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往事:桂系谋湘与护法之战

2019-09-12 04:20

湖南地当南、北要冲,北通江汉,南临两广,西接川、黔,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基于此,湖南一直是南北军阀争夺的战略要冲,是军阀混战中战火连绵不断、饱受战争蹂躏的主要战场。

护法运动在南方的发展,使北洋政府恐惧不安,北洋政府即决定抢先把湖南和四川控制在皖系军阀手中。1917年8月6日,北洋政府宣布特任皖系将领、陆军部次长傅良佐取代谭延闿为湖南督军,而谭延闯仅任无兵权的空头省长之职。傅良佐率领北洋陆军主力两个师入湘,段祺瑞以武力控制湘、川的行动来势之快,使谭延闿陷入恐慌之中,他向桂系急电求救。8月10日,潭延闿致电广西督军谭浩明,请桂省出师援湘。22日,再电陆荣廷和两广督军告急请援。

桂系军阀为建立白己的霸业,巩固它对两广的割据,一向对湖南抱有野心。陆荣廷和谭延闿的关系密切,谭对陆有一定的依附,因此,保住谭延闿在湖南的统治,对桂系有利,所以陆荣廷竭力支持谭延闿督湘。接到谭的求援急电后,陆荣廷电请冯国璋收回成命,且提出划湖南为南、北军事缓冲地区,维持湖南现状,以保持南北和平。冯国璋将陆荣廷的请求转给段祺瑞,段祺瑞则表明皖系军阀决定以武力对付西南军阀的抗拒。于是陆荣廷命陆裕光率桂军第一师向湘南推进,做出武力援湘的姿态。8月16日,陆荣廷致电西南各省督军、省长,请求出兵援湘。滇系唐继尧是积极的响应者,他立即电请贵州督军刘显世出兵援湘。唐继尧又致电陆荣廷、陈炳焜、谭浩明,宣布与两粤一致行动。

滇、桂系虽称联合一致,暗中却勾心斗角,尔虞我诈。驻粤滇军宣称“援湘”,桂系广东督军又不提供滇军所要求的军饷,双方反复争执不休,始终没有出动。故唐继尧的援湘声明,仅仅是政治上的虚张声势而巳。桂系亦不愿在援湘中打头辟而损伤实力,陆裕光率领桂军第一师前进到桂湘交界的黄沙河,使停滞不前,观望形势。

桂、滇援湘,只说不动,畏缩不前。但北军入湘已势不可挡,谭延闿企图组织湘军自保,但第二师师长陈复初已暗投傅良佐,在谭延闿召开的秘密军事会议上,陈复初和第一旅旅长李佑文、第四旅旅长朱泽黄等湘军将领,对抵抗北军,态度冷淡。谭延闿无可奈何,被迫作退守之计。谭通知告假在京的零陵镇守使望云亭(北洋派人物)去欢迎傅良佐入湘,同时任命革命党人刘建德代理了零陵镇守使之职,并令其积极扩军;又调革命党人林修梅指挥的第一师第二旅由衡阳移防衡山,以便固守湘南。再命第二师第三旅旅长陈嘉佑率部移驻湘西,以待粤、桂军来接应配合反攻。谭延闿部署完毕,即借口回茶陵“省亲”,化装潜往上海观变。

傅良佐在北军商震旅(晋军)和安武军等部都已进入湖南后,率领王汝贤第八师、范国琼二十师等部,于9月5日入湘,9月9日在长沙接任湖南督军。傅良佐知道革命党人刘建藩、林修梅是谭延闿用来控制湖南的主要人物,即于9月13日下令免除了刘、林的军职。刘建藩、林修梅根据形势的急剧变化,9月18日向全国通告:湘南自主,宣布与段政府脱离关系,同时宣布衡阳、零陵等湘南24县为戒严区。接着,湖南第一区守备司令吴剑学、第二区守备司令周伴、铁道守备司令李仲联等,相继宣告自主,加入了护法行列。9月21日,孙中山致电刘建藩、林修梅等,表示祝贺。并派遣革命党人称伯渠(林修梅之弟)为湖南劳军使,前往湘南慰问起义部队。

