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庶民与精英”政治交锋

2019-09-06 05:30

过往国民党权力优势,是建立在两个重要因素,「执政权力资源分配」与「地方派系的支持」。 中央与地方关系的联系,乃是「透过权力、资源分配」与协助「地方团体利益的巩固」而来。「权力、资源、利益」分配与巩固,则是是透过「党」的内部协调,这也是所谓的「以党领政」的特征。

国民党组织力量的消退,成为历史的必然。1990年前后,有机会在桃园直接观察地方与中央选举,过程中询问了地方党部两件事,一是提名过程党部为何在派系提名小组之外(县长提名派系小组与桃南、桃北轮政传统),自身只扮演协调角色;二是党部自身能掌握的选举战力在哪里?答案「是尊重地方,避免利益冲突。」从这个例子便可以看出,地方党部只经营地方派系关系以及资源的援助,并没有对庶民直接关怀与经营。当时便判断国民党20年内将失去政权,果被言中。

菁英与宫廷政治

前述的判断根据三个重要的因素,一是党部公务机关化,毫无群众经营的意识,地方上优秀年轻人难被发掘。二是主委望中央,更不愿「前人种树」,无心地方政务。第三乃是宫廷政治的箝制。

所谓宫廷政治,乃是在蒋经国时代被提拔的青年菁英,包括了连战、宋楚瑜、马英九、胡自强、钱复、章孝严、郝龙斌…等人,他们生活在公务部门以及权力核心圈中,具有政(军)二代的特色,及留学英、美国家的学识背景,宫廷政治的特色,乃是菁英主义,难与平民百姓自然的互动沟通。

以马英九为例,2008年马英九代表国民党选举,他的下乡long stay是为选举而来,重返执政后,执着的治理观念,用人要求博士兼教授身分,要扮演全民总统又不想让污点上身,沾染将危─廉洁可辱、爱民可烦─的人格特质,后期不但治国乏力,丧失话语权、党内同志互不救援,队伍离散。

马英九将国民党推向了冰冷世界,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宫廷政治僵化与菁英政客的傲慢所致。2016年国民党再次被轮替,社会人民对于政治纷扰越感无奈,任凭民进党操弄权力,马英九深陷官司,却也没有半个同志声援,情况比陈水扁还要更糟。

2018年庶民政治的意外

2018年1124地方选举,意外造就了韩流,所谓「韩流」,乃是以韩国瑜的选举文化而来。高雄让民进党执政了20-30年之久,根深蒂固的意识形态,传统的乡土文化与传统国民党的宫廷文化与菁英政治,几乎是格格不入。

孰悉国民党政治文化圈的人,可以理解外省人在台湾,随着际遇不同,可区分为高层的核心权贵;中间干部具有知识水平的中产者;与社经地位较差的贫困阶层。韩国瑜属于第二层次,且活在普罗大众的生活圈中,自然理解社会底层生活的甘苦,能与下伍者,相反的却难容于上。

他以「一碗卤肉饭,一瓶矿泉水」为主轴,在高雄打一场选战。他支持「九二共识、两岸和平、心中没有围墙」、经济上主张「人进得来,货能出的去,高雄发大财」,强调「爱与包容」,「不搞扒粪选举」,也不祈求台北高官的辅选。

卤肉饭与矿泉水,不但具有乡土亲情,更具普罗大众符号,远离贵族政治意识,强调百姓甘苦特色,终于打破了高雄长期以来意识形态枷锁,点燃了庶民政治的火源,再透过中天电视以庶民为体裁的政论节目,终取得了高雄的胜选。并且韩流带动之下,让国民党在地方选举中,一扫庸碌无能且与庶民脱节的刻板印象。

2019党内初选的摩擦

但真正的试炼才开始,国民党的宫廷政治是一种阶级符号,非一时半载可以扭转。7月8日-7月14日国民党进入总统初选进程。一开始便有声音,呼唤国民党一鼓作气,直接征召韩国瑜,却惹来国民党内部的批判。

事实上,这也见怪不怪,回顾2016年总统大选,洪秀柱担纲之后,又进行换柱,主要原因国民党气衰力揭,天王级无人愿意挑起大梁,这就是国民党人,远衰趋盛典型的宫廷算计文化,何来党的意识与利益。

2020年大选,形势有利于国民党的选举,党内不但反对征召,马英九、郝龙斌还鼓励郭台铭参与初选,国民党党部高干,还成为郭台铭的竞选参谋,选举风格仍不脱旧国民党与民脱节的形式,初选败北乃意料之中。

国民党请神容易送神难,郭选后仍不服输,国民党协助初选的高干,也并未返回国民党队伍,持续为改变初选结果,压迫国民党而献策,如今形成党内分裂的局面,自诩菁英的马英九们却鸦雀无声,在此同时,连胜文抛出「知识蓝、经济蓝」对初选胜选者的不悦,说穿了也不过是酱缸文化的总体并发。

至此,国民党少数菁英阶层的宫廷算计文化与菁英政治的傲慢表露无遗,问题是,面对台湾大众,这些精英也没有胜选的支持率,郭台铭的参选,吸引经济蓝,知识蓝的选票,国民党的裂解,将起自于僵化的宫廷政治与傲慢的菁英文化,这些人的私利态度,还比不上颜清标对承诺信守的认真,相较来看,基层的国民党员与从政同志,反而比上层菁英们团结热情。

庶民与菁英政治的交锋

长期以来国民党菁英治国,但打选战的时候,却只依赖着菁英的特质、党部协调与党产支持。换句话说,选战是选战,治国是治国,经费是公有的,战功无法转变为权力,菁英永远是权力的拥有者。

随着台湾民主政治发展,快速的迈入了利益集团政治进程,菁英的傲慢与宫廷政治,被民进党的「利益政治、意识形态、民粹政治」选举的操作,打的体无完肤,此时,国民党却飞来了一只黑天鹅,既不走民粹政治,也抛弃传统的菁英政治,树立起庶民政治的亲民路线,破解了民进党的意识形态与民粹政治的斗争。庶民政治成为国民党东山再起的文化象征。

但真正的问题,仍是祸起萧墙,菁英与庶民政治的冲突,传统的「菁英治国」幽灵,仍然回荡在国民党的天灵盖上。如果说,2020年是总统之路的战争,但对国民党内部而言,将是菁英政治与庶民政治文化融合转变之战,也是国民党是否能政治延续,且具活力发展的一场战争。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