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在外賣餐館打工

2019-08-30 10:54

     

           我於1986年4月抵達纽约,借住布鲁克林親威處,經過一周時間拜會分別數十年的親朋戚友後,正所謂"相見好,同住難",我也早有思想準備。故在第八天,我就在華文報纸的廣告欄里,查找外賣餐館招工廣告,由於人生路不熟,一時摸不着頭腦,幸好我有一個老鄉在東百老匯某中藥店打雜,該店也不時有外賣餐館老板前來尋找新移民打工,工资當然比市價低1—2成,我一到該店,就被我的老鄉介绍给梅姓女老板,她的外賣餐館位於遠郊的牙買加,當時講好帮餐館打雜,每月工資700元,每周休息一天,包食住。我随即跟着她乘搭F线地鐵,至蘇特芬林蔭路下車轉乘小巴在餐館就近下車。

           進入餐館后,老板娘指示我先將西蘭花切件備用,完工後,并一邊教我如何「執外賣」,如何炒制大多數非裔喜歡的炒"黃飯",到時隨客人喜歡,加上不同叉燒、雞肉、牛肉、蝦仁等配料,成為肉類炒飯出餐。

         因為我是新手,一下子未能適應過來,必然有出錯,我也準備挨批,心理上常常用古訓:"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勉勵自己,凡是自己做錯的,一定虛心接受,認真改正。爭取在最短時間內熟悉掌握自己的任務。第一天在老板娘指導下,開始「執外賣」,當炒鍋把訂單"叉燒炒麵"一大盒裝好後送上來,自己打開紙盒看看,內中沒有麵,心生疑慮,老板娘即時告訴我,這就是「雜碎餐館」的美式中餐,「執外賣」時,要在大紙袋內要加上一包麵乾,跟一小盒白飯,另外,還要加一包甜酸醬(Duck Sauce),兩包醬油,紙巾,和餐具。這樣就可以把外賣"叉燒炒麵"交給客人。

       我也就隨教隨學,基本上完成白天交付的各項工作,到了晚上打烊時,大家吃完飯,開始做清掃地面,櫃台外空間,衛生間,最後用拖把洗擦地面。此時已汗流如雨,全身筋疲力竭,因為我來得匆忙,未帶替換衣服,老板娘家屬開車送我回去布魯克林區臨時住處取替換衣服後,返回餐館住宿。

       老板娘喜歡打麻雀,很少來餐館,只由他的二兒子打點一切,但她的二兒子偷吸大麻,性格有點變態,如有時自言自語,或突然暴怒等,老板娘囑我對他多加留意,夜宿時,他有專用房間,而我則屈居雜物房,我只能持"既來之,則安之"態度順其自然。我對他在在餐館內吸食大麻的味道有苦難言,但他對我基本上還算客氣,我有什麼不懂的事兒,他能耐心指導,例如春卷是外賣餐館銷量較多的品種,初學包春卷,常出糗,不是包得鬆垮垮,就是摺角翹起,以致外形不堅挺,不整齊,賣相難看。此時,他沒有擺太子爺架子訓斥,而是叫我掌握要領,多練習,自然工多藝熟。於是我也爭著多幹活,對他的缺點盡量容忍。由於彼此能互相包容,所以,我們兩人後來在工作上合作無間。

        此外,我工作的外賣餐館,制備芙蓉蛋的方法,與省,港方面用煎香的蛋餅不盡相同,這里星選用油炸方法將一批蛋餅先炸熟,放置在櫃台上,待有客人落單訂購時,再將已做好的蛋餅翻炸片刻,再淋上勾茨即成。我想這樣做,是為了適應餐期忙的時候,會快些出餐。而用家常做法,每次落單才煎,則費時失事,不乎合在繁忙的餐期中,出貨快,收入多的原則,這也可將其列入「美式中餐」行列。

       大約工作一個月後,我對外賣餐館各項事務;已基本掌握,雖然老板娘對大陸新移民有時冷嘲熱諷,但我只能忍讓,況且我的的工作態度勤勤懇懇,認真負責,餐館運行秩序井然,加上老板娘要求我多關照其二兒子,所以對我不敢苛求。

      我在此外賣餐館工作三個月後,我遵循所謂"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的規律,經友人介紹,轉到康州的中餐館做"爐尾"工種,不到半年,也正是在東百老匯中藥店打雜的那個老鄉,介紹我回到自己的醫藥專業工作,這也印証了"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的至理名言。       

 8/30/2019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生活

提供最实用的生活资讯,汇集衣食住行、两性情感、健康养生等内容,引导品质生活,传递智慧与乐趣。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