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思考:比经济民生更重要的事,是建立国家认同

2019-09-09 04:25

在网上看到胡锡进最近到香港去考察的报道,还看到了新华社关于香港问题的文章,另外还有其它一些信息,都能看出北京现在正全面反思过去治港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决策层终于开始聚焦香港长期存在的官商共治、贫富分化、住房问题和年轻人的未来前途等问题。

这是个好事,它折射出了北京的反思能力,就是这次代价实在是有点太大。这些年其实很多有识之士都在呼吁北京关注这些问题,我个人也写了不少文章分析这个问题,但奈何未都能引起太多关注。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坦率说,北京未能坦诚面对这一问题,在内地令人遗憾的政治禁忌和报喜不报忧地“政治正确”面前,可能因为这是“不好”的事情,不够光彩,讨论起来感觉好像是在给中央治港工作抹黑,所以体制内普遍回避讨论这些问题,治港系统也未能善尽职责,当然也就无法予以充分关注。现在官媒喉舌开始讨论这一问题,有不少官员开始坦诚面对这一问题,我觉得这是个进步,虽然这个进步来得有点迟,代价也令人痛心。

我一直认为,香港自殖民地时代就遗留下来并不断被加强的深层次结构性矛盾,是香港问题这些年频繁爆发的根本原因,从长远来看,把这个问题解决好,对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是非常关键且重要的。但与此同时,在开始关注和解决这些深层次结构性矛盾的同时,还必须认识到一个比解决这些深层次结构性矛盾更关键的前提,那就是国家认同的建立。

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就算是因为今天爆发的暴力骚乱与示威,北京开始关注与经济与利益分配相关的深层次结构性问题,但是如果忽略了对国家认同建立的重视,今天的这些努力都将会是白费,以后类似的暴力骚乱与示威还会发生。

香港现在在国家认同上存在的问题是,有很大一部分香港人,甚至可以说是绝大多数年轻人,并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他们认为他们是香港人,这个“香港”不是指作为中国一个地方政府的香港,而是具有港独分离主义内涵指向的香港,在精神上,他们是皈依了以英美为代表的西方价值的人。更糟糕的是,香港以西方框架和内容标准搭建的学校教育与社会宣教体系,目前还在像生产线一样,每天源源不断的生产这样精神上的西方人。这样的人,根本就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不可能有国家认同,更不可能接受和内地同属一个中央政府。

如果构成香港的主体人口是这样一种国家和精神认知,那么就算经济问题解决了,下定决心改革让他们住上大房子了,也有向上流通发展的机会了,只要中央任何一点不如他们的意,或是在此过程中他们的利益但凡有一点没有得到满足,他们还是会像今天这样走上街头,会举起美国、英国的,甚至港独的旗子抗议。所以,要解决香港的问题,必须把解决经济问题与解决国家认同同时抓起来,缺一不可。

那么,怎么解决国家认同问题呢?主要是要在教育上下手。香港的教育问题,必须从学校结构、教职人员、教协、教材内容等四个方面同时入手。香港现在的情况是这四方面都存在问题。学校结构中,香港现在的学中小学分为4类,官立学校、直资学校、津贴学校和私立学校,其中官立学校只站6%左右;80%以上的为津贴学校,而津贴学校中又以教会学校为主。

因为这些学校的出资方背景和意识形态原因,几乎所有教会学校对国民教育都持反对态度,拒绝设立国民教育课程,这些学校的教职人员、教材内容设置,相信基本上都是对大陆持以负面态度,是在以一个客体的视角看待中国,在本质上就是本土思维主导,以西方文化及价值观为主轴对学生进行教育。在这样环境中长大的学生,其国家认同与价值观会可想而知。在香港,国民教育现在好像是个负面词汇,一说到国民教育就会被不少港与媒体和“洗脑”挂起钩来,但却没有人意识到教会学校也是在用自己的内容和方式对港人“洗脑”。

更离奇的,如果说教会学校反对国民教育是教会学校的规则,谁出钱谁就有话语权,同样的逻辑到了官立学校和政府补贴的直资学校,却又成了另外一个样子。在香港的大部分官立学校和政府出资补贴的直资学校,对国民教育居然也持排斥态度,把教育课程设置作为政府对学校的授权,这里的教职人员也普遍反对国民教育。而对于这些学校的行为,以及这些教职人员的行为,港府教育部门居然束手无策,这些教职人员难道就不能开除?

同样的情况还出在港府出资的媒体上,这次香港出现问题,黎智英控制的港独媒体苹果等一直对港府和中央持反对态度,这其实并不奇怪,奇怪的是一些港府出资控制的媒体,居然也反对港府,而面对这种“吃港府饭砸港府锅”的行为,港府同样也束手无策,这算什么事情?

另外,在人员结构上,香港的教职人员基本上都是黄丝立场。教协更是长期以香港反对党角色定位自己,挟教职人员以令港府。通识课教材的内容也存在严重问题。而在国民教育推行过程中,港府更是浅尝辄止,遇到阻力就退却,导致回归二十多年来,整个香港的教育系统都还在以回归前的框架体系和内容主体运行,在这样教育体制下培养出来的学生,怎么可能有国家认同?怎么可能会建立中国人身份认知?如果这些问题不解决,就算是经过艰难的改革解决了经济问题,类似的运动与矛盾还是会发生。

这次香港发生管治危机,就将这个问题赤裸裸暴露了出来,其严重性,其实比可见的贫富分化更为严重。这次香港发生这么大的事情,绝对是一场危机,但对于国民教育的推行来说,却是一次很好的机会。以此为契机,中央应该支持港府,以整个香港教育暂时停摆的最坏打算,以坚定的魄力把国民教育在全部教育体系推行下去。就类似临床上的合并手术,正好可以抓住机会,把解决问题与推行国民教育一起落地推进,就算是遇到反弹,都已经局势恶化到这个样子了,又能反弹到哪里?

我担心的是,如果这次不把握住机会,等事态平息下去,再去推行,恐怕又要引发一次纷争,已经食髓知味的反对派,还会继续掀起大规模街头抵抗运动。而骚乱以来一直在左右摇摆的软弱港府,更让我怀疑它是否有借机推进这项工作的魄力和能力。我老牛多年来第一次,对一件事持以如此悲观的态度,担心自己手里的“法宝”过时失效,希望北京能在这件事上展现手腕和魄力,能以积极“一国两制”的认知督促港府即刻行动并介入其中,推行下去。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