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前 一纸禁舞令引发的暴动

2019-09-12 04:41

1948年1月31日上午11时,旧上海市的社会局内,发生着一件奇怪的事。上海当局竟然以抽签的方式来决定上海舞厅的未来命运。抽签后,包括仙乐、百乐门、米高美、丽都等一批名满上海滩的舞厅都要求实施禁舞。此时,上海市各大小舞厅正在召开第三次上海舞厅业全体大会,禁舞消息传来,全场舞业人员顿时爆怒。"到社会局去评理!"有人甚至喊出了"打倒吴开先!枪毙吴开先"的口号。一场震惊全国的舞业大暴动就此发生,这就是中国近现代史上十分罕见的女子集体暴力事件,史称"上海舞潮案"。

20世纪20年代初,上海开始出现职业舞女,起初多由俄、日两国的女子充任。但从1927年起,上海全市舞女人数明显增多,华籍女子开始占据优势,到1937年达到历史顶峰。

当时人们对舞女这一特殊职业群赐以许多外号,比如"弹性女孩",即英文Dancing Girl的音译与意译的结合。此外,还有"货腰女郎"、"蓬拆姑娘"等称呼。事实上,舞女的生活表面浮华,实则大部都处境艰难。当时的各种报刊上,经常出现舞女轻生、情杀、盗窃以及家庭纠纷等新闻。舞女在中国是一个不体面的形象,于是她们的恋爱与婚姻总是很容易出现阻力与波折。而且,舞场更是一个时时隐含凶险与恶势力的不安分场所,她们的生存很多是朝不保夕,大部分舞女打扮光鲜只是为了求"一口饭吃"。

由于上海属于旧中国最繁华的都市,这里舞女众多,舞厅秩序直接关系社会治安。所以,租界和华界先后多次制订和公布《管理舞场条例》、《舞女规则》、《取缔舞女营业规则》,对舞厅及舞女的营业方式和约束舞女行为作出规定和限制。

国民党政府对交际舞实际上是一直采取不提倡的态度,蒋介石更在1934年推行"新生活运动"后,明令禁止公务员涉足舞场。此后,取缔舞场的声音一直此起彼伏。他们的理由是舞场吸引青年男女通宵达旦狂歌狂舞,与"新生活运动"之要义显相背驰;身为社会中坚的青年如果陷溺其间,身心将遭受侵害,危及民族生存;因搂抱而至淫乱,昭昭在人耳目,危及社会风化;舞场灯红酒绿挥霍无度,一旦金尽,或因恨自杀或铤而走险,危及社会治安。

当时,国难当头,舞厅里淫奢的风气与国势的危难更显得格格不入,许多社会人士对跳舞更是义愤填膺。原西北军将领张之江,就首先提案要求禁舞,认为"盖男女交际舞者,非仅授受而亲,且增强其缠绵摩擦,极恣情纵欲之能事。"相对于这些卫道式的禁舞言论,上海作为跳舞业最发达的城市,禁舞涉及面最广,禁舞的阻力也极大。因此,上海市长吴国桢提出"为了节约,不跳舞"这样相对温和的口号。

其实,在国民政府中央正式要求禁舞之前,上海方面提出了"肃舞"与"分期禁舞"的折中办法,想以此来缓和上海社会各界对禁舞的不满。所谓"肃舞",就是规定舞女必须坐在座位上。制订出这种规定的当局者也实在可笑和糊涂。跳舞怎么能坐在座位上呢?而"分期禁舞",则是指缓慢地禁舞,需要一个时间过程。然而,这两种可笑的做法非但没让舞女以及舞客们满意,还招来了中央的施压。《中央日报》发表题为《跳舞就禁不得吗?》的社论,大骂上海是"法外之地"。另外,还发表《缓兵之计》,对"分期禁舞"的主张作了严厉批评。

当时,上海依赖舞厅生活的职工达2.7万人,一旦禁舞,势必有大批舞女"下岗"。她们该何去何从,政府务必给出去向。这又给上海政府出了难,政府先是想出了让舞女专业当护士的办法,此想法一出,立刻引起强烈反对。上海护士协会的人就认为,长期习惯于早睡晚起散漫生活的舞女要改任生活严肃的护士也确实不切实际。 另一种主张则认为,舞女最好的出路是嫁人。行政院副院长王云五提出"此辈舞女,均是成年女子,出嫁以后即解决事业问题,为妻固妙,为妾亦无不可,总之女人以嫁人为原则。"上海社会局局长吴开先也说风凉话:"舞女的生活糜烂惯了,救济所养不起她们,她们也住不来,所以没有办法,只有嫁人。"

正当政府机关提出舞女转业的各种奇思妙想时,上海舞业的从业人员们开始了一系列自发的自我维护行为,她们聚集开会,并向政府发出"我们要吃饭","节约不是制造失业"的呼声。

然而,上海舞业人员的呼声却没有阻挡住禁舞令的最终下发。不论阻力多大,禁舞的命令最终还是下达了。1947年7月,国民党政府颁布"勘乱建国总动员令"。9月9日,上海市政府为配合"总动员令",落实"厉行节约"措施,正式下达"禁舞令",限9月底前关闭全部营业性舞厅。

禁舞的消息传来, "弹性女郎"们立即组织起来,冲进社会局。下午3时半,数千群众乘坐大卡车涌集到位于马当路的社会局广场,人声嘈杂,"吴开先出来!""我们要吃饭!"的呼声此起彼伏。人群愤怒至极,局势逐渐失控。

一过4点,先头人群终于与拦阻的警察发生冲突,前者以竹竿开路,后者挥舞警棒竭力阻挡,导火线由此点燃,一发不可收拾。舞厅职工、舞女们以排山倒海之势跃上台阶,口中高呼"冲啊!……"警员人数稀少一下被冲散了。平时娇柔弱姿的舞女,此时个个叱咤吆喝,凶悍无比,堂堂社会局办公室被捣毁至一片狼藉。

这次舞潮案,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在5月份公开庭审时,大部分群众都对因舞潮案被捕的人们表示同情。法庭上的审讯也屡屡出现引来哄堂大笑的场面,被告们都众口一词说自己"并未动手,立在后头,谁动手没看见"。 69名被告中唯一的一名女中学生被法官问到为什么也去社会局请愿的时候,回答说,自己本来要去美琪看电影,因为买不到票,正巧朋友叫她一起坐卡车去,她就去了,人家叫她喊口号她就喊了。如此闹剧,让人唏唏。

最终,风波渐渐平息,数名舞业从业人员被判刑,政府也在社会舆论的重压下被迫收回了禁令。此次舞潮案,则成了民国史、妇女史上的一项奇观。

参考书目:

王志英,《1948:上海舞潮案》,《民间传奇故事(A卷)》,2011年第3期。

马军,《1948:上海舞潮案(对一起民国女性集体暴力抗议事件的研究)》,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年。

郭代习,《喧嚣一时的上海舞潮案》,《民国春秋》,1999年第4期。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