护法战争在湘南揭开战幕后,北洋政府为此十分恼怒,冯国璋于9月29日下令对护法军政府大元帅孙中山、非常国会议长等一体严缉,拿交法庭依法讯办。傅良佐亦慌忙部署兵力,进攻护法军,任命第八师师长王汝贤为湖南各军总司令,第二十师师长范国璋为副司令,令其以四个旅的兵力,分两路向衡阳、宝庆(今邵阳)进攻。随后又命陆续入湘的王汝勤旅、张纪旅,以及倪嗣冲的安武军,商震的混成旅、阎相文旅等部北洋军,纷纷向湘南推进。

桂系陆荣廷亦于10月2日在南宁召开了军事会议,讨论援湘战争,广东督军陈炳焜、护法军政府海军总长程壁光参加了陆荣廷的会议,决议桂、粤出兵80营(广东35营、广西45营)组成五个军,大举援湘。粤、桂军分三路入湘,三路会攻的总目标是长沙。陆荣廷任命广西督军谭浩明为总司令。桂系为与孙中山的护法军政府保持一定距离,其援湘桂军称为“护国军”。谭浩明称“粤桂护国联军总司令”,入湘参战。9月下旬,湘军初战获胜,护法军声势大振,因而,原在湘桂边界停滞不前的桂军陆裕光先头部队,于10月初进入衡阳。

护法湘军初战告捷,得到各方面的声援,即积极加强战备部署,大力扩编护法湘军,10月初集中到衡阳的护法各军达40个营,约15000人。此时,原在湖南发动护国讨袁,曾任“护国军湖南总司令”的程潜,受孙中山的派遣,亦由广州回到衡阳,招集湘南一带民军参加护法。10月6日湖南各路护法军将领齐集衡阳,经协商组成了“护法军湘南总司令部”,推举程潜为总司令。护法战争在湖南中部的衡山至宝庆一线全面展开,南、北两军在衡山附近的湘潭县境内开始接战。北军王汝贤旅以其装备和兵力优势,步步进逼,南军刘建藩部多系仅经过基本训练的新兵,在北军强攻之下,节节败退。10月11日,北军占领了衡山,南军退守衡山与衡阳之间的险要地带贺家山。从10月15日起,南、北两军各投入万余人的兵力,在贺家山地带连日激战争夺,双方都无法取胜,战事被胶着在衡阳与衡山之间。10月21日,程潜等湘军将领和桂军将领陆裕光等决定改变作战计划,以部分兵力坚守衡阳以北防线,转移南军主力向西攻取宝庆。11月4日,护法军攻克宝庆,并乘胜向北进攻永丰(今双丰县),傅良佐急令商震混成旅增援永丰,结果被湘、桂联军围歼,商旅几乎全军覆没,仅剩残兵二百余人逃回长沙。

王汝贤、范国璋都是倾向直系冯国璋的将领,对段祺瑞的“武力统一”本来就有异议,现在受段祺瑞、傅良住的驱使,率领着北洋军的精锐之师,在湖南战场上受到护法军的有力打击,不断损兵折将。他们决定拒绝为皖系卖命,愤然于11月14日在长沙发出通电,主张停战议和。王、范发出通电后,自动停战,并从衡山撤兵。傅良佐被王汝贤、范国璋突如其来的停战撤兵吓得惊惶失措,偕同代理省长周肇祥乘军舰从长沙逃跑。

段祺瑞惟恐湖南落入护法军之手,立即笼络王汝贤、范国璋。他一方面下令对傅良佐、周肇祥免职查办,一方面宣布委任王汝贤以总司令代湖南督军职务,命王汝贤会同范国璋全权处理湖南军政。段祺瑞的手法立即奏效,王、范得到湖南督军的权位后,立即在湘谭、株州一线集结兵力,重新部署,向南军提出维持南、北两军现有界线,统一问题留待和平解决。

湘粤桂联军识破王、范准备组织北军进行反扑的意图后,坚持向湘潭、株州一线推进。此时,王、范决定反攻,但军心已经动摇,丧失斗志,遭到南军攻击后,溃不成军,各部均夺路北逃。联军乘胜于11月17日攻克湘潭、株州,次日克醴陵,迫近长沙。11月18日王汝贤、范国璋率败兵撤离长沙,向岳阳溃逃,湘南护法军的前锋进入长沙。

