会或输送经济资源。而对阿里来说,就业创造、定向扶贫、资源回收这类大公司传统的社会责任命题自不必说,针对不特定人群的社会资源供给,却是其20年发展历程中最难能可贵之处。

具体而言,阿里的社会资源输送可体现为三方面。

第一点,是对要素自由流通的推动助益。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走向“世界工厂”再迈向全球最大市场之一的历史,正是一个生产要素流通效率不断提升、资源日益均衡有效的过程。随着早期政策性障碍的逐步消解,提高产品流动效率的路径也面临“从存量向增量”的转变。

在这一背景下应运而生的阿里,不仅帮助无数实体企业、中小经销商开拓广阔的增量市场,打开了商业信息要素流通的增量路径,更从2013年起以菜鸟网络为基础,参与并主导了对产品要素流通路径的升级改造。

时至今日,在菜鸟电子面单等技术手段带动下,中国快递物流业进入了数字化快车道,全网实现了自动化,智能分单替代了人工分单,全网揽签时效从平均4天提速到2.5天。2019年4月,“菜鸟电子面单项目”获颁邮政行业最高技术奖项——科学技术奖一等奖。在这一切的背后,则是中国物流行业乃至中国产品要素流通体系,在成本控制与流通效率上双双走向全球前列,亦是更多中国消费者生活质量的提升、更多物流行业从业者工作压力的改善以及更多实体企业经营业绩的增加。

除去物的流通,阿里的社会资源更挹注于人力经验技能的流动。

相比于单纯的创造就业岗位和支持青年创业,阿里一方面通过包括淘宝、菜鸟及盒马等生态体系成员,将包括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工业机器人系统运维员、人工智能工程技术人员、物联网工程技术人员、物联网安装调试员、海鲜饲养员、直播间装修师等一批新技术岗位推向广域就业市场,为普通劳动者提供成长为新经济时代技术专才的机会。

值得关注的是,阿里亦通过淘宝直播,尤其是覆盖全国270个县域的“淘宝村播计划”,将前沿的订单生产理念及营销技术输送给众多的一线生产企业乃至普通农业生产者,而对位于大城市以外的广大生产者而言,通过阿里收获的不仅是更多的订单,也通过销售过程中的交流,对城市顾客的需求偏好乃至生活方式有了更为直观的体认。而城市顾客也通过观看直播等交流方式,对于中国的农村,对于中国的工厂,对于那些陌生而勤劳的广大同胞,对于他们的喜怒哀乐有了更为深刻的理解。

可以说,这种依托了现实生活场景的交流,是填平城乡“数字鸿沟”乃至“认知鸿沟”最高效的方式,也为人力要素的高质量流动奠定基础,对于我们这个很长一段时间注定要面对城乡二元结构挑战的大国而言,其中的社会正向效应不言而喻。

阿里社会资源的输送,第二点则体现为中小企业及电商零售市场的规模化组织,即真正通过阿里及其生态网络,形成了高质量的规模效应。

面对过去一年多来中美贸易摩擦的冲击,中国制造业抵御产业外流压力的两大优势,一是成熟完整优质的供应链布局,二是庞大统一且保持活力的消费市场。这两大优势,无疑依赖于中国庞大消费者基数和中小企业体系带来的规模效应,但光拥有人口基数,却并不必然带来这样的规模效应,或者说无法带来这样高质量的规模效应——这一点在印度、印尼、孟加拉、越南等其他人口大国的外贸产业及内需市场实践中均有所体现。

从二战而来美、日、欧诸国的发展经验看,高科技企业及大型制造业企业的规模效应依赖于国家产业政策的扶持,但中小企业的规模效应或依附于特定大企业的扩张,或依靠行业协会组织较长时间的积累。但改革开放后成长起来的中国中小企业能在短时间内形成规模效应,既要归功于不少地方政府的招商竞争以及对基建设施的大力投入,亦要归功于阿里及旗下淘宝对中小企业群体的积极渗透和依托互联技术实现的标准化自组织。

阿里对阿里旺旺平台、淘宝平台的持续建设,使得入驻平台的中小企业在潜移默化中完成了订单体系的标准化,也以相对低成本的方式掌握行业动态及与上下游企业建立联系,进而完成线上的供应链自组织,并伴随业务规模的扩大,实现线下的产业集聚。

更关键的是,使用淘宝、天猫的各地电商消费者,通过平台的标准化操作路径,真正形成了一个完整统一的庞大消费市场,于是对企业而言,只要在平台上摸索出行之有效的销售策略,并借助平台不断迭代的数据分析功能以及菜鸟标准化的物流体系,即可超越地理藩篱使产品行销全国。这既将资源人力相对有限的中小企业从线下销售中一定程度解放出来,也令消费者得以享受规模效应带来的性价比优势。

而最终,被阿里数字电商平台组织起来的中小企业和每年双十一刷新销售数据的广大消费者,这一切也都成为中国宏观经济得以抵御狂风巨浪的强健血脉的一部分。在世界政治经济格局面临巨大变化的今日,进一步发挥高质量的规模效应,将是中国经济行稳致远的关键所在,更是无数普通人实现并捍卫中国梦的前提保障,而阿里在这方面的实践,也将被赋予新的意义。

第三,阿里对社会资源的输送,也在于对新技术应用的大胆创新和尝试。

相较于国内外互联网巨擘,阿里对于各类前沿技术的开发积累或许并不具显著优势,但其以积极应用各类新技术为普通国人提供便捷、保障安全的速度却处牢牢处于第一梯队。

无论是蚂蚁金服支付宝为保障用户资金安全而在金融领域率先应用的人脸识别、AI反诈骗技术,还是飞猪、闲鱼基于芝麻信用大数据分析而为客户提供的信用类产品,这种迅速将前沿技术成果投入实际应用的做法,不一定甚至根本不能为企业带来立竿见影的商业回报,但却折射出的是一种理念的革新。

长期以来,不少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商业成功往往被视为带有“原罪”:竞价排名、流氓软件抑或侵犯用户隐私,这也使得人们在审视中外互联网巨擘时,往往认为中国的互联网巨头受惠于中国庞大的互联网用户基数,而缺乏技术研究投入,更缺乏道德立场。

然而,阿里正通过持续性的基础研究投入,以及对技术应用速度的强调,改变上述成见。

某种意义上,如果阿里有政治正确,那么它会如此写就——每一个普通的中国人都有权利享受技术进步带来的红利。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财经

关注全球经济形势,包括经济动态、最新经济政策以及建立在经济现象基础上的专业分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