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大祖国是香港稳定的最后保障

2019-09-09 22:09

强大祖国是香港稳定的最后保障

香港动乱已经有好几个月了。该结束了。且不说这次闹事根本毫无理由,完全是反华势力借题发挥趁机做乱,至于参与者的各种抱怨与不满,动乱也不是解决任何社会问题的途径。

现在不少各色各样的人说希望香港问题能够和平解决,我权当他们都是好心,他们的意思是不要出动解放军镇压暴乱。其实,中国的十三亿人民包括香港的七百万同胞和中央人民政府是最希望香港和平的。但是那些不断在机场捣乱的极端分子的行为是和平的吗?倘若这类事端发生在纽约,在伦敦,在巴黎或者柏林,恐怕早就有好几个犯罪分子倒在警察的枪口之下了。而且,必须认识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才是维护香港和平稳定的坚强柱石,假如没有中央的明确态度和解放军的强大威慑力,香港还不知要乱到什么程度。

对于这场动乱,许多人都在问为什么中央没有介入,以及中央会不会介入。我前面说了,中央所代表的祖国才是香港安定的最主要的也是最后的保障。说没有介入也是不全面的,假如没有中央对香港特区政府的支持,假如没有解放军武警部队在深圳的演习所形成的威慑,局面早就不可控制了。

几天前我对胡锡进的所谓三个条件提出尖锐的批评,直指其胡说八道,是因为对于这个重大的原则问题,任何一个可能被认为是中国政府的态度的表示都必须十分慎重,绝对不能给敌人和头脑发热的被裹挟青年以错误信息,以为只要他们不把动乱扩大到中国内地,只要他们只是在香港胡闹,中央就不会管。因而胡锡进的这种说法,本身就是一个严重的政治错误。一国两制,首先是一国。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央政府,当然有责任有义务维护香港的安全和稳定,绝对不能容忍任何反动势力在那里捣乱。

那么为什么至今中国人民解放军还没有介入呢。要不要出兵,什么时候出兵,以及如何出兵,当然要看形势的需要,要谋定而后动。只要香港特区政府还认为他们有能力恢复香港的秩序,中央就应当给他们足够的支持和时间让他们发挥自己的作用。

但是我对特区政府能够独立恢复秩序有很大的疑问。不是说这届港府缺乏能力,而是因为香港的法制存在一个巨大的缺口,那就是法院掌握在外国国籍的法官手里,警方执法辛辛苦苦控制了犯法分子,法院却把他们轻轻松松的放了。这就让犯法分子有恃无恐。法律本来就是要有威慑力,要能够惩一儆百,也就是惩罚极少数,就可以震慑其他盲从者,为此,执法与司法要合作合作合作,才有威慑。现在法院就是香港这个所谓法治社会的漏气洞,让这个所谓的法治形不成威慑力,硬不起来。

我想中央也许还准备给港府更多的时间来凝聚香港社会的共识,如果事实证明,即使在中央的大力支持之下,港府也不可能把这个司法漏洞弥补起来,如果那些法官还是要不顾香港的大局,死活硬要与中国对立,那么,他们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中央政府绝对不会让他们恣意妄为下去。当年,允许法院留用这些外籍法官是中国的法外施恩,这在全世界都没有先例。如果不识趣,以为中国软弱可欺,那么不久他们就会发现他们错估了形势。我希望他们清醒的认识到,他们的切身利益与香港的稳定是一致的,不要继续为他人做嫁衣裳,早日回归职业道德,对乱港分子严格绳之以法,为早日恢复秩序尽到他们的本分,作个合格的法官。否则,修改基本法,驱逐违反职业道德的法官,就是必然的选择。

当然为此可能需要在香港宣布紧急状态,——其实早已经是紧急状态了。即使宣布紧急状态,也不一定出动军队,更不意味着一定要大规模死人。只要香港的警察能够控制局面,军队在军营待命也就够了。当然,让反对派看得见的威慑也是必须要的。有些人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在枪口之下就想入非非恣意妄为。

有人把这与六四相提并论。说到六四,恢复秩序也是必要的。六四的问题,以及香港的问题都在于何以造成那个不可收拾的局面,要总结经验教训。然而,只要长期无法恢复秩序,戒严就是必要的。

所以,香港的各界,特别司法界的从业人员,现在需要想明白的是,你们要不要自己来恢复正常秩序。如果你们要继续乱下去,那就只有戒严一途,而对于香港,现在大家需要形成有一个共识,那就是必须改变司法与执法不合作的不正常局面。纠正这一点,恐怕用不着死人吧。