北洋军在湖南一溃千里,湖南战场形势的突然变化,是段祺瑞所没有料到的,在压力之下,段祺瑞被迫辞去国务院总理职。11月18日直系将领鄂督王占元,赣督陈光远,苏督李纯(所谓“长江三督”)联衔发出通电,调停时局,主张北京政府和西南各省停战撤兵,表示愿任调停之责。冯国璋于11月19日宣布准段祺瑞辞陆军总长兼职,22日正式免去了段祺瑞的国务总理职。

湘粤桂护法联军攻克长沙后,总兵力增至4万人左右。除少数部队留守长沙、永安等地之外,大部向北开进。1918年1月上旬,湘军总司令程潜在前线召开将领会议,拟定了攻岳计划。以士气较高,战斗力较强的湘军赵恒惕师、林修梅旅等部为主攻部队。1月18日下达了进攻命令。担任主攻的赵恒惕、林修梅等部约于23日发起全面进攻。湘军官兵为恢复乡土,为护法而战,斗志昂扬,经四昼夜的反复攻击,终于突破北军防线。1月27日,湘粤桂联军攻克岳阳,俘敌1300余人,缴获飞机两架,并大批武器弹药。

湘粤桂护法联军攻克北洋军重兵防守的岳阳,夺取了通往武汉的战略要津,西南各省人心振奋,希望联军乘胜宣取武汉,且当时黎天才,石星川等已在荆襄起义护法,湖北境内北军都已奔往荆襄方面,武汉空虚,正是联军夺取武汉的最好时机,可是桂系军阀却认为岳阳既已得手,它“援湘”的目的已经达到,幻想乘胜停战议和。谭浩明下令所有护法官兵不得再向湖北跨近一步。护法联军攻下岳阳的第二天,陆荣廷、谭浩明即发出通电,表示决不进犯鄂境,请直系江苏督军李纯出面“毅力斡旋,促成和局”。企图以不触犯直系的湖北地盘作为交换条件,以换取冯国璋等人承认桂系割据湖南的事实。于是,护法战争正在胜利发展的大好形势,就被桂系谋取湘权的行动所破坏了。而由直系军团出面呼吁和往返电商的“停战议和”则为北洋政府赢得了调兵遣将的宝贵时间。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

  • 海上生明月 天涯共此時

    《華人應重視與支持華文媒體》今晚在遊行每週二的例行籌備會議上,我們藉機語重心長和出席開會的委員宣布了一些「心語」,告訴大家今年籌備「農曆新年遊行」開始,由於美中貿易戰的影響,為了怕...

    2019-12-14 21:19
  • 以平常心看第一阶段协议 中美关系已经进入新常态

    经过艰难谈判和文本修改,中美在13日同时对外公布了第一阶段协议的进展情况。根据协议,美方12月15日不再对中国1600亿美元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对中国2,500亿美元商品征收的25...

    2019-12-14 20:03
  • 十年 曾经的自己和如今的样子

    2009!2019!十年,你好!大学毕业已经整整十年,工作也整整十年。这十年,走过人生心灵的蜕变,走过人生角色的转变。这十年,有一些目标没有实现,有些人生经历已经体味过。十年,那时...

    2019-12-13 22:07
  • 平等贸易的前提是正常贸易,正常贸易的前提是自愿

    中美贸易第一阶段协议草案已经达成,只等人大和国会批准,现在正是审视这份协议,发表个人意见的时候。贸易协议的达成与民事和刑事的审判是根本不同的。在民事和刑事的审判中的公正也好,公平也...

    2019-12-13 20:33
  • 北大女生被“虐恋”后自杀背后的控制模式

    北大女生包丽的自杀引发内地网友的广泛关注。《南方周末》的长篇特稿披露出包丽和男友牟林翰的充满屈辱感的感情,除了包丽的母亲,也有越来越多的同学出来指证,牟林翰对包丽的情感控制,可能是...

    2019-12-13 0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