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之珠蒙尘 谁的错?

2019-09-08 22:58

一部分香港激进人士一直持有这样的观点,1997年之前的香港是繁荣的、民主的、自由的,因为香港可以顺应世界形势的变化,因为香港是被英国管辖。

毫无疑问,这种观点很大程度上是对历史的一种严重的误解。诚然,香港在1997年回归之前的成绩和表现受人瞩目,可也仅仅是有运气的成分在其中。

说香港“走运”,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当时中国内地。中国内地自从1978年开始实施改革开放一直到2001年加入WTO后才完全开放。在中国内地缓慢开放的过程中,香港凭借其独特的地理优势,自然而然的承接了内地本应该可以做的很多事情。在这段时期,香港就像内地的中转站,既承担着中转的任务同时也从中获益良多。在当时,任何一家西方公司想要进入中国的内地市场,最便捷的落脚点就是香港。所以,当时香港经济的腾飞并不是因为它很聪明,而是因为有运气。而这份运气不是英国人给的,而是因为中国内地,更是因为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日益彰显的大国实力。

而中国加入WTO 后,中国内地慢慢融入国际市场。任何想要进入中国内地市场的公司,不再选择绕道香港,因此香港就变得不再举足轻重。所以,香港在过去成功的因素继而不复存在。因此,香港在1997年回归以后则必须重新找到自己的定位。

由此可见,香港的没落不是因为中国内地的错。而西方世界却无端指责,认为1997年以后香港出现的任何问题则是因为中国政府没有在香港实现真正的民主。

而这种说法其实是典型的西方式虚伪。毕竟,曾作为英属海外殖民地的香港,英国也没有给香港民众普选的权利?甚至丝毫也没有和香港人探讨过普选权。直到中国政府开始收回对香港的主权的时候,他们才开始叫嚣,香港必须采取西方的民主体制,实在是太虚伪了。

那面对今天香港复杂的局势,今后的香港该何去何从呢?

客观而言,“一国两制”是解决香港问题非常智慧的方案,且也是目前的最佳方案。但到底什么是“一国两制”,怎么保持“一国”和“两制”之间的平衡呢?

毋庸置疑,“一国两制”方案长远目的,是为了维护国家的长期统一,而不是加剧分裂。而当下,香港难题的历史原因在于,当香港回归之际中国政府的反应。彼时的1997年,中国刚刚开始对世界开放,很多外界声音质疑中国政府会如何掌控香港。所以,当时的中国政府最自然的反应就是过分强调“两制”,反而忽略了“一国”。长此以往,经历过殖民时期、见证过中国高光时刻的香港老一辈民众已然逝去,新生代的香港人只知道“两制”而逐渐淡化了“一国”。

恰恰是这种反差,就会带来两个问题:在尚未回归之前,香港的治理源是殖民地政府。香港的机构框架结构都是殖民地化。在执行层面,并没有强有力的政治领导。但是,回归之后,香港特区政府的形式几乎与以前一模一样,没有完成去殖民化。

第二个问题就是香港的经济问题。一直以来,西方国家一直在吹嘘曾经的香港经济是如何的繁荣,如何的富有竞争力,而这种论断有些片面。

曾经的香港是一个典型的殖民地经济,其经济实力虽有一定的竞争力,但它或者可以称作是一种垄断型经济。尤其是几个商业巨头垄断了香港经济。毫不客气的讲,他们扼住了香港的“经济命脉”。而这种少数垄断或者独断的经济形势必须改变,可惜的是,这样的改变还没有发生甚至尚无苗头。

所以要打破香港的现状,针对香港对上述两个问题进行必要的改革或改变,采取另外一种管理方式和另一种更为开放的经济模式。

而深圳成为先行示范区或许是一种很明显的暗示。其实,比较香港和深圳的命运不难发现,当年邓小平特意提出深圳特区的想法,无非是因为深圳是毗邻香港的小渔村,凭借“近水楼台先得月”,深圳可以学习香港经验,香港模式。时至今日,现在的香港和深圳之间的位置调换。深圳成为中国的技术中心,在科技竞争力和创新方面仅次于美国硅谷,而香港,在科技尤其互联网创新方面,几乎一无所有。

因此,香港人民应该清楚的认识到,如今香港的唯一出路在于中央政府将其纳入总体发展规划当中。但遗憾的是,当下的部分香港激进人士却始终致力于试图将香港游离在中国外,并没有积极的将自身和香港当作是中国的一部分。

原因在于,这部分群体一直认为自己不一样,“我们不是中国人”认知似乎已经深入骨髓。即便他们说的是中国的方言--粤语,但他们却对中国内地了解不足,对香港的“北方”缺乏兴趣。可悲的是,他们一直竭尽全力的向西看,向英国、美国看,却很少有耐心向北,向内地看,设身处地的理解内地的发展历程!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