如果说六四有什么可以给今天的教训的话,我想,至少应当有两点值得借鉴。

第一,在六四前夕,有不少好心人说了不少愚蠢的话,他们说什么军队不是针对学生的,这话本来也不错,但是放在戒严的时候就不合时宜了。结果他们的说法给一些情绪激动的学生壮了胆,枉送了性命。他们本该劝告学生遵守戒严令,不要上街,尤其不要阻挠恢复秩序。所以,我可以说当时的思想准备还不够充分,甚至在党内的高级干部中间也没有达成普遍的共识。为了达成这个共识,需要时间。香港现在有没有这个共识呢?恐怕还没有。所以现在还不是中央介入的时机,要等到大多数港人认为只有中央介入才能解决问题的时候。一定时间的乱,就是为了达成共识必要的代价。在这个期间,我希望媒体,包括海外的媒体认识到你们的责任,为促成这个共识贡献你们的力量。现在还很少有人批评香港的法院的错误做法,这是媒体没有尽到自己对官僚老爷们实行监督的责任。

第二,89年的戒严指挥很笨拙。为什么一定要在晚上八九点钟大多数老百姓晚饭后乘凉的时间大摇大摆地进兵?那简直是在等着老百姓上街拦阻军车!本来五月中旬已经遭遇到一次了,还不知道改变,真是也太麻木不仁了。假如在后半夜把军队开进城,而且在行进中鸣枪示警,等到了天明,军队已经占据了大街小巷,戒严已成定局,我看没有几个人会敢在这种肃杀气氛中再来闹事。一个人不死我不敢保证,但是肯定不会大规模流血。当然这也要求戒严部队,无论是武警还是正规军都必须经过认真的准备,经过严格的训练,精准使用充分必要的暴力。对于应当使用暴力的场合,绝不犹豫手软,但是又绝对不超过充分必要的界限。这是需要严格地思想上和技术上的充分准备的。

我认为为了修改基本法,取消外籍法官的资格,让二十三条立即生效,等等,戒严是必要的。否则又会有人以闹事为手段出来阻扰。

我不大相信反对派会自行收手,因为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搅乱香港,只要能动员起少数勇敢分子去闹事,就会抓住这个机会闹下去。除非司法部门在社会的压力下不再对这些闹事分子提供保护。

至于何时时机成熟了,就要看大多数港人是否认识到有改变司法不彰的必要。如果他们不着急,大陆的人着急也没有用。我劝大陆的同胞多一点耐心,等,等到大多是的港人下决心。什么是时机成熟的标志呢?第一,就是大多数人对香港司法放纵搞乱分子普遍表达不满,要求中央做出改变。首先舆论上应当有所表现。不是说香港有言论自由吗,这样的舆论至今还没有出来,然后应当有相当多人向人大提出请愿要求。到那时,全国人大就可以就这个问题征询社会各界的意见。如果形成了比较一致的要求,就可以考虑修改基本法了。然后就可以宣布戒严。并派出足够多的军队协助香港警方维持秩序。任何违法的集会示威的参加者一律拘押,送到大陆去办学习班。直到学习好了为止。对于绝大多数不判刑,甚至可以考虑不公开他们的刑事犯罪记录。这就是我的对年轻人犯法的网开一面。不能再多了不能让他们有恃无空。更不能警察今天抓了法院明天就放人让他们继续胡闹。所以戒严的同时就必须把涉及社会安全的司法权转移特设的对中央负责的军事法庭。但是对于少数首恶分子则严惩不贷。

戒严是为了恢复秩序。修改了基本法堵上了法律的漏洞,抓捕了首要动乱首恶分子,港府就应当有足够的手段维持香港的安定了。所以戒严的时间不会很长,然后当然还是一国两制。只不过过去片面向大资本家倾斜的政策需要改变了。

认为只要一出兵戒严就没有一国两制了,就是一国一制,那也是过分简单化的理解。

我对香港的未来充满信心。香港的一国两制,是全世界任何其他地方都没有的独一无二的优越性。对于广大的内地,是一国,港人享受国民待遇甚至是超国民待遇,还可以广揽天下英才;对于外部世界,香港有相同制度的方便。只要港人把心思用在发展自己的经济上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有他们这样的优势。但是过去在一些人的鼓动下一定要热衷于作反共基地,把优势浪费掉了,今后应当把反共势力限制一下,香港才有希望。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