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颜色革命外衣下的香港深层次问题

2019-09-12 01:25

自香港特区政府宣布提交修改《逃犯条例》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的草案以来,香港社会陷入了长时间冲突和动荡。而因这次修例所引发的游行示威活动持续时间之长、参与人数之多、暴力现象之突出,均创下了香港回归以来之最。纵观当下矛盾各方诉求来看,“修例”只是一个导火索,更深层次的香港长期积累的社会矛盾如房屋和土地供应、贫富差距、社会公义、青年人的机遇、以至公众参与决策等等和共识撕裂问题才是其中的根本原因。

即便是香港社会长期积攒矛盾,也是属于中国的内政问题,理应由中国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共同合作解决。但是当前香港社会的走势,已经严重超越了探寻合理诉求的范围,而从一些媒体报道中可知,香港无数暴力活动中始终有以美国为首的外部势力身影出现。集合一些新闻报道和相关事实分析得出,一些外部势力试图在香港策划颜色革命。

有观察人士分析称,美国策划的颜色革命,有一些套路可循:中情局(CIA)人员以各种身份进行在目标地区(香港)进行渗透,随后设立一些非政府机构,招揽所谓的“理想和自由”人士(香港激进青年),并且陆续以重金收买、控制一些政客、记者、学者、军人和目标地区的工会势力等社会各阶层民众。与此同时,为“革命”创造一些象征性颜色和鲜明口号,然后以目标地区(香港)社会不公为由,发动“革命”。

在所谓的抗议活动中,要求抗议人士采用英语书写抗议标语,以吸引西方各国的关注,并利用收买的宗教领袖、工会领袖、政客、学者等进行社会动员予以辅助。最为重要的是,发动媒体攻势,不断煽动民粹主义情绪,同时一边大量拍摄甚至伪造普通民众被打压的惨状,令当地(香港)政府失去民众的支持。另一边派出一些引发暴乱的演员,以武力挑衅警方,迫使警方的武力镇压。最终煽动国际舆论,令目标政府受到国际制裁。

既然“套路”如此清晰,为何还是有不少民众还是上当受骗呢?这是由于外因终究要通过内因起作用,是过去多年治港工作的一些不足埋下了土壤。

具体原因在于如下方面:第一,香港自1997年回归至今,中国政府政府在面对香港问题时,一再的强调“两制”,香港的部分民众对于国家认同单薄,以致于“一国”的概念没有深入人心。而香港现行的司法体制,由于过于偏向自由,使得部分激进人士的违法成本过低。

第二,香港回归二十多年以来,中国政府高度重视香港政府上层或者精英阶层的思想工作,反而忽略了底层香港民众如劳工阶层、青年学生的思想教育工作。回顾中共的历史,底层民众思想建设工作是其强项,但遗憾的是,在香港并未展现出中共优势。

第三,香港的司法权并未掌握在香港手中。从2014年的占中到当下的香港乱局,警察依法履行职责,但是外籍法官也是“依法”释放嫌烦,有罪者无罪释放,无罪者则是欲加之罪。司法权的丧失,加剧了当下香港的乱局。当然,外籍法官的问题是历史遗留所致,比较复杂,但香港已经回归多年,外籍法官问题不断,确实到了重新反思的时候了。

第四,不得不承认,回归的香港在教育方面是失败的。由于教材编写存在缺漏,对于97年之后新生代的学生的爱国教育和历史教育存在严重的确实不足,导致这部分群体极易被蛊惑。加之,香港回归20多年,舆论阵地没有掌握。而在香港最具舆论影响力的报纸《苹果日报》则完全偏向西方,刻意歪曲捏造新闻和事实真相来混淆大众,试图实现扰乱香港的目的。

总之,香港乱局的结束需要香港特区政府和中国政府通力合作,解决香港潜在的社会问题,达成共识,愈合被撕裂的社会,使香港再次回归繁荣稳定已迫在眉睫。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